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女婿吸毒‧家當通通變賣 阿嬤想要一個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兒子女婿吸毒‧家當通通變賣 阿嬤想要一個家

蔡偉明(中)連同新加望支部秘書周偉雄,視察陳秀鳳住家天花板的破漏情況。
隨時流落街頭的陳秀鳳,談起本身遭遇時不禁悲從中來。

獨家報導:林麗平



(麻坡12日訊)避“毒”兒,卻遇上“毒”女婿,阿嬤想要一個家都那麼難!

屋頂破漏、天花板下陷;沒有大門、沒有窗口、沒有家具、沒有睡床,就連一個破碗也找不到,這樣的一個家,你能想象嗎?


麻坡一名70歲阿嬤,因兒子吸毒,把家裡可變賣的物品一件不留,造成家不像家,只好投靠女兒;豈料命運弄人,被

同樣吸毒的女婿用刀和鐵錘驅出家門,隨著吸毒兒及老伴去年相繼去世,阿嬤在無所依靠下,隨時淪落街頭,處境淒涼。

如今,阿嬤最大的心願,就是搬回老家,安安心心度過晚年,擺脫活在恐懼的陰影,即便老家已經變成慘不忍睹的“空殼”!

命運坎坷的陳秀鳳與丈夫鄭德發(68歲)育有2男2女,大女兒鄭姍姍(47歲,嫁到吉隆坡)、長男鄭子偉(44歲,吸毒)、次男鄭子明(42歲,散工,無固定收入)及幼女鄭玲玲(37歲,家庭主婦)。

陳秀鳳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5年前,因不堪吸毒的長子經常討錢及毆打家人鬧事,她便與丈夫搬離新加望的廉價屋,投靠幼女,躲避吸毒兒的糾纏。

“原以為搬到幼女家可以安穩過日子,想不到女婿也染上毒品,發狂時,居然持刀和鐵錘威脅我和女兒搬走,讓我日夜擔驚受怕。”

去年3月,陳秀鳳的吸毒兒因病入膏盲逝世,而3個月後,老伴也因肝癌去世,令她同時承受失去兒子和丈夫的打擊。

落得無依無靠的陳秀鳳日前向文打煙行動黨議員求助,期望社會大眾能夠伸出援手,協助把破屋重建起來,許她一個家!

房內空無一物,只留下地上一片積水。

自責沒顧好兒子

吸毒兒雖已離世,卻留給陳秀鳳自責與傷痛!

她內疚的說,她和丈夫早年是粿條小販,為了養家,無暇看顧孩子,以致長子誤交損友,染上毒癮30多年,令她深感自責。

“每次毒癮發作,子偉就向家人要錢,討不到錢就亂丟東西,甚至動手毆打父母和弟妹,把家裡鬧得雞犬不寧。”

陳秀鳳指出,在無法容忍下,她和丈夫只好搬出外投靠幼女,過後回家探看,赫然發現家裡已變成毒窩,所有物品包括桌椅、風扇全部被賣掉,就連窗口的鐵架、電線也不放過。

“5年來,整個家就只剩四面墻壁,連一個破碗也沒有,原本完好的家變得破破爛爛,家不成家。”

她感歎,如今孩子沒了,一切都已成過去。

陳秀鳳的破子,希望新年前可修建好。

新年前冀修好家園

趕在農曆新年前,讓阿嬤有個家!

文打煙區州議員蔡偉明受訪時說,年邁的陳秀鳳於去年12月杪踩著腳踏車來到文打煙社區服務中心,敘述自身遭遇。

“在查問後,我們得知阿嬤的房子已經拖欠近2萬令吉的政府房屋貸款,差點被市議會接管,經過協調後,才允許繼續還貸。”

他說,目前,整個重建房子的費用超過3萬令吉,慶幸許多熱心人士獲悉阿嬤的情況後,主動贊助建材,幫助老人家重建家園。

他希望集合大眾的力量,能夠趕在華人新年前,協助阿嬤把房子修好,讓她和女兒及2名外孫能夠安心生活。

屋子鐵架和玻璃片也不剩的窗口。

夫臨終叮嚀要搬回家

“爸爸臨終前,再三叮嚀要媽媽搬回家!”

陳秀鳳的幼女鄭玲玲指出,其父親在臨終前,一直擔心母親,并再三叮囑讓母親搬回老家。

她說,日前母親被涉毒的丈夫持刀恐嚇,只好投報警方,豈料丈夫獲保釋後,一再表明要報復,令母親擔心不已。

她坦言,目前正與涉毒的丈夫正在辦理離婚手續,如今只希望盡快修好破漏的房子,與母親及2名12和16歲的孩子居住,讓他們有個良好的生活環境。

此外,她指出,房子重修後,她便能安心在外工作,賺錢撐起一頭家,照顧年邁母親及孩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
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