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鎮東:亞依淡選區全民戰役 借我的手,跟國陣算賬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劉鎮東:亞依淡選區全民戰役 借我的手,跟國陣算賬

    劉鎮東
    劉鎮東

    獨家報導:謝玉珊、徐健華



    (吉隆坡17日訊)“這是全國人的戰役,要跟國陣或魏家祥算的賬,可以借我的手來要他們還……”

    曾兩次在大選中扮演“屠龍手”的行動黨柔州主席劉鎮東,確定出征柔州亞依淡國會選區,這一次奉命除掉的是部長級的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

    要雙手迎接劉鎮東或留住魏家祥,或許都讓選民左右為難,有選民感嘆為何要強迫華社如此艱難抉擇?但對劉鎮東而言,這場戰役悠關兩線制的存亡,無關魏家祥一人。他破斧沉舟踏出這一步,為的是希望能鼓起團隊士氣帶動柔州,甚至全國反風。


    (本報楊淦翔攝)

    改朝換代終極之戰

    希盟主席敦馬哈迪醫生預料會明天(18日)在亞依淡新鎮希盟大選競選中心舉行的行動黨黨慶上,宣布這項消息。

    亞依淡國會選區是魏家祥連勝三屆的國陣堡壘,雖然他在上屆大選贏得的多數票減少,但過去4年多來積極耕耘,深受選民愛戴。

    劉鎮東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他自薦投下戰書,肯定是他政治生命中的一場硬戰,也是希盟改朝換代的“終極之戰”。

    “亞依淡區是一個重要指標,若我能拿下國陣這個“堡壘中的堡壘”,意味希盟在柔州放眼的10個新國席也不會是問題。”

    詢及行動黨要除掉魏家祥,是否與後者“追擊”檳城海底隧道課題有關時,劉鎮東說:“不…不,兩者之間沒有關係。”

    “這不是為我個人留名,也不再只是魏家祥個人的問題,這一役是全民之戰!”

    劉鎮東分析,若要改朝換代,希盟就要贏得至少100席位,最理想的是在柔州、沙巴和吉打州各斬獲10個新國席。

    就柔州而言,最有可能的是柔北的拉美士、禮讓、士基央、麻坡、昔加末,和柔南的巴西古當、地不佬、蒲萊、新山和新邦令金。

    “若我能成功贏得亞依淡區,希盟要拿下上述10個國區相信也非難事。更重要的是,出征這個國會選區,更有帶動全州、甚至全國改朝換代的歷史意義。”

    估計只有40%勝算

    劉鎮東估計自己目前只有40%勝算,但他已感受到選民“手中的溫度”。

    亞依淡有57%馬來選民的半城鄉,這對行動黨而言是非典型選區,但他相信,只要馬來遊子肯回來投票,那么就有勝算。

    至于有沒有機會突破重圍,他相信未來50天是關鍵期。

    “不過,目前的確感受到那種溫度,至于會否能勝出,沒有人會知道。”

    不過,他很肯定,若他無法在亞依淡勝出,魏家祥的多數票也肯定會減少。

    談馬華選情
    受柔巫統分裂影響 馬華將失更多議席

    劉鎮東不排除,柔州國陣,尤其是馬華在來屆大選中將會失去更多議席。

    他說,由于巫統乖離斗爭目標,引起不少柔州巫統區部領袖不滿,一些支部更處于冬眠狀態。

    “柔佛是巫統發源地,即使90年代巫統分裂,但柔州巫統還是很穩固的。但現在柔州巫統已經分裂,這是全所未有的情況,間接影響馬華選情,包括在丹絨比艾和地不佬國會選區。”

    劉鎮東指出,土著團結黨將派出年輕才子攻打丹絨比艾國會選區對壘拿督斯里黃日昇,相信能吸引馬來選民支持。

    馬華在柔州原有的4個國席,即亞依淡、拉美士、丹絨比艾和地不佬。

    劉鎮東說,在地不佬方面,馬華地方領袖不滿馬華副總會長拿督斯里何國忠,可能會有人扯後腿。

    談馬來選民
    換不成後10年沒機會

    劉鎮東坦承,希盟一旦在本屆大選無法執政中央,可以預見未來10年也沒有機會換政府,因此馬來遊子選票在來屆大選舉足輕重。

    他分析,馬來選民已不再喜歡醜聞纏身的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若他們大老遠趕回鄉投票,就一定不會是投給納吉。

    他說,馬來遊子是根據全國議題做決定,只要他們回鄉投票,希盟就有機會。”

    “若馬來遊子踴躍回鄉投票,意味能夠帶動其他(選區的反風),同時讓我在亞依淡選區勝出。若希盟執政,即使我輸了也不算什么事了。”

    劉鎮東說,若無法改朝換代,未來10年將是馬來西亞的“黑暗期”。

    談競選亞依淡選區
    永平獨中撥款課題 魏家祥表現戲劇性

    劉鎮東對壘魏家祥肯定是第14屆全國大選的焦點戰,但這一切沒有預先鋪排,相反的是魏家祥在永平獨中撥款課題上“戲劇性”的緊張反應,讓行動黨決定放手一試,挑戰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劉鎮東回憶說,在1月12日,檳州首長林冠英到柔州永平出席一項晚宴後提及永平獨中撥款課題。

    “但聽說魏家祥隔天特地從中國撥電回來‘罵人’,他緊張的反應讓我們發現這不像是一個“堡壘區”應有的態度。”

    他說:“魏家祥可能要怪自己太dramatic(戲劇性)了。”

    劉鎮東說,曾經有人說,亞依淡是一個派“一瓶醬油”都能贏的堡壘區,但魏家祥的緊張反應,不像有這樣的氣勢。

    “有人說行動黨要去亞依淡(競選)只是放假風聲,行動黨不會敢去的,但我想說,這是因為他們不認識劉鎮東、不了解行動黨。”

    不增加議席情況下 拿回亞依淡出戰權

    劉鎮東揭露,希盟在1月7日宣布首相人選的前一天傍晚,議席談判還陷入膠著,包括蒂蒂旺沙、紅土坎、丹絨比艾和亞依淡國區,都一直未能談妥。

    “當時安華(公正黨實權領袖)開出接受老馬當首相的其中一個條件,是要希盟先談妥議席分配,所以我們在1月6日傍晚,還在膠著之中。”

    當時,亞依淡最後一分鐘決定以行動黨旗,誠信黨候選人上陣的方式解決。但這一切在行動黨看到魏家祥“戲劇性”的反應後,出現變化。

    他說,希盟在1月18日在柔州士乃一家酒店談判議席分配,行動黨同意在不增加州議席的情況下,拿回亞依淡出戰權。

    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也就是3月18日,行動黨會在柔佛亞依淡新鎮舉行的黨慶上,宣布派出劉鎮東出征亞依淡。

    劉鎮東說:“我們很積極,林吉祥在1月27日結束病假,我們在1月28日就推介了亞依淡的競選中心。”

    巫程豪也被獻議?黨中央沒有提過

    劉鎮東不諱言,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曾擔心他敗選,獻議他兼打州選區,但被他推辭。

    至于行動黨士姑來區州議員巫程豪也指自己被獻議出征亞依淡,劉鎮東說;“沒有,可能有人私下問過,但黨中央沒有提過,我不知道誰建議他上陣(亞依淡)。”

    劉鎮東向來愛冒險立功,並兩次扮演“屠龍手”。

    2008年大選,劉鎮東初試啼聲,以新人之姿攻打檳州升旗山國席,擊敗時任民政黨總秘書兼副部長拿督斯里謝寬泰。當時行動黨也順利入主檳州。

    2013年大選,劉鎮東隨同林吉祥南征柔佛,並戰勝老師兼聯邦副部長拿督斯里何國忠,攻下馬華堡壘居鑾。

    談與國陣合作
    終極目標取而代之 不與國陣組聯合政府

    “行動黨不會與國陣組織聯合政府!”

    劉鎮東斬釘截鐵指出,行動黨和其他希盟成員黨的終極目標,就是取代國陣,因此不存在行動黨要取代馬華和巫統結盟的說法。

    “從選民架構上而言,行動黨要和巫統合組政府是不可能發生的。因若行動黨贏得40個議席,公正黨和土著團結黨也一定能在半島贏得約60席,希盟就有望執政中央,根本不需要與國陣組織聯合政府。”

    他補充,行動黨能夠獲得40席,這意味馬來選民反風吹起,相信其他在超過50%馬來選民競選的希盟成員黨,也能夠贏得有關議席,否則馬華的議席將會增加,巫統根本無需與行動黨談判組織聯合政府。

    他說,若行動黨一心一意要取代馬華入閣當官,那么許多在90年代的行動黨領導已經轉向馬華,甚至已經當官。

    他說,馬華的問題是有太多山頭,每一個都跨不過去,行動黨沒有這個問題。

    談揭發華小弊端
    年少家貧吃盡苦頭 體會清寒子弟感受

    劉鎮東頂著“學者”的光圈當上國會議員,但他年少時也曾因家貧靠賣彩票幫補家用,如今勇敢揭發華小書包太重和校長抽佣課題,全因自己能體會貧窮家庭孩子的感受。

    劉鎮東說,在1987年,其父親曾經面臨破產的危機,家里窮到差點沒錢買米,學校卻要花錢買很多書,讓父母非常吃力。

    “我打過各種工,包括幫媽媽售賣彩票。”

    他說,那是一段擔心支票變駁仄而“趕銀行”的日子,若是連續幾天下雨影響生意就沒錢週轉,還要到當鋪變賣家當換錢,相信這也是一些小販、生意人的心聲。

    劉鎮東說,這也是為何他要從政,除了是自己的興趣,也希望能通過權力,改變小市民的生活。

    “若政府把小市民照顧好,提升國內的公共交通系統,強化巴士服務,那么小市民就不需要供車等其他生活負擔,導致生活成本重上加重。”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