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咖啡店后继无人结业 顾客街坊专程来道别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老咖啡店后继无人结业 顾客街坊专程来道别

新亚茶室走过半个世纪,终究在后继无人情况下结束营业,老咖啡店53年的历史就此画上句号。
新亚茶室周二最后一天营业,老顾客专程来向谭昌妹(前右4)道别说珍重。
顾客们对老店依依不舍,趁此时刻“故”地重游,最后一次体验与老店和业者的相聚。

报导:刘福来



(麻坡14日讯)走过半个世纪的老咖啡店,因业者年事已高,后继无人而选择结束营业,顾客和街坊依依不舍,不约而同的到老店光顾,陪伴业者度过最后时光。

前来的顾客不仅有街坊、小贩和老顾客,还包括来自东甲县和旅居美国夏威夷的顾客,专程特来道别说珍重。


顾客们都纷纷表示对老店的不舍,因此“故”地重游,并为业者献出关心与祝福。

谭昌妹最后一次泡咖啡,免费招待顾客,感谢大家陪伴咖啡店走到最后的尾声。

谭昌妹:老了撑不下去

顾客们从昨天早上9时开始,一直逗留到下午2时,久久都没有散去,并用手机把老店最后的画面拍下,将点滴装进手机相册里,以便日后的纪念和回忆。

新亚茶室业者谭昌妹(77岁)指出,老店因为没有人手,孩子也有自己的事业,无人接手,所以选择结束营业。

她指出,虽然这决定很让人伤感,但她毕竟老了,脚力也不好,没有办法再撑下去。

“辛苦大半辈子,现在也希望好好过一下退休的生活。”

她说,老店自1965年创立,迄今已有53年。

她叙述老店辉煌的过去说,这里位于闹市中心,人潮熙来攘往,生意本来就很旺,曾经也是许多闻人政客相约聚首、开会及谈论国家重要决策的聚会地点。

她说,已故的丈夫莫泰鹏曾经也是咖啡商理事,活跃于社团活动,因此结识了许多街坊和好友,新亚茶室也因此成了贪食街其中一间著名的咖啡店。

她说,最后一天营业,所有的咖啡茶水一律免费招待,以回馈和感激一路来给予该咖啡店支持,及陪伴咖啡店走到最后尾声的所有顾客。

林荣祥(左)与同事梅巧欣叹息失去怀旧的老咖啡店。

每星期都光顾

林荣祥(27岁,银行职员)

在附近工作,经常与同事们来这里用餐,每个星期都会光顾一两次,这样的关系维持有两年。

喜欢这里怀旧的味道,消费也大众化,而且外来的食物也可以端来端去,业者也不会计较,觉得关掉很可惜,突然感觉不能接受。

店里常客郑绍昌(右起)、蒋聪涌、黄宝源、邱成协、郑金福,对新亚茶室从此结业感触良深。

谈生意联络站

郑绍昌(60岁,木材商)

我是这里的常客,前前后后已有30年历史,这里不仅是我的半个办公室和“家”,也是我和顾客谈生意,以及和朋友相聚的联络站。

曾经劝过业者继续营业,不过业者自己也有苦衷,而且年纪也老了,没办法再撑下去,我们也祝福她晚年能够健健康康,享受幸福的退休生活。

年轻时常光顾

郑金福(76岁,美国夏威夷的老顾客)

年轻时常来这里,从不认识吃到认识,并建立了一种特别的感情,与业者们就好像一家人,这里给我很多回忆,老店结业让我感触良深。

来自东申县的郑华成(左起)、黄复盛、蔡东南、林俊伟、杨玉伟,最后一次到老店给业者支持。

咖啡便宜好喝

黄复盛(50岁,电子厂管理层)

10年来风雨不改,午餐后一定来这里喝咖啡,每个星期至少5天,甚至周末和星期日与朋友相约见面,都会来这里。

因为这里环境凉快、咖啡便宜好喝,人群也不会混杂。

可惜,以后很难找到同样环境的聚会地点。

杨明辉(左)珍惜与谭昌妹最后的相处,不忘衷心为后者祝福。

珍惜最后相处

杨明辉(50岁,自雇人士)

每天会来这里吃午餐,已熟悉这里的环境,一时要改变很不习惯,不过业者也是迫不得已,才选择退休,我也是特地来祝福她,及珍惜这最后一次的相处。

陈莺薏(右4)带着家人和亲友,最后一次光顾老店。

从早吃到中午

陈莺薏(60岁,店屋老邻居)

我们曾经营的理发店,与咖啡店是邻居,在生意上常常互有往来,也为彼此带来很多顾客,结成很好的邻居。

听到业者最后一天开店,我们从早上吃到中午,两度回来与业者相聚,不然关店后,就算想要日后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