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朱乃迪:與各單位會面商討 擬雞糞廢水處理及糞便管理指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旺朱乃迪:與各單位會面商討 擬雞糞廢水處理及糞便管理指南

旺朱乃迪(右3)巡視雞糞肥料處理廠,並聆聽工廠獸醫顧問李健民(左2)的匯報。
旺朱乃迪(右)巡視雞糞肥料處理廠,相信受不了撲鼻而來的雞糞味,因此擰著鼻子。



(古來29日訊)天然資源及環境部長拿督斯里旺朱乃迪說,當局正擬定“雞糞廢水處理及糞便管理”指南。

他補充,日前已與環境局總監拿督阿末卡馬魯那朱及各相關單位會面,商討上述指南的執行,指南包含相關養雞廠在雞糞的處理及管理部分。


“這項指南將在全國各地落實,並會在近期公布指南內容。”

旺朱乃迪今早前往巡視,去年數次導致柔佛河污染及4間濾水站被迫關閉的蛋雞養殖場和雞糞肥料處理廠后,發表談話。

他說,受影響的4個濾水站,包括沙雍濾水站、士芒加濾水站、柔佛河濾水站及新加坡公用事業局(PUB)管理的泰豐濾水站,上述污染事件,不止影響約6萬名柔佛的水用戶,也包括新加坡使用者。

雞糞肥料處理廠後方的溝渠河水,可直接通往沙雍河,並順著沙雍河流往柔佛河。
旺朱乃迪(右)巡視沙雍河情況。

嚴肅看待污染情況

“柔佛河污染不但影響馬新兩國關係,這也大大損壞國家顏面,而我今日代表政府前來巡視,對柔佛河污染情況嚴肅看待。”

旺朱乃迪勒令造成柔佛河污染的雞蛋及雞糞肥料處理廠,在最短時間內,完善相關雞糞廢水處理的系統,否則就準備遭受當局對付,包括被令關閉。

根據當局調查,由劉平企業(Lew Peng Enterprise)在拉央拉央甘榜慕尼再也,經營的United Propel私人有限公司雞糞肥料處理廠,是最近兩次柔佛河水源污染事件的元兇。

柔州獸醫局去年11月1日發出關閉通知給上述公司,暫停公司業務長達6個月,並指示公司修復雞糞池及工廠後方的溝渠。

該公司每日可生產多達40噸雞糞,並供應拉央拉央附近的油棕廠及農場,而目前有關雞糞肥料處理廠已停止操作。

旺朱乃迪(左4)使用儀器,抽取沙雍河水的樣本,以帶回實驗室化驗河水成分。

 

柔河氨氣含量
未到危險水平

旺朱乃迪指出,現階段柔佛河的氨氣(Ammonia)含量還未到危險水平,來臨的旱季才是關鍵。

他說,這是因為如今雨量充沛,因此,河水當中的“氨”成分已被稀釋,只有到旱季時,才能看出影響。

如果單單是提取從有關雞糞肥料處理廠後方水溝水的數值,“氨”含量非常高,顯示該雞糞肥料處理廠的業者,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根據資料顯示,該雞糞肥料處理廠距離沙雍河濾水站,只有17公里(根據河流測量)、距離士芒加濾水站只有37公里,而沙雍河是柔佛河的支流之一。

“再過不久,雨季即將結束,而到了旱季,河水減少時,氨含量對河水污染造成的影響,即將顯現。”

旺朱乃迪說,當局會密切監視柔佛河流域一帶的活動,以免來臨旱季時,再發生上述氨含量超標的事件。

旺朱乃迪(中)指示環境局擬定“雞糞廢水處理及糞便管理”指南。

 

濾水站4次因污染暫停運作

自2016年起,柔佛河岸的濾水站已4次因污染而被逼暫停運作,導致柔佛區大規模制水。

第一次事件是於2016年7月11及12日,當時沙雍河水呈現黑色及發出臭味情況,經當局檢測發現“氨”(Ammonia)含量超標,而污染源頭是森那美(Sime Darby)位於烏魯勒米斯河(Ulu Remis)的油棕廠。

2016年12月8日、2017年8月22日,及同年10月27及28日,沙雍河也因被檢測出氨含量過高,導致柔佛河岸的數個濾水站被迫停止操作。

而上述3起制水事件,都同樣與這家位於古來士年納與居鑾拉央拉央邊界的蛋雞養殖廠與雞糞肥料處理廠有關。

位於拉央拉央甘榜慕尼再也的一間蛋雞養殖廠及雞糞肥料處理廠,是最近柔佛河污染事件的元兇。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調】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
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