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殺人逃入大馬 自首坐牢獲特赦重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未成年殺人逃入大馬 自首坐牢獲特赦重生

徐建豐今年開設自己的餐館。
徐建豐今年開設自己的餐館。

(新加坡7日訊)17歲時亂棍打死敵對幫派少年,男子潛逃大馬躲5年曾挨餓被禁足,過後自首雖逃一死卻被判無期徒刑,6年前獲特赦重獲新生,痛改前非,坦然公開過去面對社會。



徐建豐今年42歲,他的人生在17歲時彷彿被按下暫停鍵,直到6年前才重獲自由。

《新明日報》報導,他13歲加入私會黨,15歲頻惹官司,曾被判緩刑監視,也進過收容所,1994年1月,年僅17歲的他和兩名同黨,找敵對幫派一名15歲少年尋仇時,亂棍將他打破頭,對方送院後不治。


他之后在幫派安排下逃到大馬過著沒身份的黑暗日。為了避風頭,當地幫派把他們關起來禁足,也不給他們錢吃飯,整天挨餓,才讓他看清一些事實。1999年他結束長達5年的逃亡,自首被引渡回國。

徐建豐被判謀殺罪名成立,但因犯案時未滿18歲,依法不能判予死刑,而判無期徒刑,等待總統發落。

“我當時在舊監獄,那裡都是石牆,我想到要在這裡可能度過一生,未來彷彿一片空白、一片灰暗。牢房有個很高的窗,看得到光卻觸碰不到,感覺沒希望。”

最初4年他因為打架、罵人、抽煙而留下十多次不良記錄,多次被關禁閉,有一次突然心想:“我這樣上下上下,要怎麼走出去?”

心念一轉,萬念皆轉,開始積極鼓勵其他囚犯,之後也獲得機會工作和唸書,監獄官也開始對他改觀。

2010年他得知相關部門開始對他進行審核,最終獲准特赦,2012年7月11日服刑滿13年6個月後重獲自由。

徐建豐如今已經成家立業,去年當了爸爸,今年開設卡拉OK和餐館。經歷一番掙扎後決定公開這段黑暗過去的他說:“我希望社會對前囚犯更寬容,給那些想要改過的人一個機會。死性不改的壞蛋還是會有,但也總會有改過自新的寶石。”

來自破碎家庭

父親在他15歲時斷絕關係,他獄中寫信道歉,換來一句“等了你10年”不禁流下男兒淚。

徐建豐來自破碎家庭,母親遭家暴離家,無法從父親和哥哥那裡得到愛,而誤入歧途。

父親當時跟他斷絕關係,反倒是母親得知消息後持續來探望他,但當時他仍執迷不悟。

2003年一名獄友向他申訴父母不認他,身處相同處境的他,跟對方達成協議,一起寫信向至親認錯。

“爸爸很快就回信,我的淚水浸濕了整個信封。我們相隔11年半,在獄中終再見面,還沒開口就哭了出來。現在,我們的相處就像朋友。”

徐建豐當年因未滿18歲而逃過死刑。
徐建豐當年因未滿18歲而逃過死刑。

獄中求學交好友

獄中求學與當年被呂偉添教唆殺妻的少年認識,指對方十分勤奮,把獄中圖書館的書都看完了。

在2001年受呂偉添教唆殺妻的15歲少年,就跟徐建豐一樣,因未滿18歲而逃過死刑。如今已32歲的他,在獄中度過16年後,於去年底通過王立清律師向總統府提呈特赦請願書。

呂偉添的案件轟動一時,消息也在獄中傳開,徐建豐說,2004年在拘禁重犯的最高級別保安水平獄所第一次見到少年,後來因為一起唸書而成好友。

徐建豐就說,少年在獄中得到改造,讀書或品行都是榜首,獄中圖書館的書都給他看完了。

“當初,我看見多少人出去了又回來,真的很遺憾,多希望我們能夠有出去的機會。”

少年在2001年受呂偉添教唆殺害他的妻子而被判入獄。(檔案照)
少年在2001年受呂偉添教唆殺害他的妻子而被判入獄。(檔案照)

欲向死者家屬道歉

想要向死者家屬道歉,又擔心揭開他們的傷疤。

他感歎:“當時很糊塗、很衝動,我所做的絕對是無法接受的錯事。”

他表示,過去的已改變不了,現在能做的,只有改過自新,幫助跟他一樣的人走回正途。

徐建豐坦言,前囚犯必須做好被歧視的心理準備,他也曾經猶豫,是否應該公開這段過去,擔心外界以及顧客會怎麼看自己。

“但我如果這麼想,那我不也跟社會上那些不給我們機會的人一樣嗎?很多人就是因為別人不給機會而放棄,但別人不給機會,我們還是能夠堅持到底,生命還是有希望的。”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第14屆全國大選,選民們會如何投下手中一票呢?
第14屆全國大選,選民們會如何投下手中一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