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甫出世被遗弃医院 7岁童没身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零秘密】甫出世被遗弃医院 7岁童没身分

虽非亲身骨肉,但刘女士(右起)对小希的疼爱绝对不减,甚至希望小希能有自己完美人生。

【零秘密】第二篇:无国籍孤儿命运
报导:吴燕萍



(新山24日讯)男婴出生一个月,就遭父亲狠心遗弃,即便目前已7岁,但养父母依旧无法为他申请身分证,只能成为无国籍小孩。

无国籍小孩成长路上,最大的问题就是求学,他们由于非大马公民,上学都需特别申请,并且学费还贵人一等,令不少无国籍小孩的爸妈深感生活压力倍增,长叹生活费令他们“吃不消”。


7岁的无国籍男童小希(化名)是在沙巴州政府医院出世,据悉,他是被一名男子遗弃在医院,院方较后则联络福利团体和孤儿院等单位收留。

小希的养母刘女士(32岁),当时从新山调任往沙巴州孤儿院担任院长的工作,小希是她第一个从医院接回院内照顾的小孩。

刘女士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小希出世后,身体就非常虚弱 ,并且还有肺炎的情况,一出世就在医院的深切治疗室居住1个月,待第2个月情况稳定后,她才将小希带回院内生活。

她说,小希由于是被遗弃的孩子,所以她能掌握的小希双亲资料有限,据她多方查访所得资料显示小希生母,在生产过程中已不幸离世,将他遗弃医院的男子,相信是小希生父,目前已查无音讯。

刘女士坦承,小希从小就和她非常投缘,甚至家人也很喜欢小希,所以当她一年后,准备回返西马,就开始认真思考,是否要将小希一起带走。

“我当时还咨询孤儿院牧师,由于,我真的放不下小希,小希也非常粘我,所以26岁那年,我虽还没结婚,但还是决定向沙巴法庭申请小希领养权。”

她说,成功领养小希后,便独自一人带着小希回到西马工作。

小希今年已7岁,并且对所有事物感到好奇,非常好动。

养母奔波 争取公民权

虽非亲生儿子,但刘女士始终将小希视如己出般疼爱,并且也不辞劳苦的四处求援,只盼为爱儿争取到大马公民的身分。

刘女士深知,只要小希没获得公民身分,他的生活就注定会与常人不同,不仅求学路会变得艰辛,许多在我国的公民福利,也将无法获得,甚至长大后,也恐怕无法在我国觅职生活下去。

刘女士坦承,自己曾向许多人民代议士寻求援助,包括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等人,但2012年首次申请至今,还是没法为爱儿取得大马卡。

“我于2012年单身时,就开始帮小希申请成为大马人,但等待2年,结果还是被拒绝申请,我于婚后的2014年,再尝试为小希申请,等待1年多,还是令人伤心的结果。”

她坦承,最后一次申请是2015年7月,至今都还未获得相关单位的回函答复。

小希的报生纸中,完全没有父母的详情。

没身分 无法上学

由于非公民,导致小希无法和同龄孩子一起开学上课。

她指出,因小希是非公民身分报读小学,所以每年需额外缴付120令吉,直到中学若还没获得公民权,都必须缴付这笔费用,并相信价格会更高。

她说,因非公民的身分,也令小希一年级入学时,必须迟1周,才可到学校报到,因而错过入学试,造成他必须在最后一班上课,而她相信小希资历不差,若有考入学试,应该可在更前班级上课。

“我记得小希5岁时,我就帮他到教育局要求报读华小,但当时官员说非公民不可提早报读,但我在小希6岁10个月时,再到教育局申请入学,又被官员责备太迟报名。”

她坦承,当时担心耽误小希求学,所幸开课前几天接获小希可顺利入学。

未婚带子 感恩家人包容

未婚带子四处走,难免会引人注目和误解,刘女士感恩家人和丈夫包容自己的“任性”。

刘女士坦承,刚开始把小希领养回西马照顾后,的确会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因当时的她还未结婚,男朋友也似乎无法理解她的想法。

“不过,我很庆幸,当初的男友,即现在的老公,最后还是包容我的决定,甚至家人也支持我,让我可以顺利照顾小希至今。”

目前已专心在家相夫教子的刘女士坦承,丈夫目前也已将小希视为家中长子,对儿子也是关爱有加。

刘女士声言,虽然自己和丈夫都已有彼此的爱情结晶,但他们对小希的爱绝不会减少,并诚心希望小希长大后,能有自己完美的人生,成为社会有用之人。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