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給你聽! 大馬才女獅城當音樂治療師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唱歌給你聽! 大馬才女獅城當音樂治療師

(新加坡12日訊)“小城故事多,充滿喜和樂,若是你到小城來,收穫特別多……”



來自馬來西亞的“雅西西慈懷病院”(Assisi Hospice)音樂治療師林雯滇(32歲),與《聯合晚報》記者碰面的地點是胃腺癌(gastric adenocarcinoma)末期病患林金木(78歲)的病房。

林雯滇彈著吉他伴奏,與林金木在房內悠悠唱著鄧麗君的《小城故事》。林金木不時用腳板輕敲節拍,溫柔的歌聲與撒入房內的午後陽光,讓空氣中散發著暖洋洋的氣息,也讓人瞬間忘了這裡是不時上演著人生悲歡離合的慈懷病房。


擁有音樂治療碩士學位的林雯滇,是雅西西慈懷病院聘用的唯一音樂治療師。

她的工作包括借助音樂,為病患進行介於20分鐘至一個半小時的小組,或是向像林金木這類病患進行一對一音樂治療,透過音樂教學、歌唱、簡單演奏樂器等,每週盡力幫助約40至55名病患敞開心扉抒發情感,與他人交流,必要時也會進行輔導。

儘管林金木的家人不時會探望他,但他說:“她(林雯滇)來陪我唱歌時最開心了,就消消悶氣,唱這些歌,我比較不會想東想西,也比較開心了。”

林雯滇說,儘管音樂治療無法讓病患的情況好轉,但至少能減緩病情惡化的速度或幫忙維持現狀。

“我們使用音樂來處理疼痛、抑鬱、焦慮、恐懼等臨床需求……作為一名治療師,我們也受過專業輔導訓練……我們透過音樂來與病患互動,音樂像是一個工具,讓病患對外界做出反應。”

她說,治療師可以透過音樂將病患帶回他們狀態最好的人生階段,喚起某些回憶和情感。

“當病患接觸音樂後比較放鬆時,就更願意分享,我們也可開始進行輔導。”

 林金木一看見林雯滇就露出笑臉,一起唱歌時雖然有時中氣不足,但依舊努力唱滿每句歌詞。
林金木一看見林雯滇就露出笑臉,一起唱歌時雖然有時中氣不足,但依舊努力唱滿每句歌詞。

轉戰音樂治療

吐口水、爆粗口,林雯滇不畏懼少部分病患的無禮對待,認為至少病患對音樂做出了回應。

原計劃成為臨床心理學家,但瞭解了音樂治療工作背後的意義後,林雯滇將自己擅長的音樂融入工作,療愈人心。

林雯滇是音樂才女,精通鋼琴、吉他、單簧管等樂器,畢業自美國北德克薩斯州大學心理系。

她說:“父母是典型傳統華人,要發展音樂事業?不行,但當心理學家?可以。”

巧的是,她在完成心理學學士課程後,遇到一名擔任音樂治療師的朋友,進而瞭解了音樂治療師的工作內容。加上身邊有人曾受精神病所擾,她於是決心放棄修讀臨床心理學碩士,轉戰音樂治療。

畢業後,她在美國擔任音樂治療師好幾年,每年服務超過1000名病患。

但由於希望能有多些時間就近陪伴在柔佛的父母,她決定到新加坡發展事業。

心裡的歌是一種療愈

一曲《一支小雨傘》帶著七旬腦癌病患走入時光隧道,回顧與過世丈夫經歷的美好時光,最後在音樂陪伴下痛哭釋出喪夫悲痛後,平靜地離開人世。

林雯滇說,這名患癌老婦原本由丈夫照料,但丈夫卻突然離世。儘管家人沒讓老婦送丈夫最後一程,她心裡似乎感覺到老伴已撒手人寰。

林雯滇憶述:“醫療人員見老婦看來痛苦,就開了止痛藥。但吃了藥,她表情依舊痛苦,院方於是找上我。我就依據老婦的年紀,唱起了她年輕時熟悉的福建歌。”

原本眉頭深鎖的老婦,聽到《一支小雨傘》和《望春風》後,歇斯底里地哭了5分鐘。

林雯滇於是問老婦,是不是思念丈夫了,老婦點點頭,緊鎖的眉頭也慢慢舒展開來。

後來,林雯滇又見了老婦一次,問了她一些過去和丈夫相處的簡單問題,老婦緊繃的情緒也獲得緩解。

但不到一週,老婦離世了。林雯滇說,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首歌,每個人和那首歌之間的聯繫就是一種療愈過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酒店开放泳池,让学生学游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