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申請國籍困難重重 父母走後門被騙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申請國籍困難重重 父母走後門被騙錢

我國無國籍孩童情況相當嚴重,申請成為大馬公民過程困難重重,以致有的父母選擇走后門,遭老千騙走巨款。

報導:吳燕萍



(新山27日訊)看準無國籍孩子父母的無助與心靈脆弱,不法之徒故意接近謊稱可助申請國籍,拿錢后就消失,令可憐父母“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知”。

據了解,這類欺騙無國籍孩子父母的騙徒,一般都是視目標家境情況騙錢,若是貧困家庭,欺詐的款項就會少點,如果家境較富裕者,他們就會騙取較高數額的款項,上萬令吉不等。


據《中國報》探悉,這群不法之徒就是看中無國籍孩子父母的人心弱點行騙,謊稱可走“后門”助孩子取得身分證,讓無助的父母心甘情願送上金錢。

這群騙徒一旦得逞後,通常都會消失無蹤,而被欺騙的無國籍孩子父母則無可奈何,因他們一開始也打算違法為孩子取得公民權,所以即便受騙,也只能啞忍,不敢出聲。

本地其實有少數人民代議士,經常都在處理無國籍人士的課題,我國存在的無國籍人數可謂數以萬計,數量并不少,而這群人都處於社會的邊緣,必須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

民主行動黨古來區國會議員張念群和民政黨柔州青年團團長邱孝利就是其中2名積極處理無國籍人士問題的人民代議士。

兩人接受《中國報》訪問時都希望無國籍孩子的父母,勿輕信不法之徒的言論,在申請孩子國籍道路上,沒有捷徑可走,只有不斷向內政部申請,方是解決問題的正確管道。

另外,根據內政部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0月31日,18歲以下居住在我國的無國籍小孩,共有29萬437人,如果要加上18歲以上仍住在我國的無國籍人士,相信數目肯定更龐大。

因此,兩人都希望當局可正視無國籍人士的課題。

 

無國籍孩童人口比玻璃市高

我國截至2016年,18歲以下無國籍孩童人口竟比玻璃市人口高!

張念群指出,玻璃市州2016年的人口為25萬1000人,如果2016年10月31日,我國的無國籍孩童就有29萬347人,那就意味著無國籍孩童的人口比例,比玻璃市還多。

張念群自擔任國會議員以來,便積極處理無國籍孩童課題,希望在大馬出生的孩子,能在公平環境下成長。

她說,無國籍孩子問題是會延續的,假如一名母親是無國籍人,她不僅無法和丈夫名正言順的註冊,生下來的孩子也會因母親的身分,而淪為無國籍小孩,進而產生更多無國籍人在大馬存在的情況。

“無國籍人士在我國生存,將面對許多問題,即求學、覓職和享用政府醫院等福利,甚至無國籍者也無法開設銀行戶頭和購買轎車或房子。”

張念群坦承,擔任國會議員8年來,不斷努力為無國籍孩子爭取公民權,但她接觸這些案例多了,也開始感到無奈,因孩子的父母通常都是滿心期待找她幫忙,但成功案例確實微乎其微。

 

張念群:應設作業程序簡化流程

張念群說,根據聯邦憲法,只要父母其中一人是公民,孩子就足夠成為大馬公民,但目前情況並非如此,當局規定外籍女子必須與本地人註冊後,誕下的孩子方可成為大馬公民,而此規定未在憲法出現。

她指出,許多無國籍孩子的母親,其實都已在我國定居多年,有些甚至還取得公民權或永久居留權,所以政府不可能將這些孩子送回泰國、柬埔寨或印尼。

“還有一些無國籍孩童的母親可能已經逃走或離開,孩子早已跟著父親生活,如果政府強制孩子跟隨母親的國籍,但問題母親都已找不到,孩子要如何跟著母親生活?”

張念群認為,要解決無國籍人士的問題,當局應該設立一個作業程序,只要通過脫氧核糖核酸鑑定孩子與大馬籍父親或母親的親子關係,就頒發公民權。

她也認為,“父母”定義不該局限“親生父母”而已,養父母也該納入該作業程序中,盡量簡化公民權申請流程,解決無國籍人問題。

張念群為鼓勵更多人關注無國籍孩童的課題,甚至錄製有關無國籍小孩家庭的不幸遭遇,盼喚起更多人關注無國籍孩童課題。
張念群不斷透過個人面子書,呼籲人民關注無國籍孩童的問題。

 

邱孝利:娶外籍新娘需先註冊

民政黨柔州青年團團長兼依斯干達布蒂里市議員邱孝利邱孝利多年來,也努力為無國籍課題付出努力,甚至全柔走透,通過在特定地區設立櫃檯,協助處理無國籍人士的問題。

邱孝利受訪時坦承,申請公民權本來就是一條不易之路,而我國通常較常頒發公民權給年長者,只盼他們能圓獲得大馬卡的夢,而年輕的無國籍人士,通常要取公民權則較難。

據他了解,政府會嚴格看待公民權課題,相信是為防止人口買賣活動,避免有人伺機借領養等之名,販賣人口。

他無奈指出,我國有蠻多因與外籍新娘,現有後婚的案例,導致孩子出生後,無法成為大馬公民,因而淪為無國籍孩童。

“我處理過成績非常好的無國籍學生案例,雖然他成績非常標青,幾乎學校成績科科是A,但還是無法取得大馬卡,成為大馬人,非常可惜。”

因此,他呼籲本地男子與外籍新娘一定要先註冊,才可生小孩,否則將為下一代帶來無比的痛苦,孩子的前途也無法受到保障。

邱孝利多年來處理許多無國籍人士的案例,整個辦公室幾乎都塞滿無國籍人士的文件與資料。

 

邱孝利協助處理曾被質疑

熱心助人之路不易走,邱孝利也曾被人質疑“你能做什麼?”。

無國籍課題是非常複雜,且難以協助民眾解決的課題,很少政治人物涉及此課題,加上邱孝利目前僅是一名市議員,所以在開設櫃檯協助民眾處理無國籍課題時,難免會遭受質疑。

不過,邱孝利不曾為此氣餒,仍努力走入民間設櫃檯接洽無國籍人士,為他們解決問題。

邱孝利坦承,自己的力量無法讓更多無國籍人士獲得公民權和國籍,所以他都是集合黨總部人員的配合,協助解決國內無國籍問題。

他說,民政黨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近年才爭取到70歲以上的年長者,在申請公民權方便,獲當局放寬申請,只要資料齊全,政治部查一查背景,一切順利,長者就能獲得公民權。

他回憶起,當初曾有一名長者質疑他如何協助取得公民權,因為該長者實在承受太多挫折,所以不報期望,結果在該黨協助下,該長者真的獲得公民權,並且當時還不斷向他道謝,令他感動不已。

處理無國籍課題非常艱難,邱孝利(右)協助受困者獲取公民權的過程中,難免遭質疑。

 

申請需收齊資料 耐心等待

上一代的疏忽,很可能令后代子孫受害,並且出生就已無法與他人平等同行。

邱孝利坦承,一些地區盛行娶外籍新娘,但很多都忽略與這些外籍新娘註冊,由於鄉區教育程度可能不高,所以以為行華人之婚禮,孩子順理成章就是大馬公民。

“實際上,如果娶外籍新娘者,未與外籍妻子到婚姻註冊局註冊,一旦孩子出世,孩子的國籍將會根據母親的國籍,所以導致許多在大馬出世的孩子,卻不屬大馬人,甚至淪為無國籍。”

他指出,在這些案例中,又發生外籍新娘逃跑等情況,令孩子的情況更加糟糕。

他說,無國籍人士在我國生活命運坎坷,不僅無法享有醫藥福利,即便求學也是需繳付比其他孩子貴的學費,甚至因無法申辦身分證,無法工作,更別說想申辦護照出國遊玩。

邱孝利叮囑仍不斷努力申請公民權或大馬國籍者,一定要把資料收齊,並且這是漫長之路,必須要有絕對的耐心,以期取得政府的承認,成為合格大馬人。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