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甫出世被遺棄醫院 7歲童沒身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零秘密】甫出世被遺棄醫院 7歲童沒身分

雖非親身骨肉,但劉女士(右起)對小希的疼愛絕對不減,甚至希望小希能有自己完美人生。

【零秘密】第二篇:無國籍孤兒命運
報導:吳燕萍



(新山24日訊)男嬰出生一個月,就遭父親狠心遺棄,即便目前已7歲,但養父母依舊無法為他申請身分證,只能成為無國籍小孩。

無國籍小孩成長路上,最大的問題就是求學,他們由於非大馬公民,上學都需特別申請,並且學費還貴人一等,令不少無國籍小孩的爸媽深感生活壓力倍增,長嘆生活費令他們“吃不消”。


7歲的無國籍男童小希(化名)是在沙巴州政府醫院出世,據悉,他是被一名男子遺棄在醫院,院方較后則聯絡福利團體和孤兒院等單位收留。

小希的養母劉女士(32歲),當時從新山調任往沙巴州孤兒院擔任院長的工作,小希是她第一個從醫院接回院內照顧的小孩。

劉女士接受《中國報》訪問時指出,小希出世后,身體就非常虛弱 ,並且還有肺炎的情況,一出世就在醫院的深切治療室居住1個月,待第2個月情況穩定後,她才將小希帶回院內生活。

她說,小希由於是被遺棄的孩子,所以她能掌握的小希雙親資料有限,據她多方查訪所得資料顯示小希生母,在生產過程中已不幸離世,將他遺棄醫院的男子,相信是小希生父,目前已查無音訊。

劉女士坦承,小希從小就和她非常投緣,甚至家人也很喜歡小希,所以當她一年後,準備回返西馬,就開始認真思考,是否要將小希一起帶走。

“我當時還諮詢孤兒院牧師,由於,我真的放不下小希,小希也非常粘我,所以26歲那年,我雖還沒結婚,但還是決定向沙巴法庭申請小希領養權。”

她說,成功領養小希后,便獨自一人帶著小希回到西馬工作。

小希今年已7歲,並且對所有事物感到好奇,非常好動。

養母奔波 爭取公民權

雖非親生兒子,但劉女士始終將小希視如己出般疼愛,並且也不辭勞苦的四處求援,只盼為愛兒爭取到大馬公民的身分。

劉女士深知,只要小希沒獲得公民身分,他的生活就注定會與常人不同,不僅求學路會變得艱辛,許多在我國的公民福利,也將無法獲得,甚至長大后,也恐怕無法在我國覓職生活下去。

劉女士坦承,自己曾向許多人民代議士尋求援助,包括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等人,但2012年首次申請至今,還是沒法為愛兒取得大馬卡。

“我于2012年單身時,就開始幫小希申請成為大馬人,但等待2年,結果還是被拒絕申請,我于婚後的2014年,再嘗試為小希申請,等待1年多,還是令人傷心的結果。”

她坦承,最後一次申請是2015年7月,至今都還未獲得相關單位的回函答覆。

小希的報生紙中,完全沒有父母的詳情。

沒身分 無法上學

由於非公民,導致小希無法和同齡孩子一起開學上課。

她指出,因小希是非公民身分報讀小學,所以每年需額外繳付120令吉,直到中學若還沒獲得公民權,都必須繳付這筆費用,並相信價格會更高。

她說,因非公民的身分,也令小希一年級入學時,必須遲1週,才可到學校報到,因而錯過入學試,造成他必須在最後一班上課,而她相信小希資歷不差,若有考入學試,應該可在更前班級上課。

“我記得小希5歲時,我就幫他到教育局要求報讀華小,但當時官員說非公民不可提早報讀,但我在小希6歲10個月時,再到教育局申請入學,又被官員責備太遲報名。”

她坦承,當時擔心耽誤小希求學,所幸開課前幾天接獲小希可順利入學。

未婚帶子 感恩家人包容

未婚帶子四處走,難免會引人注目和誤解,劉女士感恩家人和丈夫包容自己的“任性”。

劉女士坦承,剛開始把小希領養回西馬照顧后,的確會有人對她指指點點,因當時的她還未結婚,男朋友也似乎無法理解她的想法。

“不過,我很慶幸,當初的男友,即現在的老公,最後還是包容我的決定,甚至家人也支持我,讓我可以順利照顧小希至今。”

目前已專心在家相夫教子的劉女士坦承,丈夫目前也已將小希視為家中長子,對兒子也是關愛有加。

劉女士聲言,雖然自己和丈夫都已有彼此的愛情結晶,但他們對小希的愛絕不會減少,并誠心希望小希長大後,能有自己完美的人生,成為社會有用之人。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