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有報生紙持護照可上學 申辦大馬卡驚覺非公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零秘密】有報生紙持護照可上學 申辦大馬卡驚覺非公民

報導:吳燕萍



(新山26日訊)慈父以為女兒持有護照,也能正常入學,便是我國公民,直到女兒12歲無法申辦大馬卡身分證,才驚覺愛女原來非公民,瞬間淪為無國籍小孩。

60歲工廠管工李洋吉非常疼愛年屆18歲的女兒李慧怡,並對女兒存有深深虧欠,為協助女兒取得公民權,經常四處奔波,只為讓女兒成為大馬公民,前景可受保障。


李洋吉接受《中國報》訪問時坦承,妻子是台灣人,夫妻倆于1990年因工作緣故相識,隨後于1999年誕下愛女,當時女兒是在吉隆坡醫院出世,還有報生紙。

李洋吉展示愛女小時后,成功在移民局申辦的2本護照。

“我以為有報生紙,女兒就是大馬人,所以也沒想太多,女兒出世後,我也為她辦理護照,以便跟著我和老婆回台灣娘家。”

無法享有公民福利 

他說,當年幫女兒辦理護照時,一點問題都沒遇上,他和妻子返回台灣后,就先在台灣註冊,之後一年再回到大馬,即2000年,他和妻子才在馬來西亞再登記註冊一次。

他說,女兒7歲入讀小學時,校方依舊沒拒絕女兒入學,女兒就和一般小孩子一樣,開心到學校上課,直到12歲那年,帶著女兒到登記局申辦身分證,才開始發現不妥之處。

“官員當時沒跟我說原因,只是不斷驅趕我和女兒,說我們不能申辦身分證,後來,我拿著女兒報生紙向友人打探不能申辦報生紙理由,才發現女兒印有非公民字眼。”

他無奈指出,隨著女兒無法申辦身分證后,護照過期至今,也無法再重辦一本,並且很多公民福利,女兒也瞬間無法享有。

他坦承,女兒會偶爾詢問他,幾時能出國,但他都不能回覆女兒的提問,心中之苦,只有自己知道。

18歲少女 無法考駕照出國

18歲正值一個女孩的青春年華,但礙于身分問題,造成李慧怡無法像其他孩子一樣,開心考駕照和出國遊玩。

李洋吉坦承,女兒偶爾會因為非公民身分而發脾氣,但他也無可奈何,因事已造成,無法挽回。

他指出,女兒于12歲那年被發現非公民身分后,他就急于四處奔波想辦法幫女兒爭取公民權,過去6年,他總共為女兒申請3次公民權,並找過許多人民代議士幫忙。

他說,女兒今年就將畢業,如果無法獲得身分證,不僅難以在我國升學,即使畢業後,沒身分證也很難找工作,甚至未來遇上喜歡的郎君,恐怕也無法結婚,前途將陷入黑暗。

他指出,女兒在學校表現不錯,不僅拿過許多獎狀,也在校內擔任課外活動項目的助教,表現算是出色。

由于女兒從小就能申辦大馬護照回台灣,令李洋吉從未想過,愛女竟然非大馬公民。

申請公民權被官員催婚    做夢都夢到被逼婚

(新山26日訊)女子每到登記局申請公民權,都會被官員催婚,導致做夢都夢到自己被逼婚,心靈承受巨大壓力。

22歲女子黃宥其,從小隨母親從印尼搬到大馬,和大馬籍父親一起生活,但由于是在印尼出世,加上父母也是在註冊前生下她,造成她面對無法獲得大馬國籍的問題。

黃宥其從小就知道自己非大馬公民,所以10歲來馬后,就一直努力求學,盡量讓自己學業和學術表現標青,希望好成績,可換來大馬政府歡迎。

她無奈坦承,在過去12年的努力,大馬政府始終不領情,而她即使已是成年女子,但依舊因沒有身分證,無法出去賺錢養家。

由于,自己不時會想到未來問題,在焦急不安情緒影響下,黃宥其偶爾也會埋怨家人。

隨著年紀漸長,偶爾到相關單位申請公民權,也會被官員建議找大馬男子結婚,但她認為,愛情非兒戲,所以堅拒該建議。

黃宥其聲言,印尼已無親人在,無法獨自返回印尼生活,盼當局不要拆散她與家人,讓她取得公民權在大馬生活。

黃宥其的母親黃莉娟(50歲,家庭主婦)受訪時坦承,自己虧欠女兒太多,因一直無法幫女兒取得大馬公民權。

黃莉娟(左起)努力為女兒爭取大馬公民權,希望女兒可留在大馬發展。

非公民學費貴 被迫停學

女兒被迫停學,又難以找工作,母親擔心女兒未來!

母親黃莉娟今年剛領取大馬卡,正式成為大馬公民,但女兒黃宥其的申請卻未獲大馬政府批准,導致家中只有女兒一人沒公民權,不僅無法開車,女兒也無法找工作,前景令人擔憂。

她無奈指出,害怕女兒一直無法取得身分證,萬一她和丈夫不在,女兒該何去何從。

黃莉娟指出,女兒其實早前曾在某著名私立學府升學,後來因非大馬公民,造成學費昂貴,最後家裡經濟無法支撐,只能讓女兒停學,造成女兒目前除了無法升學,也無法工作的窘境。

黃宥其喜愛運動,在校課外活動表現不錯,常代表學校出征比賽,並取得亮眼成績。

 

黃莉娟今年剛取得身分證正式成為大馬人,惟女兒則未獲當局批准,雖母親成為大馬公民。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