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山的故事】90年歷史傳葬重要文件 4村先賢長眠地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義山的故事】90年歷史傳葬重要文件 4村先賢長眠地

烏魯槽中華義山具有90年的歷史。

【義山的故事】第三篇



報導/攝影:唐輝師

★烏魯槽中華義山★


在華人傳統新村,一直都有“一山、一廟、一校”的說法,而且這個說法更是新山的特色。

不過,烏魯槽新村卻打破傳統說法,因為這裡的義山,安葬的不僅只有一個新村的逝世先賢與居民,而是4個新村,即烏魯槽、北干那那、江加埔萊及南馬園。

掛在烏魯槽中華義山大伯公廟的中華碧山亭,是白崇禧所提字。
楊增(左起)與楊亞茍敘述烏魯槽中華義山總墳的歷史。

80歲的烏魯槽中華義山管委會主席楊亞茍接受《中國報》訪問指出,南馬園在二戰時期,因遭日軍大屠殺滅村,所以南馬園如今已不復存在。

他說,由于年代久遠,再加上管理斷層,烏魯槽中華義山正真的設立年代已無法追溯,目前只能透過設立在該義山內的中華義山總墳來推敲。

他說,該中華義山總墳,墓碑清楚刻上設立于民國17年,即1928年,若以此憑據作為參考,義山至今應該具有90年歷史。

他也指出,曾有傳聞,中華義山總墳除了安葬先賢外,底下也葬有一些重要文件,至于是什么文件,或與義興公司有關就不得而知,除非開封才會知曉。

鍾賦:該管委會曾有開會商議要開封烏魯槽中華義山總墳。

另外,現年77歲的烏魯槽中華義山管委會副主席鍾賦披露,該管委會曾有開會商議要開封中華義山總墳,然后設立骨灰塔,重整烏魯槽義山,不過最終大家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因為我們考慮到,管委會皆都是年事已高的成員,重整工作需要年輕人來擔當,但很可惜的是,沒有年輕人願意挑起這個擔子。”

該管委會理事楊增也說,烏魯槽義山共分兩個地點,合計62英畝,首段義山是在烏魯槽廿一哩有42英畝,次段義山在烏魯槽廿三哩有20英畝。

一些設在烏魯槽中華義山的墓碑,有些已無后人打理。

中華碧山亭牌匾 白崇禧提字

鍾賦指出,高掛在烏魯槽中華義山大伯公廟的中華碧山亭牌匾,該中華碧山亭字跡,是出自台灣當代作家白先勇的父親白崇禧之手。

他解釋,白崇禧是民國時代的大將軍,因為國民黨退守台灣后,白崇禧曾到新加坡會見廣西的僑領,進而受到僑領要求為該義山牌匾提字。

他說,因為時代久遠,牌匾曾經過修復,但管委會成員當時沒有意識到保留歷史文物的重要性,再加上白崇禧的簽名也很小,所以修復工人也沒有察覺這點,以致在修復時,油漆工人把白崇禧留在牌匾上的簽名塗掉。

“這也造成這段歷史無法和無從考證,這是非常可惜的一點。”

設立在烏魯槽中華義山的墓碑,最早的年代是于1928年。
烏魯槽中華義山也設有華僑公墓,主要安葬慘遭日軍毒手的先賢。

勞工黨黨員下葬 最轟動

75歲的烏魯槽居民覃善坤指出,烏魯槽義山不曾安葬名人,但曾安葬一名被吊死的勞工黨黨員,當時轟動全村。

他說,當時適逢馬印對抗,該被吊死的勞工黨黨員因從印尼返國時被捕,最終被吊死,其遺體就安葬在烏魯槽中華義山。

他說,由于對方沒有成家立業,所以也沒有后代打理其墓碑。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比较常用哪一社交网站?
你比较常用哪一社交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