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重演! 2少年骑“蚊子脚车”被撞死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悲剧重演! 2少年骑“蚊子脚车”被撞死

(更新于 650pm)



(笨珍11日讯)4名巫裔少年练完羊皮鼓(Kompang)后,骑“蚊子脚车”(basikal lajak)返家途中,遭超车的轿车撞及,酿成2死2伤惨剧!

警方初步调查,事发现场昏暗,轿车当时欲超越前方车辆,不慎撞及4名从反方向骑来的少年骑士,导致2名死者被撞飞,当场丧命。


丰田轿车车头严重凹陷,可见撞击力大。(取自面子书)
丰田轿车车头严重凹陷,可见撞击力大。(取自面子书)
其中一名伤者被紧急送院治疗。
其中一名伤者被紧急送院治疗。

38岁的轿车华裔司机没有受伤,目前被警方延扣4天,直至本月14日(星期日)。

此车祸于昨晚10时35分,在北干那那甘榜马株再也,即沙瓦乌鲁埔莱路1.3公里处发生。

被撞毙的2名死者分别为慕哈末阿米鲁丁(13岁)和依努阿末(14岁),另两名14岁少年伤者,即努依马肩膀骨折,莫哈末努哈亚杜丁则受轻伤。

死者当场被撞死,公众将死者遗体抬往安全处。
死者当场被撞死,公众将死者遗体抬往安全处。
惨祸发生后,公众到现场施予援手。
惨祸发生后,公众到现场施予援手。

另2人受伤

笨珍警区主任查卡利亚今日受询时说,初步调查,该辆丰田Altis轿车司机,当时是从乌鲁埔莱方向驶往北干那那,结果与一批少年骑士发生相撞意外。

他说,该批少年当时是到朋友家练习羊皮鼓后,骑乘蚊子脚车返家途中出事;死伤者其中3人仍在北干那那中学求学,另一人已辍学。

他说,警方目前援引1987陆路交通法令第41(1)条文(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调查此案。

去年2月18日凌晨,新山一名22岁华裔女司机取道新山内环公路返回士姑来皇后花园住家途中,撞向一批正在大道上骑着改装脚车的巫裔少年,造成8名少年死亡,如今再次发生类似意外,引起各界关注。

其中一辆「蚊子脚车」的脚车头已被撞断。
其中一辆「蚊子脚车」的脚车头已被撞断。
现场寻获的另一辆蚊子脚车,也断了数截。
现场寻获的另一辆蚊子脚车,也断了数截。

杨敦祥:司机涉双白线超车

行动党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认为,蚊子脚车并非今次事故主因,因当时只有4名骑士,且相信没涉及危险飙脚车活动。

他向警方了解,轿车司机涉嫌双白线超车,但真正原因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

他说,据他在事发现场勘查,该地区处于山区,道路崎岖,事发地点沿途5公里左右皆是双白线,并设有告示牌。

“若道路使用者高速超车,即使是驾驶摩哆的成年人,或难以幸免。”

他说,虽相信蚊子脚车不是事故主因,但类似成群结队飙车现象在笨珍和北干那那,甚至在全国各地仍旧经常可见。

他说,警方每次展开执法,都应被视为对未成年儿童的适当照顾和叮咛,他也呼吁警方加强落实“2016年儿童(修订)法令”。

行动党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左),慰问死者家属。
行动党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左),慰问死者家属。

家属否认死伤者
涉及非法飙脚车活动

报导:刘彦运

(笨珍11日讯)家属否认死伤者涉及非法飙脚车活动。

死者依努阿末(14岁)的父亲阿末纳依兹(40余岁,机器操作员)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他的孩子昨晚是骑摩哆到朋友家练习羊皮鼓,直至晚上10时许,再借朋友的蚊子脚车骑乘返家,不料发生致命车祸。

阿末纳依兹:孩子是借朋友的「蚊子脚车」回家,未参与非法飙脚车活动。
阿末纳依兹:孩子是借朋友的「蚊子脚车」回家,未参与非法飙脚车活动。

「他的友人于周三晚不舒服,就把蚊子脚车借给他,他则把摩哆借给朋友,平时并没有骑蚊子脚车,家里也没有蚊子脚车。」

他澄清,他的孩子没有参与非法飙脚车活动,周三晚纯粹是借朋友的脚车骑回家。

「依努阿末平时功课很好,今年就读于北干那那国民中学,平时出门时都会向父母交代一声。」

另一名死者莫哈末阿米鲁丁(13岁)的父亲阿都马吉(56岁,装修业者)指出,他的孩子也是出去练鼓,但他并不知道孩子骑的是蚊子脚车。

阿都马吉:孩子于周三晚练习羊皮鼓。
阿都马吉:孩子于周三晚练习羊皮鼓。

他说,他的孩子平时并没涉及非法飙脚车活动,周三晚只是和其他3个朋友骑脚车回家,却遭一辆轿车迎面撞及。

死者家属周四早上纷纷到笨珍医院太平间领出遗体。

死者亲友到笨珍医院太平间为死者办理身后事。
死者亲友到笨珍医院太平间为死者办理身后事。

 

↓↓相关新闻↓↓




其中一名伤者被紧急送院治疗。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