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重来 向云希望不要拍那么多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如果可以重来 向云希望不要拍那么多戏 

向云说孩子们在念中三中四的时候,转变比较明显,让她有点担心难过。(林泽锐摄)

(新加坡讯)如果时光能倒流,向云她希望能改变什么?她想了想说:“我不要拍那么多戏!小孩子小时候很可爱,错过了很可惜。”



但她庆幸从没错过孩子们的重要时刻,“像毕业典礼这些重要的里程碑,我都会出席。”

可是艺人的工作忙碌,让她无法时刻陪在孩子身边,“所以之财在女儿上小学时选择放弃演艺事业,我很庆幸他能陪伴女儿成长,而我也尽力在休息时陪他们。”。


她自豪地说:“我虽然陪孩子的时间少,但他们都乐意找我沟通讨论,可能因为我是比较开放的妈妈吧。”

华社自助理事会(华助会)将在今天推出“伴我行”家长教育系列,向云将出任亲善大使。配合活动,向云拍摄了视频,分享教育一对儿女陈一熙和陈一心的经验和心得。

“伴我行”系列以孩子为本,华助会希望帮助家长更有信心地伴着孩子,在学习路上与孩子们携手同行。想听向云更多育儿经,可留意华助会的面簿。

向云指孩子是父母心中温暖的棉袄。

当孩子不再是听话的绵羊

向云谈养儿育女的苦乐:“孩子让父母操心一辈子,却也是父母心中最温暖的小棉袄!”

向云是个开通的母亲,对两个孩子的管教采取尊重,体谅和静观其变的态度,并庆幸两个孩子相当乖巧听话,“他们是可爱的孩子,经常会迎接我回家,给我拥抱和亲亲,让我觉得工作多累都是值得的。”

即使是在叛逆期,孩子也没有让她太过操心,“与其说是叛逆期,不如说是成长期。孩子在成长期会有自己的想法,父母和孩子之间需要磨合,但孩子有自己的想法很正常,我是赞成的。”

她说孩子们在念中三中四的时候,转变比较明显,让她有点担心难过,“他们不再是听话的小绵羊,一开始会有点难过,但想通了就好了。”

让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儿子不再和她沟通。

“那时候我会载儿子上下课,中一的时候还好,中二开始他在车上就不讲话了。我曾经因为这样被气哭,问他:“我是你的司机吗?”,但后来我和其他父母聊起,发现他们有过更糟的经验,才知道那对成长期的孩子来说,是‘正常’的,也就慢慢想通了。”

但所谓“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向云承认孩子是父母一辈子的担忧,“小时候担心没把他们照顾好,孩子生病父母是最忙的。儿子现在27岁了,我又希望能帮他达成梦想,反正每个阶段我都会全力以赴支持他们。这担心是一辈子的,但我会提醒自己不要杞人忧天。”

向云难过女儿中学时=, 曾遭到同学排挤。
心疼女儿被排挤 为儿子眼伤心碎

因为向云和陈之财都是艺人,令孩子从小面对无形的压力,女儿甚至遭到同学排挤。

她心疼地说:“孩子们的朋友少得可怜,女儿在中学上舞蹈课时被老师编排在前面一排跳舞,结果引起其他同学不满,之后她就被排在后面了。后来是我和之财到学校找校长,事件才平息下来。”

虽然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无奈,但她也发现女儿经过这件事后反而变得更坚强。

儿子眼睛受伤,向云心碎谈到这些年的遗憾,向云说起儿子一熙念中二那年因为戴矫正视力的隐形眼镜,导致眼睛受感染,差点瞎掉的恶梦。

她自责地说:“如果当时我不让他戴,他的眼睛就不会出事。”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她仍心有余悸,“出事时他戴着隐形眼镜睡了一晚,隔天醒来眼白全变成血红,眼球则因为生脓而变白。他当时很痛很痛,我的心都碎了。”

因为她和之财当天都有工作,只好请之财的工作伙伴带一熙去看医生,“医生说除了神经线以外,眼睛其他部分都损坏了,当时接到电话说可能要挖掉他的眼球,我整个人快疯了。”幸好之后他们寻求其他医生的意见,才免去一熙失去眼睛的命运。

后来一熙的左眼只能看到影子,“我们花了很多钱找医生,还误信一些江湖术士,总之什么都尝试过。直到他当兵的时候去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视力才恢复正常。”

陈之财和向云一家四口。

 

资料来源:《联合早报》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