【零秘密】参与赈灾救济活动 抗日先贤路名纪念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零秘密】参与赈灾救济活动 抗日先贤路名纪念

【零秘密回顾】华裔先贤街道—第三篇



位于淡杯二巷的拿督卓亚文路是条繁忙的道路,周围都是商店区。

(新山讯)新山市区以外的新村和乡镇地区,出现不少以华裔先贤命名的道路,唯这些名留街头巷尾的有功先贤,几乎都不是港主,而是地方上抗日份子或商人。

新山淡杯和班兰皆有华裔先贤命名的道路,如淡杯区的拿督卓亚文路、陈合吉路和黄羲初路,班兰也有鸿云路、甘家琏和谢振传路。


据《中国报》了解,班兰的3名华裔先贤虽曾参与抗日赈济活动,但确实曾落户班兰区,并在当地拥有庞大事业,以他们的名字命名街道,并不奇怪,

可是,淡杯区的3名先贤路名,都未显示他们和淡杯发展有密切关系。

卓亚文是新山第一位受封高级拿督的华人。

与淡杯发展没关系

尤其是1920年代至1930年代初,新山最有名望的商人卓亚文,主要产业位于新山市区,住处在落户新山市,可是,地方用来纪念他的路却设在逾10公里外的淡杯新村二巷,令人摸不著头绪。

据悉,卓亚文、陈合吉与黄羲初名字被命名为路名时,淡杯属新村地区,当时日军刚撤离,相信英殖民政府开发淡杯区时,通过镇政府以新山闻人名字命名街道。

据新山华社元老洪细了解,黄羲初和陈合吉在淡杯没有任何产业,相信是当时镇政府欲以华人领袖命名街道,华裔议员便建议一些有功先贤名字。

有人说卓亚文命名的街道之所以设在淡杯区,是因为当时地方政府欲以新山区内受封为高级拿督的名人,命名新区道路,可是市区路名皆已有名字,拿督卓亚文路才会设在淡杯二巷。

记者观察后,发现淡杯新村3条主要道路,都是以拿督名字命名,包括一巷的拿督莫哈末瑟路和三巷的拿督木都丹比路,甚至在新村不远处的路段,也还有其他拿督的名字出现。

卓亚文当年在新山拥有许多产业,在市区也有一间三层楼的屋子,获喻为最高建筑物。

新山华人卓亚文
首位受封高级拿督

拿督卓亚文(原名卓天文)在新山发展历史上,并非港主,但却受到已故苏丹依布拉欣器重,也是新山首位受封高级拿督的华人。

卓亚文是名实业家,福建人,当时在新山工作者多数为潮州人,福建人算少,卓亚文初期是经营杂货舖,后来才从事承包商,曾获英政府赏识,被委为柔佛议政局议员。

老一辈的新山人都知道卓亚文经营的杂货舖招牌为“文荣号”,该店铺位于依布拉欣路,即华侨银行斜对面,曾被喻为新山最高建筑物。

曾经住在文荣号楼上的卓亚文外曾孙梁开明坦言,他是参加华社活动后,才被前辈告知外曾祖父是开埠新山的伟人之一,之前不曾听家人提及。

卓亚文共有5子2女,而梁开明的外婆就是卓亚文的长女,因卓亚文的幼子是名律师,在卓亚文逝世后,幼子将文荣号改成律师楼,在外婆引荐下,梁开明的父亲到律师楼当文员。

“因为父亲到文荣号上班,我们一家也搬到文荣号楼上居住,我依稀记得当年的文荣号是整条街上,唯一的三层楼建筑物,我以前都是在家楼上看柔佛古庙的游神活动。”

梁开明:以外曾祖父为荣。

搬家繁忙遗失牌匾

卓亚文生前故居文荣号是于1980年左右被拆除,卓家后裔居住至拆楼时才离开,而后裔当时因搬家过于繁忙,未将屋内牌匾一并搬走,当卓家后裔返回文荣号寻找牌匾时,全数已不见踪影。

梁开明指出,小时候在文荣号内看过一个金色牌匾,该牌匾写着“卓亚文受封高级拿督”,长大后才有长辈告知,外曾祖父是新山华社首个受封高级拿督的华人。

“文荣号被令拆除时,我们一家才搬走,家人曾回到故居欲取回屋内的3个牌匾,即文荣号招牌、饭厅的“义气”牌匾和外曾祖父受封高级拿督的牌匾,可惜这些牌匾已不见所踪。”

梁开明希望当年取走有关牌匾者,将牌匾捐出给新山中华文物馆存放,以让后人有机会见到这些珍贵牌匾。

卓亚文在新山除了是名实业家,他对社会上也是尽心尽力,他于1922年发起成立柔佛华侨公所组织,并且也曾担任福建会馆总理,同时他热心教育,对宽柔发展贡献良多。

“宽柔学校之保母”黄羲初对华教贡献极大”。
同样屹立在淡杯新村内的黄羲初路,则是纪念热爱华教的华社领袖黄羲初。

新山华小首倡者
黄羲初巷纪念黄羲初

在淡杯新村里有一条路叫做黄羲初巷,它是用来纪念“新山华小之首倡者”和“宽柔学校之保母”黄羲初。

黄羲初是于1885年在新加坡出生,其父为新山早期著名建筑商,专门承包政府建筑工程。

黄羲初于8岁返回中国接受教育,23岁留在新山继承父业,中年后也曾经营橡胶种植业。

黄羲初热爱教育,1910年设立育才学堂,之后更努力协助创办宽柔,宽柔学校于1913年成立,而他则担任董事部要职长达四十多年,他对华人教育绝对有莫大贡献。

据了解,新山义兴公司是于1919年被令停止运作,潮帮人所组成的椒蜜公局原争取义兴公司的存款,黄羲初当时就代表宽柔学校,要求义兴公司将存款拨出作为教育基金。

若没有黄羲初的实际行动,义兴公司当时也不会将2万令吉存款捐献给宽柔学校。

黄氏除了在教育尽心,在华社活动也是不遗余力,更曾被苏丹依布拉欣爵士封赐PIS有功勋章,新山中华公会也曾推举他为华人有功人士之一。

位于士姑来4英哩处的废墟,曾经是陈合吉的大宅,可惜日军侵入,一家九日遭屠杀,昔日豪宅无人打理,已毁坏不堪。

陈合吉一家九口遭屠杀

陈合吉路位于淡杯新村内,该路是用来纪念日治华裔壮士陈合吉,其一家九口皆惨遭日军屠杀。

根据吴华编著的《新山今与昔》记载,陈合吉出生于1890年,17岁就到南洋发展,20岁曾返回中国故乡,之后又南来新山。

陈合吉在新山曾开过一间杂货店,店名为“陈合兴”,生意鼎盛,原本生活顺遂,但因卢沟桥事变(也称七七事变,即中国抗日战争于1937年7月7日全面爆发),陈合吉因而担任上新山华侨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主席,因而备受日军关注。

日军于1942年侵入大马时,追捕筹赈会职员,陈合吉就名列榜首。

新山华社元老洪细俤透露,陈合吉就是在日军侵入时期,被日本军捉走,之后连其一家九口一并处死,另外还有一些陈合吉的佣人和亲友也是遭毒手。

据悉,陈合吉被日军逮捕时曾向人透露,日军曾要求他开鎗射击同胞,但他以不懂得开枪为由拒绝。

陈合吉和家人最后还是被日军杀害,根据记载,陈合吉遗骨是于1947年被挖出,他的夫人凭金牙和手表确认身分。

陈合吉曾任宽柔学校总理、柔佛华侨公所总理、柔佛潮州八邑会馆总理等,他也曾获苏丹封赐准拿督勋衔。

陈合吉因曾任筹赈会要职,被日军视为眼中钉。
位于淡杯新村内的陈合吉路,是纪念当年抗日勇士陈合吉而命名。

淡杯区华裔先贤路(中巫译名)

拿督卓亚文路--Jalan Dato Toh Ah Boon
陈合吉路--Jalan Tan Hack Kiat
黄羲初路--Jalan wong hee choo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