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倒后中风?中风后晕倒? 决定狮城客工索偿“救命钱”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晕倒后中风?中风后晕倒? 决定狮城客工索偿“救命钱”

热心义工每隔几天就会到疗养院探望钱国梁。

(新加坡18日讯)到底是晕倒后中风,还是中风后晕倒,成为一起27万元(约83万令吉)保险索偿案的争执点。



瘫痪客工的这笔“救命钱”有没有着落,就得看上诉庭接下来怎么判了。

《联合晚报》报导,来自中国江苏的钱国梁(49岁)自12年前到新加坡工作,是家中唯一支柱。


2013年10月19日傍晚约5时,钱国梁在金文泰一带的工地施工时突然晕倒,其他工人上前急救时发现他口吐泡沫,后脑勺出血。

妻子赵晓娟(46岁,裁缝师)惊悉噩耗后,马上办理旅游签证从中国赶到新加坡探望丈夫。天意难测,钱国梁虽然头部手术成功,身体却已瘫痪,无法站立走动和正常讲话,也需要有人全天照顾。

更甚的是,医生检查后也无法确认他是因为晕倒而中风,还是因为中风而晕倒,让保险索赔事宜变得相当棘手。

一个月后,钱国梁被安排入住实乞纳一间疗养院,全数费用依法由建筑公司老板支付。

这期间,赵晓娟每日风雨不改到疗养院照顾丈夫,同时也为丈夫申请工伤赔偿,直到今年9月才获判27万2500元,但保险公司提出上诉,案件仍待排期审理。

赵晓娟指出,建筑公司的蔡姓老板已着手安排将丈夫送回国。

3周前,因为准证到期,赵晓娟已经回国。

赵晓娟通过微信受访时说:“我无法让丈夫就这样回国,因为我很担心赔偿金会不了了之,而且我也没钱支撑丈夫日后的医疗开销。”

她说,家中还有年迈父母要养,刚毕业的女儿又尚未找到正式工作,她坦言为一家大小的生活费感到苦恼不已。

“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照顾好我先生,我甚至不敢想像我们以后的路怎么走。”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