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害他們成為無國籍孩子 黃爸爸愧對2女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零秘密】害他們成為無國籍孩子 黃爸爸愧對2女兒

【零秘密】第一篇:無國籍孩子的求學路



“無國籍”(Statelessness)意思為一個人不屬任何國家的國民,即便他生長在一個國家,但只要政府不承認他的地位,便無法獲得應有國民援助與福利,甚至連外交保護也無法享有。

他們生存在這個世界,但卻不屬於任何國家,他們沒有國家的身分證,孤獨生存在一個角落,接受著差別待遇,對未來茫然,更不對將來抱有期望,只希望可一天三餐無憂活著。


無國籍問題世界各角落皆有案例,我國的無國籍人士問題,多數與大馬男子與外籍女子先有后婚造成,因未註冊導致年幼孩子報生紙被列為非公民,演變成無國籍孩童。

黃祖儿(左)與黃祖恩(右起)都是黃新昌的心肝寶貝,只要兩名女兒將來可安穩在我國生活,無論多辛苦,黃新昌都會努力為女兒爭取大馬國籍。

報導:吳燕萍

(新山23日訊)以為孩子12歲就可自動成為大馬公民,53歲單親爸爸黃新昌從未想過,與未註冊印尼籍前妻生下女兒,竟然會令女兒成為無國籍人士,害了女兒的一生。

現年10歲的黃祖儿與13歲的黃祖恩就是黃新昌與印尼籍前妻的愛情結晶,2名姐妹花雖擁有本地醫院發出的報生紙,但在國籍欄目中,她們卻被列為非公民。

因非公民的身分,令姐妹花自小就無法享有公民該有的福利,她們一出世就注定與其他鄰居孩子不同。

即便她們的父親六七年來,不曾鬆懈到處向相關單位為女兒申請公民權,但2名姐妹花至今還是生活在我國邊緣線上的無國籍人士。

黃新昌:女兒都很乖巧勤奮。

黃新昌接受《中國報》訪問時坦承,由於受教育有限,對於公民權知識也不多,一直都以為與印尼籍妻子註冊非重要環節,所以只和前妻行華人拜祖先儀式就一起生活。

他說,自己于2004年與印尼籍妻子拜祖先結婚后,曾想過到婚姻註冊局註冊,但因妻子無法出示單身證明,所以沒法和妻子完成婚姻註冊手續。

“大女兒祖恩是我和妻子拜祖先結婚的同年出世,由於孩子出生時,醫院有發出報生紙,我當時只注意父母欄目是否有我和前妻名字,就沒注意到國籍欄目。”

他坦承,在發現孩子欄目填寫非公民時,雖有驚訝,但因朋友告知女兒12歲后,會自動成為大馬公民,導致他也不以為意,緊接2007年小女兒跟著出世,他都依然未與前妻註冊。

“我是直到祖恩上國民型華小時,校方才告知祖恩非公民,無法正常入學,才意識到女兒非公民造成的嚴重性,但為時已晚。”

黃祖恩:希望當作家或歌星。

黃祖恩冀賺很多錢照顧家人

“我想當作家,不然唱歌當歌星也可以。”

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個志願,希望自己成人後可以當明星、醫生或律師,賺很多錢照顧家人。

當作家或歌手,就是黃祖恩的志願,為了可以擁有公民權,長大後在大馬工作,黃祖恩多年來都努力配合父親,到登記局、移民局和教育局申請公民權和入學許可信等。

黃祖恩坦承,自己一年級因無國籍的身分,造成無法和其他幼兒園小朋友一起進入學校求學,看到別人上學,她只能在家乖乖的等。

“不過,當時父親擔心我之後跟不上學校進度,所以在沒到學校期間,父親也送我到私立補習中心,學習一年級課程內容。”

在一年的努力爭取下,黃祖恩二年級成功進入士年納華小就讀。

黃祖恩小時後長得可愛,惹人疼。

考佳績冀獲認可國籍

黃祖恩自小就努力讀書,小六檢定考試還考獲5A佳績,詢及為何那麼努力,她毫不掩飾坦承,努力考好成績,只希望政府會有需要她的一天,給她大馬國籍的身分認可。

在現今人人都補習的讀書風氣下,黃祖恩卻靠自習鞭策自己,讓自己在去年的小六檢定考試中,獲得亮眼成績,她在8項報考科目中,就有5科考獲A,剩餘3科也取得B的佳績。

黃新昌看見女兒那麼懂事,自然也倍感窩心,雖然前妻已離家,未在孩子身邊照顧,但孩子們還是很爭氣和懂事,不僅懂得自我照顧,也會打理家務,讓他在外地工作少點掛心。

黃祖兒從小體弱,最讓父親擔心。

黃祖儿體弱常醫院報到

黃祖儿是黃新昌的小女兒,目前仍在小學就讀,由於從小身體健康欠佳,所以常到醫院“報到”,因非公民身分,也讓

黃新昌更迫切逼自己努力工作,以應付女兒的醫藥、求學和生活費。

黃新昌坦承,印尼籍前妻在小女兒出世不久後,便藉故回家鄉,就再無回家,小女兒自小就缺乏母親照顧。

他說,女兒從小身體較弱,5歲那年還長粉瘤,須入院動手術,由於非公民,所以醫藥費也不便宜,但在新山中央醫院治療,始終比私人醫院划算。

目前,黃祖儿和黃祖恩都非大馬公民,所以在政府學校求學,2人每年都必須繳付小學120令吉和中學240令吉的求學費,並且他們也不能向政府借課本求學。

同時,待黃祖兒升上中學時,黃新昌也必須重新為女兒到教育部申請入讀政府中學的手續。

因無國籍的身分,令黃祖恩和妹妹祖儿到政府學校求學,都面對一些困難,所幸在父親努力堅持下,姐妹倆目前可如常求學。

黃新昌祈願她們與大馬孩子一樣

黃新昌對於2名女兒,心中絕對是滿滿愧疚感,受訪過程中,黃新昌還數度眼光泛淚,更坦承害怕女兒求學期結束後,仍無法成為大馬公民,生活無法安穩的過。

為賺更多錢養活2名女兒,黃新昌從古來士年納住家遠赴吉蘭丹擔任工地管工,工作非常辛苦,不僅一周上班7天,每天也幾乎工作逾10個小時。

黃新昌為接受本報專訪,前一天特地于收工后,凌晨從吉蘭丹開車約9小時返回士年納住家,並且接受兩三小時訪問后,又驅車返回吉蘭丹準備上班,幾乎都沒休息。

問到黃新昌這生人最大心願是什麼時,他坦承,最大心願就是看到女兒都成為大馬公民,在大馬工作生活和嫁人。

黃新昌坦承,隨著女兒們的年紀日益長大,他每次在外都擔心孩子無國籍和沒有身分證的情況,萬一被警方臨檢,會否遭受刁難。

他也擔心女兒長大后,會否因身分與他人不同,自暴自棄,走向歧途,所以希望盡快為女兒取得公民權,讓女兒跟一般大馬孩子過一樣的生活。

求助朝野政黨未獲佳音

公民權申請之路不易,黃新昌強調,為了孩子再辛苦都要努力,一日不成功,都不能放棄。

黃新昌為女兒們申請公民權已有六七年的光陰,並且每隔2年申請期后,獲得當局的回函都是拒絕,雖然還未成功讓女兒成為真正的大馬人,但他還是會繼續努力,為女兒爭取公民身分。

此外,黃新昌坦承,在申請的過程中,也曾感覺似人球,被相關單位推來推去,也有官員坦告,女兒要獲得公民權非易事,但他相信終有成功的一天。

黃新昌指出,他除了到相關單位填寫申請表格,他也到朝野政黨尋求援助,惟至今仍無好消息傳來。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黑鞋換白鞋,你覺得緩衝期應該多久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