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壯陽藥當藥粉 阿伯被無牌中醫師醫到死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把壯陽藥當藥粉 阿伯被無牌中醫師醫到死

    (新加坡16日訊)六旬多病男子聽信“中醫”,放棄西醫治療改付上萬令吉費用,15個月內每週上門接受治療後死於腎衰竭,無牌“中醫”被控無牌行醫和非法分名片推銷治療法。



    被告王楚金被控無牌行醫,他選擇自行抗辯。(《海峽時報》)
    被告王楚金被控無牌行醫,他選擇自行抗辯。(《海峽時報》)

    《聯合晚報》報導,被告王楚金(69歲,Wong Choo Kum)否認罪行,案件昨天開始在國家法院審訊,今早續審,他沒有聘請代表律師,選擇自行抗辯,穿拖鞋獨自出庭。

    據控狀,被告被指在沒取得中醫資格下,於2013年11月1日至2015年初,在馬西嶺巷第16座組屋13樓的住家為死者診病,檢查脈搏和觀看他的舌頭,還說他會中風和患癌,然後開給他一些中藥預防和治療糖尿病和其他症狀,因而牴觸中醫法令。

    據瞭解,單位是他與女友和一個女兒同住。另一項控狀則指他在2013年9月,在馬西嶺巷第19座組屋,分發印有宣傳他個人資料和治療範圍的名片。

    因限制令,媒體不可報道死者名字,只知他在2016年1月過世時60歲,死因是腎衰竭。

    庭上揭露,被告2013年11月至2015年2月“醫治”死者,之前他患糖尿病、高血壓和高膽固醇等,本來服用西藥,但妻子(63歲,家庭主婦)說他後來聽信被告可在13次療程後治癒他的病症,就放棄吃藥,“專心”接受被告的治療。

    被告否認指控,辯稱他不是中醫,也不曾用中醫法醫治任何人。

    不過,死者的妻子供證說:“我先生(死者)說,被告擔保可在13個療程後治癒他的病,還說如果繼續接受西醫的治療,眼睛會瞎。”

    據死者妻子說,丈夫最初服用被告給的藥粉和草藥後,感覺“較精神”,但長時間服用後開始頭暈目眩。

    王楚金住家的客廳窗口,張掛著一個白板,寫著他能醫治各種奇難雜症。
    王楚金住家的客廳窗口,張掛著一個白板,寫著他能醫治各種奇難雜症。

    藥粉含壯陽藥

    治病藥粉竟含壯陽藥!

    呈堂證物包括一些藥粉和草藥,衛生科學局(HSA)的化驗師週二早作證時指出,化驗結果顯示樣品中含有昔多芬(sildenafil)的化學成分,昔多芬一般用來治療陽痿,是一種壯陽藥。

    2015年2月,被告稱“已痊癒”停止治療死者,但死者健康每況愈下,左眼失明、雙腿積水,過後到綜合診療所求醫,也在一家醫院接受治療眼睛的手術。

    收費逾千令吉

    每次看診收費300元至500元(約900至1500令吉),死者還得另帶兩罐啤酒和包紅包給他,遺孀供證說,見過被告酒後大笑著幫死者推拿。

    一次,妻子手痛接受被告推拿,卻被告知繼續治療要收1200元(約3600令吉),妻子怕“被醫成白髮魔女”,不敢再回去接受治療。

    據死者遺孀說,當她陪同丈夫到被告住家接受治療時,除了見證他“喝酒推拿”外,還看到他在替丈夫推拿後在他身上貼了幾片膏藥布。當時,她自己也因手臂痛接受他的推拿按摩。

    但按摩後,被告給了她與丈夫同樣的膏藥布,還說往後的療程會收費1200元。

    “我只是手痛,但他要把我醫成白髮魔女,當時,我被嚇了一跳……我沒有再回去。”

    不過,她沒在庭上解釋為何推拿療程會推出“白髮”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