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害他们成为无国籍孩子 黄爸爸愧对2女儿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零秘密】害他们成为无国籍孩子 黄爸爸愧对2女儿

【零秘密】第一篇:无国籍孩子的求学路



“无国籍”(Statelessness)意思为一个人不属任何国家的国民,即便他生长在一个国家,但只要政府不承认他的地位,便无法获得应有国民援助与福利,甚至连外交保护也无法享有。

他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但却不属于任何国家,他们没有国家的身分证,孤独生存在一个角落,接受着差别待遇,对未来茫然,更不对将来抱有期望,只希望可一天三餐无忧活着。


无国籍问题世界各角落皆有案例,我国的无国籍人士问题,多数与大马男子与外籍女子先有后婚造成,因未注册导致年幼孩子报生纸被列为非公民,演变成无国籍孩童。

黄祖儿(左)与黄祖恩(右起)都是黄新昌的心肝宝贝,只要两名女儿将来可安稳在我国生活,无论多辛苦,黄新昌都会努力为女儿争取大马国籍。

报导:吴燕萍

(新山23日讯)以为孩子12岁就可自动成为大马公民,53岁单亲爸爸黄新昌从未想过,与未注册印尼籍前妻生下女儿,竟然会令女儿成为无国籍人士,害了女儿的一生。

现年10岁的黄祖儿与13岁的黄祖恩就是黄新昌与印尼籍前妻的爱情结晶,2名姐妹花虽拥有本地医院发出的报生纸,但在国籍栏目中,她们却被列为非公民。

因非公民的身分,令姐妹花自小就无法享有公民该有的福利,她们一出世就注定与其他邻居孩子不同。

即便她们的父亲六七年来,不曾松懈到处向相关单位为女儿申请公民权,但2名姐妹花至今还是生活在我国边缘线上的无国籍人士。

黄新昌:女儿都很乖巧勤奋。

黄新昌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坦承,由于受教育有限,对于公民权知识也不多,一直都以为与印尼籍妻子注册非重要环节,所以只和前妻行华人拜祖先仪式就一起生活。

他说,自己于2004年与印尼籍妻子拜祖先结婚后,曾想过到婚姻注册局注册,但因妻子无法出示单身证明,所以没法和妻子完成婚姻注册手续。

“大女儿祖恩是我和妻子拜祖先结婚的同年出世,由于孩子出生时,医院有发出报生纸,我当时只注意父母栏目是否有我和前妻名字,就没注意到国籍栏目。”

他坦承,在发现孩子栏目填写非公民时,虽有惊讶,但因朋友告知女儿12岁后,会自动成为大马公民,导致他也不以为意,紧接2007年小女儿跟着出世,他都依然未与前妻注册。

“我是直到祖恩上国民型华小时,校方才告知祖恩非公民,无法正常入学,才意识到女儿非公民造成的严重性,但为时已晚。”

黄祖恩:希望当作家或歌星。

黄祖恩冀赚很多钱照顾家人

“我想当作家,不然唱歌当歌星也可以。”

每个孩子心中都有一个志愿,希望自己成人后可以当明星、医生或律师,赚很多钱照顾家人。

当作家或歌手,就是黄祖恩的志愿,为了可以拥有公民权,长大后在大马工作,黄祖恩多年来都努力配合父亲,到登记局、移民局和教育局申请公民权和入学许可信等。

黄祖恩坦承,自己一年级因无国籍的身分,造成无法和其他幼儿园小朋友一起进入学校求学,看到别人上学,她只能在家乖乖的等。

“不过,当时父亲担心我之后跟不上学校进度,所以在没到学校期间,父亲也送我到私立补习中心,学习一年级课程内容。”

在一年的努力争取下,黄祖恩二年级成功进入士年纳华小就读。

黄祖恩小时后长得可爱,惹人疼。

考佳绩冀获认可国籍

黄祖恩自小就努力读书,小六检定考试还考获5A佳绩,询及为何那么努力,她毫不掩饰坦承,努力考好成绩,只希望政府会有需要她的一天,给她大马国籍的身分认可。

在现今人人都补习的读书风气下,黄祖恩却靠自习鞭策自己,让自己在去年的小六检定考试中,获得亮眼成绩,她在8项报考科目中,就有5科考获A,剩余3科也取得B的佳绩。

黄新昌看见女儿那么懂事,自然也倍感窝心,虽然前妻已离家,未在孩子身边照顾,但孩子们还是很争气和懂事,不仅懂得自我照顾,也会打理家务,让他在外地工作少点挂心。

黄祖儿从小体弱,最让父亲担心。

黄祖儿体弱常医院报到

黄祖儿是黄新昌的小女儿,目前仍在小学就读,由于从小身体健康欠佳,所以常到医院“报到”,因非公民身分,也让

黄新昌更迫切逼自己努力工作,以应付女儿的医药、求学和生活费。

黄新昌坦承,印尼籍前妻在小女儿出世不久后,便借故回家乡,就再无回家,小女儿自小就缺乏母亲照顾。

他说,女儿从小身体较弱,5岁那年还长粉瘤,须入院动手术,由于非公民,所以医药费也不便宜,但在新山中央医院治疗,始终比私人医院划算。

目前,黄祖儿和黄祖恩都非大马公民,所以在政府学校求学,2人每年都必须缴付小学120令吉和中学240令吉的求学费,并且他们也不能向政府借课本求学。

同时,待黄祖儿升上中学时,黄新昌也必须重新为女儿到教育部申请入读政府中学的手续。

因无国籍的身分,令黄祖恩和妹妹祖儿到政府学校求学,都面对一些困难,所幸在父亲努力坚持下,姐妹俩目前可如常求学。

黄新昌祈愿她们与大马孩子一样

黄新昌对于2名女儿,心中绝对是满满愧疚感,受访过程中,黄新昌还数度眼光泛泪,更坦承害怕女儿求学期结束后,仍无法成为大马公民,生活无法安稳的过。

为赚更多钱养活2名女儿,黄新昌从古来士年纳住家远赴吉兰丹担任工地管工,工作非常辛苦,不仅一周上班7天,每天也几乎工作逾10个小时。

黄新昌为接受本报专访,前一天特地于收工后,凌晨从吉兰丹开车约9小时返回士年纳住家,并且接受两三小时访问后,又驱车返回吉兰丹准备上班,几乎都没休息。

问到黄新昌这生人最大心愿是什么时,他坦承,最大心愿就是看到女儿都成为大马公民,在大马工作生活和嫁人。

黄新昌坦承,随着女儿们的年纪日益长大,他每次在外都担心孩子无国籍和没有身分证的情况,万一被警方临检,会否遭受刁难。

他也担心女儿长大后,会否因身分与他人不同,自暴自弃,走向歧途,所以希望尽快为女儿取得公民权,让女儿跟一般大马孩子过一样的生活。

求助朝野政党未获佳音

公民权申请之路不易,黄新昌强调,为了孩子再辛苦都要努力,一日不成功,都不能放弃。

黄新昌为女儿们申请公民权已有六七年的光阴,并且每隔2年申请期后,获得当局的回函都是拒绝,虽然还未成功让女儿成为真正的大马人,但他还是会继续努力,为女儿争取公民身分。

此外,黄新昌坦承,在申请的过程中,也曾感觉似人球,被相关单位推来推去,也有官员坦告,女儿要获得公民权非易事,但他相信终有成功的一天。

黄新昌指出,他除了到相关单位填写申请表格,他也到朝野政党寻求援助,惟至今仍无好消息传来。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