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華橫溢出新秀 30年溫故知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才華橫溢出新秀 30年溫故知新

(新加坡訊)選秀節目《才華橫溢出新秀》曾是新加坡造星夢工廠節目,但後期卻默默退場。今年恰逢《才華》30週年,盛傳新傳媒將再辦選秀節目。



新加坡《聯合早報》找來第一屆冠軍鄭惠玉,1995年第四屆男子組亞軍李銘順,以及2010年第10屆冠軍徐鳴傑,一起回首當年,也展望新的選秀節目。

從1988年到2010年,《才華》舉辦10屆,孕育了許多優秀的演員。節目確實為不少年輕人實現當演員的夢想,卻不是人人都能“飛得最高最遠”。


30年才出一個阿姐鄭惠玉,這個曾被視為新加坡造星夢工廠的節目,為何到後期默默退場?

鄭惠玉當初懵懵懂懂進入演藝圈,如今已是阿姐的地位。 (圖取自聯合早報)

鄭惠玉——1988年第一屆冠軍

30年前的2月28日,鄭惠玉一覺醒來已從默默無聞的模特兒,搖身變成全城矚目的《才華橫溢出新秀》冠軍。

對於那一刻,她全無印象,“比賽隔天我如常生活,因為比賽當晚很遲才睡,醒來發生什麼事,我一點印像都沒有。

對一夜成名毫無記憶,但她對比賽過程記憶猶新,“過程蠻長的,需要上課、彩排、做訪問,還要錄音、唱歌、跳舞,很忙很忙,但對我來說是很新鮮的體驗,年輕人在一起挺好玩的。”

當時她對演戲一竅不通,也沒想過當演員,卻一路過關斬將,“我參賽只是想吸取經驗,進到大決賽我就開始慌了,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上台會怯場。”

結果她竟打敗大熱門劉琦拿下冠軍,“宣布我得冠軍的時候我傻掉了。大家在一旁起哄,叫我吻頒獎的吳作棟部長,我就問部長可以吻你嗎?他說當然可以!我就吻了。”就這樣,她留下日後被人津津樂道的一吻。

比賽后鄭惠玉獲得三年合約,“我當時想,哎呀!要怎麼挨!結果我呆了30年。所以我常說never say never(永不說不),很多我以為做不來的事,後來都做到了。”

電視台給她很多機會,伴之而來的卻是千斤的壓力,日以繼夜地拍戲也讓她吃不消,“我每天都在倒數日子,希望早日脫離苦海。”

因為覺得自己表現不好,她一度失落得想轉向幕後,後來靠著前輩黃奕良、王秀雲、王昱清等人指點,以及自己慢慢摸索,漸漸抓到演戲的竅門,開始愛上演戲。

1991年她接到《三面夏娃》拜金女BoBo的角色,“我有很多想法,會跟監製蔡萱提意見,也會跟導演溝通。那算是我開竅,比較有信心的一部戲,不是說演得最好,但至少角色能跳出來。”

這部戲奠定她在觀眾心目中的地位,讓她一躍成為一線藝人,之後的星路扶搖直上。雖是“無心插柳柳成蔭”,阿姐感激地說:“過程中我經歷很多意想不到的事,不只豐富我的人生,也讓我有不同的啟發和成長。”

李銘順雖不是《才華》冠軍,但成就遠超其他人。 (凱渥提供)

李銘順——1995年第四屆男子組亞軍

李銘順當年雖不是冠軍,後來的成就卻遠超過其他人,不只是《紅星大獎》兩屆視帝,2014年更拿下台灣金鐘獎最佳男主角獎。

回憶當年參賽的情形,李銘順感慨地說:“一晃眼就那麼多年,參加比賽的記憶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那時他在新加坡工廠打工,一個在電視台當攝影助理的舊同事覺得他適合拍戲,把他的照片給了電視台監製區玉盛。對方邀他試鏡卻被他一再推辭,“我從不喜歡表演,會怯場加上語文也不好,所以覺得不適合這一行。”

後來他回馬來西亞,恰巧《才華》在當地召人,區玉盛鼓勵他參加,他這才有所行動。

他笑說,整個過程他都很務實地以金錢來衡量,“當時有經濟壓力,進入半決賽有2000元現金,我算了算,可以頂半個月,就辭職參加。通過半決賽后,須留在新加坡一個月,但有6000元,我算了算還OK,就繼續比賽!”

後來得第二,他一點也不失望,“我算了算,亞軍可以拿四萬塊!那對我來說已經是一步登天了。”

他的起步並不順利,拍第一部戲,劇本有50%他都看不懂,“經常NG讓我很沒自信,還一直被導演罵。”他一度想放棄,後來因為不想辜負監製沒離開。

他說,比賽讓他領悟,遇到突如其來的機會,只要年輕,有熱忱、有決心,就不要放棄,“機會來到你面前就要好好把握。”

徐鳴傑趕上《才華》末班車,成了“末代冠軍”。 (新傳媒提供)

徐鳴傑——2010年第十屆冠軍

離鄉背井從上海來新加坡參賽,徐鳴傑趕上《才華》末班車,此後流連忘返,不願下車。

“當你只想當一個過客,命運卻讓你留下來。留下來後,我經歷很多,那是很寶貴的成長過程。”

比賽過程是很快樂的,“因為只把它當做來新加坡旅行,沒那麼在乎成績,加上我在上海是學表演的,對自己還蠻有信心的,所以壓力沒那麼大。”

後期《才華》優勝者給人感覺不像以往那樣被力捧,但徐鳴傑說:“簽約後機會一直都有,但也要看高層喜不喜歡你,喜歡你就多用你,機會自然就多。我很慶幸,一直能遇到伯樂。”

對於選秀節目,他認為是百利無一害,“這個圈子需要新血,需要專業的人才。現在自稱演員太容易,拍一兩部戲就是演員,他們不知道演員須要做多少功課,前輩們是花多少心思去揣摩角色。演戲不只靠外在,不是拿著拐杖就能演好瘸子。我們需要放下身段去學習,外國有很多專業的人才值得我們學習。”
分區域注意力被分散

前幾屆的《才華》辦得相當成功,陸續捧出周初明、李錦梅、鄭秀珍、賴怡伶、王建复、陳秀麗等。

後期《才華》氣勢漸漸疲弱,大家甚至想不起冠亞季軍的臉孔和名字。

對此鄭惠玉說:“可能後來的形式改變,分成不同地區的冠軍,再選總冠軍,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阿姐指出,新加坡人重視學業成績,讓尋星更困難,“新加坡的孩子讀書讀到20幾歲,外國很多演員是科班出身,十幾歲讀戲劇學院,畢業時還是很年輕。”

至於通過比賽招募新人究竟是好是壞?阿姐說:“比賽的好處,是能選到條件優越的人,至少外形都OK。比賽也能讓參賽者很快被注意到。潘玲玲和朱樂玲都很漂亮,出道的時間也跟我們差不多,但我們卻比較受矚目,可是相對的,我們也面對更多的壓力。”

李銘順則說:“後來比賽辦不成,其實跟市場有關,很多地方都面對同樣的問題。現在觀眾可以選擇看其他地方的選秀比賽;此外製作費也提高,要辦大型選秀節目不容易。近年中國節目崛起,製作費和節目質感,其他地方都比不上。”
要辦比賽先做好培訓

受訪的三位藝人都對《才華》復辦表示樂見其成

但李銘順指出:“其他地方有演藝學院,演員出道前都有根基,但本地演員不一樣。若真要辦比賽,參賽者的訓練、排練和輔導等,都要做得完善。本地年輕人缺乏這方面的知識,他們必須了解這個行業的基礎。訓練起碼三個月,讓他們學習語言、表演理論和演戲課程等,才不會像我們那樣走冤枉路。”

他也勸告想參賽的人:“如果要在華語頻道演戲,就要把華語學好,不然苦了自己。也必須認真問自己,是不是真的對演戲有熱忱?如果只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那還是把機會留給別人。我也想跟那些對錶演有熱忱,但不敢來參加的人說,你不一定要高顏值,只要有天分就不要管那麼多,放膽試一試!”

鄭惠玉則說:“我當然很期待,那是我入行的途徑。年輕不怕失敗,要去經歷去嘗試!”

徐鳴傑也說:“很好啊!畢竟這是新加坡人關注的比賽,讓新人入行前在專業平台上,由大家來評斷你好或不好。”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調】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
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