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任談演藝圈 要做就要發神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朱厚任談演藝圈 要做就要發神經

 



朱厚任接受新加坡《聯合早報》訪問。

(新加坡訊) 新加坡資深演員朱厚任月初剛獲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配角獎,他對這一行的經驗談是:“一定要發發神經!”

他說:“如果老是擔心當局批不批、觀眾理不理解,就會像本地(新加坡)劇,流於平面,沒有往深處去。”
62歲的本地資深演員朱厚任,到了一般上班族退休的年齡,還在想著如何製作節奏明快的電視劇吸引觀眾,他發表經驗之談說:“做這一行一定要發發神經!”


朱厚任月初剛登上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配角寶座,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到訪他家做專訪。

在記者的印象中,他是80年代中才出道,比起陳澍城、黃文永、王昱清、向雲,他是晚了幾年的後輩。

但聽他“從頭說起”,才知道除了陳澍城,其他人都要叫他一聲“哥”。

加入新廣為娶太太

朱厚任出身電影發行商世家,從小就在大人的交際活動上見過來新宣傳的謝賢、蕭芳芳、鄧麗君、鄭少秋等大明星,耳濡目染下也對演戲產生興趣。

1976年,原來當社工的他報名新加坡廣播局(新傳媒前身)的導播蕭智滄、蔡萱等人主持的訓練班,幾個月後畢業,從特約演員做起,發現演戲機會不多,就一個人跑到香港,在電影導演張同祖的安排下當“攝影師助理的助理”,需要時也當臨演,一部片可以客串六七次,或是當演員的替身,總的來說就是“打雜的”,就這樣混了三年,在《龍少爺》片場見到過最紅的明星成龍。

1985年新加坡正大力發展本地劇,他順勢回新發展,其實主因是要娶小他五歲、原籍印度尼西亞的華裔太太張秋玲,進電視台是貪其薪資夠繳稅,比較容易替另一半申請永久居留權。他加入新廣,才簽約一個月,即變成有婦之夫。

他的第一部劇是《家和萬事興》,其他代表作包括《牛車水人家》、《浮沉》、《蓮花爭霸》、《潮州家族》、《福滿人間》、《最愛是你》等,包括電視電影和電影在內,他至今產量已破90,朝百邁進。

他在第二部劇《雨過天晴》已經當男主角搭配走紅的曾慧芬,他笑說那時很缺男主角人才,根本湊不齊“八公子”,所以他和林明哲都是從幕後輕易轉到幕前,時勢造英雄,自己都覺得挺幸運的。

朱厚任在《團圓飯》裡演活失憶老人。(檔案照)
朱厚任(右)在《心魔》裡變身變態殺手。(檔案照)

得獎是技巧多於內心戲

朱厚任演戲32年,記者翻開他的得獎記錄,早期的十大最受歡迎獎項不算,發現他只在七年前憑《團圓飯》獲得紅星大獎最佳男配角獎,另一次就是這回憑網絡劇《心魔》奪得亞洲電視大獎最佳男配角獎。被公認好戲的他,得獎次數會不會太少了?

朱厚任謙虛分析說:“這一次我是唯一得獎的新加坡藝人,可能一個小獎就被放大了,呵呵!其實我覺得自己演得最好的是《再見單人床》,在2013年入圍卻沒得獎。那部劇的角色比較內斂,也因此比較吃虧,你必須從頭看到尾,但不可能全部剪去報名獎項。像《團圓飯》的失憶老人,瘋瘋癲癲的,《心魔》更是到處殺人,都是技巧多於內心戲。”

看透了得獎的弔詭性,朱厚任笑說得獎只讓自己虛榮24小時,“就是你們記者圍著我訪問的那一晚上。”
他還是個不時自我檢討的演員:“最近拍《入侵者》一場戲,發現自己的霸氣已經不比當年,還有那些鋒利的東西都不見了。”他提醒自己是多出外活動,接觸底層群眾的時候了。

“我不能等著演一個阿公而已,因為這誰都可以演,不一定要你。”

朱厚任1991年獲“新廣十大最受歡迎男女演員”獎,那是紅星大獎前身。(受訪者提供)

新加坡劇精彩留在後面

朱厚任常看美國Netflix劇集,發現現在的美劇和日劇差不多一系列都只拍12集左右,得出一部劇不拖戲拍到12集就可收工的結論,希望接下來能籌劃拍攝劇集,在適當的平台播映。

他又比較港劇和新加坡劇,覺得港劇常把精彩的放在前面,騙到觀眾再說,新加坡劇則擔心後面太弱,習慣留精彩的在後面,可惜前面不夠吸引,不容易吸引觀眾。

他曾為電影《再見巨人》擔任監製、編劇,但坦言已經放棄這一塊領域,只因“現在的電影觀眾不注重故事或內容,只重視視覺效果。”

 

丟劇本發洩情緒

新加坡電視圈有幾名藝人以直言聞名,朱厚任算一個。圈內傳過他看到爛劇本會丟在地上。朱厚任不否認,但澄清當時的情況。

“我年輕時容易憤怒,劇本不好我會批評,但那是為了劇好,不是挑剔。而且我不會批評而不給建設性的意見。”

有一次,他跟一名演員對戲,大家都對劇本有意見,彼此因為過不了自己那關,對戲過程因此沒有進展。最後他建議,不如狠狠丟下劇本,發洩一下情緒。兩人果真這麼做,隨即又撿起劇本,沒想到心頭原本堵著的一面牆似乎別傾倒了。對戲繼續進行,但朱厚任狠摔劇本之名已不脛而走。

更有趣的是,那個角色他演到入圍最佳男配角,可見腐朽也能化為神奇。

他說:“客套話我也很會講,但講多了也沒意思。講真話才可以推動進步。”他不曾被指難搞而影響工作?“這點我覺得公道自在人心,其實我近年來也收斂很多。”

朱厚任粗獷豪邁的絡腮鬍,獲稱為新加坡的尚康納利。

江湖兒女不來電

朱厚任的註冊商標就是他那臉平添幾分粗獷豪邁的絡腮鬍,這些年都是因為監製要求而留著。曾有人稱他為新加坡的尚康納利(英國影星Sean Connery)。

朱厚任說:“我覺得高攀不上……其實更希望有人被稱為XX地方的朱厚任,那才看得出我的影響力,呵呵!”

尚康納利是第一代占士邦演員,占士邦以風流著稱,朱厚任既像尚康納利,等於間接像占士邦,記者笑問他入行30載怎麼幾乎沒緋聞,他機智回應:“尚康納利也沒緋聞。”

他又想起敬重的前監製蔡萱說過的話:“別在你吃飯的地方拉屎。”頓了頓,他續道:“這就是藝人的專業。我和陳麗貞、陳莉萍、王裕香她們都好得不得了,不過比較像‘江湖兒女’,不一定來電的。」”

他堅守自己不去電別人的原則,但忍不住落下一句:“別人來電就不是我的事了。”

那到底誰主動電過他?朱厚任眼睛閃過一絲狡黠,笑說:“那你要自己去找出來了。”

資料、新聞、視頻:新加坡《聯合早報》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農曆新年少不了看賀歲片環節,今年你覺得哪部賀歲片最好看?
農曆新年少不了看賀歲片環節,今年你覺得哪部賀歲片最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