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咖啡店後繼無人結業 顧客街坊專程來道別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老咖啡店後繼無人結業 顧客街坊專程來道別

新亞茶室走過半個世紀,終究在后繼無人情況下結束營業,老咖啡店53年的歷史就此畫上句號。
新亞茶室週二最后一天營業,老顧客專程來向譚昌妹(前右4)道別說珍重。
顧客們對老店依依不捨,趁此時刻“故”地重遊,最后一次體驗與老店和業者的相聚。

報導:劉福來



(麻坡14日訊)走過半個世紀的老咖啡店,因業者年事已高,后繼無人而選擇結束營業,顧客和街坊依依不捨,不約而同的到老店光顧,陪伴業者度過最後時光。

前來的顧客不僅有街坊、小販和老顧客,還包括來自東甲縣和旅居美國夏威夷的顧客,專程特來道別說珍重。


顧客們都紛紛表示對老店的不捨,因此“故”地重遊,並為業者獻出關心與祝福。

譚昌妹最后一次泡咖啡,免費招待顧客,感謝大家陪伴咖啡店走到最后的尾聲。

譚昌妹:老了撐不下去

顧客們從昨天早上9時開始,一直逗留到下午2時,久久都沒有散去,並用手機把老店最后的畫面拍下,將點滴裝進手機相冊里,以便日后的紀念和回憶。

新亞茶室業者譚昌妹(77歲)指出,老店因為沒有人手,孩子也有自己的事業,無人接手,所以選擇結束營業。

她指出,雖然這決定很讓人傷感,但她畢竟老了,腳力也不好,沒有辦法再撐下去。

“辛苦大半輩子,現在也希望好好過一下退休的生活。”

她說,老店自1965年創立,迄今已有53年。

她敘述老店輝煌的過去說,這里位于鬧市中心,人潮熙來攘往,生意本來就很旺,曾經也是許多聞人政客相約聚首、開會及談論國家重要決策的聚會地點。

她說,已故的丈夫莫泰鵬曾經也是咖啡商理事,活躍于社團活動,因此結識了許多街坊和好友,新亞茶室也因此成了貪食街其中一間著名的咖啡店。

她說,最后一天營業,所有的咖啡茶水一律免費招待,以回饋和感激一路來給予該咖啡店支持,及陪伴咖啡店走到最后尾聲的所有顧客。

林榮祥(左)與同事梅巧欣嘆息失去懷舊的老咖啡店。

每星期都光顧

林榮祥(27歲,銀行職員)

在附近工作,經常與同事們來這里用餐,每個星期都會光顧一兩次,這樣的關係維持有兩年。

喜歡這里懷舊的味道,消費也大眾化,而且外來的食物也可以端來端去,業者也不會計較,覺得關掉很可惜,突然感覺不能接受。

店里常客鄭紹昌(右起)、蔣聰湧、黃寶源、邱成協、鄭金福,對新亞茶室從此結業感觸良深。

談生意聯絡站

鄭紹昌(60歲,木材商)

我是這里的常客,前前后后已有30年歷史,這里不僅是我的半個辦公室和“家”,也是我和顧客談生意,以及和朋友相聚的聯絡站。

曾經勸過業者繼續營業,不過業者自己也有苦衷,而且年紀也老了,沒辦法再撐下去,我們也祝福她晚年能夠健健康康,享受幸福的退休生活。

年輕時常光顧

鄭金福(76歲,美國夏威夷的老顧客)

年輕時常來這里,從不認識吃到認識,並建立了一種特別的感情,與業者們就好像一家人,這里給我很多回憶,老店結業讓我感觸良深。

來自東申縣的鄭華成(左起)、黃復盛、蔡東南、林俊偉、楊玉偉,最后一次到老店給業者支持。

咖啡便宜好喝

黃復盛(50歲,電子廠管理層)

10年來風雨不改,午餐后一定來這里喝咖啡,每個星期至少5天,甚至週末和星期日與朋友相約見面,都會來這里。

因為這里環境涼快、咖啡便宜好喝,人群也不會混雜。

可惜,以后很難找到同樣環境的聚會地點。

楊明輝(左)珍惜與譚昌妹最后的相處,不忘衷心為后者祝福。

珍惜最後相處

楊明輝(50歲,自僱人士)

每天會來這里吃午餐,已熟悉這里的環境,一時要改變很不習慣,不過業者也是迫不得已,才選擇退休,我也是特地來祝福她,及珍惜這最后一次的相處。

陳鶯薏(右4)帶著家人和親友,最后一次光顧老店。

從早吃到中午

陳鶯薏(60歲,店屋老鄰居)

我們曾經營的理髮店,與咖啡店是鄰居,在生意上常常互有往來,也為彼此帶來很多顧客,結成很好的鄰居。

聽到業者最后一天開店,我們從早上吃到中午,兩度回來與業者相聚,不然關店后,就算想要日后再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酒店开放泳池,让学生学游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