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險被撤換強烈抗議 華社保班蘭3先賢路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零秘密】險被撤換強烈抗議 華社保班蘭3先賢路名

【零秘密回顧】華裔先賢街道—完結篇



盧鴻雲路、甘家璉路和謝振傳路的路牌曾被地方政府于1996年某日一夕間拆卻易名,圖為當年3路牌未拆前的模樣。(照片攝於1992年2月)

(新山訊)班蘭新村內紀念開埠兼抗日先賢的3條道路,曾于18年前險些被地方政府撤換路名,慶幸靠著華社強烈抗議,成功保住先賢之路。

班蘭新村3條開埠的華裔先賢道路,分別為盧鴻雲路、甘家璉路和謝振傳路,他們生前在班蘭都擁有龐大事業,同時也熱愛祖國,都曾參與籌賑會工作。


據悉,3名華裔先賢道路是日戰後設立,英殖民政府當時要杜絕民眾提供馬共分子食物,將班蘭周圍居民,集合在現有的班蘭新村居住,造就班蘭新村現今形成與發展。

伴隨許多班蘭村民成長的盧鴻雲路、甘家璉路和謝振傳路,于1996年,悄然被地方政府拆掉路牌,並裝上馬來文字的路牌。

雖然華裔先賢路名于2002年恢復,但在谷歌地圖上,依舊保留一度被更改的馬來文路名。

謝振傳路當時被改為彭卡路(Jalan Pengga)、甘家璉路變成瑟都多路(Jalan Senduduk)和盧鴻雲路則改成森達炎路(Jalan Sendayan),馬華地不佬區會就在盧鴻雲路上。

班蘭3條先賢的路易名,引起坊間強烈不滿,並指此舉對居民和商家帶來很大影響,不僅身分證和聯絡地址等都需到相關單位重新註冊,紀念華裔先賢的路名也將消失。

因此,馬華馬華支會、班蘭居民委員會、班蘭三神廟、班蘭安老院、班蘭華人義山保委會、柔南流動小商公會和班蘭華小董事會,積極收集資料,擬備忘錄交給地方政府,要求更改回原本路名。

在與地方政府交涉6年后,地方政府才同意將班蘭新村原來的3條華裔先賢路名保留,並重新安裝路牌。

吊詭的是,目前班蘭3條路牌雖是華裔先賢的名字,谷歌地圖搜索卻是更改后的路名,令尋路民眾混淆。

謝振傳在班蘭區開埠貢獻極大,被人形容為班蘭的“港主”。

街道命名 紀念3人抗日精神

盧鴻雲、甘家璉和謝振傳原本在班蘭區都擁有各自生意,生活過得順遂,可惜因日軍侵占,造成家園變色,3人也先后送命。

據了解,早在1920年代,便開始有中國南來的華僑聚居在班蘭,由于該區有大片班蘭園,因此取名為“班蘭”,盧鴻雲、甘家璉和謝振傳都是班蘭的開埠先賢。

報導資料指出,日軍占領新山時,在班蘭楊協成工廠的現址,設立憲兵總部和軍醫院,后方則有座小型機場,日軍強制村民到憲兵司令部接受檢查,因此有不少抗日分子遭殺害。

盧鴻雲、甘家璉和謝振傳在日治時期,因為擔任班蘭抗日委員會主席、秘書和財政職務,難逃遭日軍逼害命運,壯烈犧牲。

在70年代,村民為了紀念3人對地方的貢獻和抗日精神,便將班蘭的3條街道以3人名子名命。

因此,盧鴻雲路、甘家璉路和謝振傳路的存在,對老班蘭來說,也有著不可抹滅的日戰仇恨。

盧鴻雲因曾積極參與抗日活動,慘被日軍殺害。

開“華夷居”客棧 華巫同住

盧鴻雲是于1917年跟隨叔叔盧修國南來,並且于1920年將妻子從中國接到南洋定居。

《南洋商報》前攝影邱永泰受詢時指出,他于90年代曾採訪過盧鴻雲的次子盧業松,盧業松告知其父親初期在新山是名德士司機,1924年才在新山明理南街開設客棧,而客棧名字為“華夷居”。

華夷居的意思很有趣,華是華人意思,夷是馬來人,居意指居住,三字組合就代表華人和馬來人同住的地方。

據了解,盧鴻雲于1926年因經濟不景氣,結束客棧生意,1930年舉家搬到班蘭居住,並于1932年接管一家名為“華夷居”油站經營。

盧鴻雲和陳合吉命運相似,他因曾擔任過班蘭籌賑會財政一職,所以在日軍侵入時,也被日軍逮捕,之後便一去不復返。

據悉,他被殺時才48歲,而戰後華夷居油站由盧業松接管。

甘家璉遭日軍屠殺後,大部分事業都因戰爭而結業。

遭屠殺 事業被迫結業

戰爭不僅摧毀家庭,也剝奪百姓生命和財產,甘家璉就因日軍侵入,不僅性命不保,辛苦建立的事業也因戰爭毀于一旦,多數事業被迫結業。

邱永泰稱,他當年訪問甘家璉長子甘垂源時,長子曾稱其父親原本是在陳厝港發展事業,之後才遷到目前楊協成工廠附近地區經營汽油業。

當時他們家是代理無比油(Mobil),並且售賣中國貨和洋貨,商號為“璉安”。

甘家璉于1938年還被授權為亞洲保險柔南區總代理,經營保險事業範圍至馬六甲處。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日軍侵入新山不久,甘家璉就被屠殺,因甘家璉曾是班蘭抗日委員會秘書。

謝振傳生前擁有的雙層大洋房,在日軍侵略我國時,遭燒毀剩下一棟廢墟。
謝振傳的媳婦當年還曾帶著媒體到謝氏昔日豪宅查看,周圍建築物都被摧毀,她指著廢墟的其中一個柱子,才知前先是謝振傳豪宅。

貢獻大 被譽為班蘭“港主” 

謝振傳據說是班蘭開山鼻祖,他在班蘭地區開荒種植,擁有極大貢獻,曾被人譽為是班蘭“港主”。

邱永泰指出,謝振傳應該是對班蘭發展有貢獻,所以才被民間稱為是港主,因為謝振傳與黃亞福等來來馬時期不同,所以相信他并非蘇丹所委任的港主。

謝振傳出身農家,是家中獨子,十多歲那年躲入船隻,一人到南洋闖蕩,來到南洋還當過拉牛車夫,在努力存錢後,謝振傳便從陳厝港遷到班蘭楊協成工廠附近居住,當時房子由其自己建蓋。

謝振傳遷到班蘭後,靠養家禽為生,事業逐步騰飛,他便在班蘭地區購買多片土地,令他成為一個富人。

據聞,謝振傳路範圍的土地,都曾是謝振傳所有,甚至班蘭警局也是他捐獻的地皮,同時,謝振傳也創辦國民學校(班蘭華小前身)。

謝振傳也在班蘭擁有一間雙層樓的豪宅,內部還有花園,可惜日軍南來時,將其豪宅燒毀,如今只剩下廚房部分,周圍也被雜草和樹圍繞。

謝振傳于1943年被日軍逮捕,據聞,他遭逮捕後被日軍加以酷刑,死在監牢中。

2012年時,在班蘭新村挖出疑是二戰遺留的炸彈,班蘭開埠功臣便是日戰時期被殺害。

班蘭區華裔先賢路(中巫譯名):
謝振傳路/Jalan Cheah Jim Tuan
甘家璉路/Jalan Kam Kai Lim
盧鴻雲路/Jalan Loo Hong Joon

(部份邱永泰提供、檔案照)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四年一度世界杯開踢,你今年有賭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