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梅帶團遊迪拜 舊患復發動不了 感覺要癱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麗梅帶團遊迪拜 舊患復發動不了 感覺要癱掉

葉麗梅第一天早上與團出發時,椎間盤脫出症發作

(新加坡18訊)UFM100.3 DJ麗梅帶團到迪拜,抵步第二晚椎間盤脫出症發作,劇痛難忍起不了身“感覺要癱掉”,隔天硬撐下樓,痛得飆淚!



因舊患復發而被迫去看醫生的J麗梅,之後還得坐輪椅代步。

今早,已返新的麗梅接受記者訪問時說,上周抵達迪拜時,就感覺身體有些酸痛,腳也開始有點疼痛,但不以為意:“直到晚上躺在床上才發覺自己無法動盪,連轉身也不行。”


麗梅嚇壞了,當下就想聯絡領隊,可是電話在床的另一邊充電,她只好忍著疼痛,慢慢地將身子滾到地上,然後一翻一滾拿電話告知領隊。

“隔天我也不知如何能走到酒店餐廳用早餐,但之後就感覺不妙了!”

領隊不敢怠慢,馬上帶她去看醫生,之後就坐輪椅繼續行程。

麗梅說:“很感謝領隊和團友們,在行程中,他們都分別去買貼的吃的用的塗的給我,要讓我好好治療,路途中也很照顧我,幫我提拿東西,讓我很感動。”

此外,麗梅說,團友們非常貼心,知道她的病況後,還願意聯名寫信給旅行社,告知他們不介意沒有領隊,好讓她可以提早回國養病。

“但,我就是那麼‘鐵齒’,堅持要和他們一起完成旅程。”

痛到動彈不得

憶起當下情形時,葉麗梅說:“那個痛會,讓你覺得自己就要癱掉”。

葉麗梅上週一隨帶團到迪拜,抵達第一天辦理入住酒店手續之後,時間不早,於是大夥兒就寢休息。

第二天早上,他們展開迪拜之遊,葉麗梅說,那一天已經開始腳痛,也發現情況不對勁,不過仍不以為意。

當天晚上,她半夜痛醒,一直苦撐到天亮,才發簡訊給旅行團的領隊,“我說我不能走,很痛,他來到我的房間時,發現我連坐起來都不行。”

她說,領隊建議她那天不要跟團出去,在酒店好好休息,但她始終覺得不好意思,於是硬撐扶著牆壁走下樓,怎料一到樓下的餐廳就痛得哭出來。

在酒店休息的那一天,她憶述自己簡直是癱在床上,動彈不得,也無法洗澡,需要靠一名之前就認識的女團友扶她坐起來,幫她調一調枕頭。

“發作的那一天,我連吃東西、拿筷子都沒辦法,領隊得把食物擺在我的枕頭旁邊,我再慢慢用叉子把食物送進嘴巴,是很嚴重的,我有被自己嚇到。”

麗梅帶團到迪拜,因舊患復發而被迫去看醫生,之後還得坐輪椅。

坐輪椅游博物館

領隊之後也買了藥讓她服用,葉麗梅說,原本站不起來,但服用止痛藥、肌肉鬆弛劑之後,起碼能起身走動。

陸續幾天的行程,她靠藥物支撐著,透露藥物需約兩小時才奏效,所以會在凌晨4時多起來吃藥。

她感謝領隊及團友的體諒:“明明是我帶團,但要他們來照顧我,有的團友還跑去買藥,把店裡最好的藥買來,有噴的、貼的,都買給我……”甚至有團友幫忙拎住她的背包、不讓她拿重的東西,也幫忙扶著她走。一次,旅行團來到阿布扎比盧浮宮,有團友還貼心為她借來輪椅,推著她游博物館呢。

患有椎間盤突出症

葉麗梅兩年前在友人介紹下參加健身舞課程,還簽了配套,怎料只上第一堂就出狀況。

她說,跳到一半時,突然聽到“卡”的一聲,同時感覺腳有點麻麻的。

最初她不以為意,直到後來腳麻的情況又回來,她才求助西醫。

不過,她說,只看了幾次西醫,見情況沒有好轉,就沒有多加理會。

“直到去年吧,有一個週末在家時,突然不能走動,但又不是癱瘓的那種症狀,後來去看了醫生,被診斷是有椎間盤突出症。”

後來她因工作採訪同濟醫院,也趁機看診,吃了幾劑藥後就沒事,也不再隱隱作痛,讓她忘了自己有椎間盤脫出症,直到這次的迪拜之旅。

她說,在迪拜發作時,第一時間聯想到第一次癱在家裡的情況,“中過的人會知道,那種痛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是痛,身子用翻的,根本無法坐起來。”

這次,在旅途中舊患復發,麗梅說可能之前不小心又傷到椎間的骨,但卻沒有察覺,以致到了迪拜才爆發。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
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