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政治青蛙‧拒撥款在野‧大臣管財政 說好的不一樣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收政治青蛙‧拒撥款在野‧大臣管財政 說好的不一樣呢?


聽聽人民怎麼麼說?(劉麗敏攝)



不是說好“我們不一樣嗎?” 隨著柔州大臣上任不到24小時,連番言論和舉措,讓選民錯愕,並掀起熱議。

報導:劉麗敏、劉美嬌、鄧珮珍、陳佳敏、劉彥運、黃慧琪、白寧馨、吳菊君、唐輝師

(新山13日訊)不是說好“我們不一樣嗎?”接受政治青蛙、不發放撥款給反對黨議員、大臣兼管財政,柔州新政府舉措,讓選民錯愕,並掀起熱議,促請希盟政府檢討。


第一波的反對浪潮是,在柔州獲36州議席的希盟確定執政州政府,但隨后竟有3名國陣州議員“青蛙跳”到希盟時,大批選民反對政治青蛙文化,記者會更由隨后獲委柔州大臣的拿督奧斯曼召開,頓時為柔州新政府蒙上陰影。

奧斯曼(左2)見證3名國陣候任州議員跳槽希盟土團黨,遭選民強烈抨擊;左為巫統舊柔佛區侯任州議員羅斯里、右起為巫統興樓區侯任州議員艾薇雅與巫統素里里區侯任州議員拉斯曼。

國陣巫統3名中選州議員週六宣布跳槽希盟,加入土團黨,讓希盟柔州議席增至39席,到三分之二優勢,卻被選民吐槽,大馬民主進一步“倒退”幾步,更質問:“要大選來幹嘛?”

《中國報》收集各方意見,包括選民、各希盟與反對黨候任州議員意見發現,選民拒絕政治青蛙文化最為鮮明,以及冀望希盟再考量,適量撥款給在野黨。

也有選民認為,新任柔佛州務大臣拿督奧斯曼如兼管財政,如同國陣前朝政府一樣,新瓶裝舊酒,令人失望。

選民抱怨,這不是人民要的兩線制模式,以及抨擊新大臣獨裁,他的作風和國陣前朝政府沒有分別。

“柔新政府拒絕撥款給在野黨黨議員,反對黨區支持政府的選民怎麼辦?我們沒有納稅嗎?”

同時,針對大臣兼管財政一事,許多選民也有意見,認為這或導致財政大權在一州之長手中,讓人憂慮有貪污或濫權的隱憂,並促請柔州新政府三思,尤其希盟政府一直強調:“我們不一樣”,如今讓選民疑惑,究竟哪裡不一樣?

更有選民發起“不要巫統2.0”的口號。

有選民反映反對政治青蛙文化,如希盟接受從國陣跳槽的州議員,那大選何來意義?
有選民反映反貪會需調查跳槽州議員背景是否清白。

華社提醒:勿走回國陣老路

華社反映新任柔佛州務大臣拿督奧斯曼才剛上任,必須給時間讓新大臣展現他的領導能力,他們同時提醒大臣,不要走回國陣老路!

柔佛州中華總商會會長丹斯里陳成龍受訪時說,新任州政府上台,就必須朝向新馬來西亞目標邁進,不能走回老路。

他希望新大臣跟隨中央政府的理念目標,才能顯示和舊政府的不一樣。

他強調,目前人民對新政府的要求很高,並不能辜負他麼期望。

“如果大臣無法做到,相信柔州蘇丹依布拉欣及希盟柔州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必會處理。”

此外,新山中華公會會長鄭金財拿督鄭金財認為,新大臣的任務是盡快組成新州行政團隊。

“領袖可來可去,如果他做得不好,也會面對人民的壓力,因為希盟是人民選出來的政府,必定受到人民監督。”

鄭凱聰(中)向古來選民謝票,並認為大臣掌財政沒車問題。

鄭凱聰:大臣兼管財政 正常

民主行動黨士乃區候任州議員鄭凱聰說,州務大臣或州首席部長兼管州財政是正常的,因州財政預算不多,如果大臣不管財政,將會“無所事事”。

“檳城首席部長林冠英也是兼管檳州的財政事務。”

鄭凱聰週日在吉隆花園向選民謝票時透露,州財政與中央政府的財政不同,中央政府的財政預算龐大,需要一個專門的財政部門掌管,州政府的財政預算有些僅有10多億令吉。根據傳統,一直都是由州務大臣或首席部長兼管。

他說,根據慣例,州務大臣通常都兼管財政及土地事務。

至於國陣州議員跳槽希盟,他說,這也無法阻止,因巫統州議員是跳槽土團黨,只要土團黨接受,其他成員黨不便干涉。

“我們可接受國陣州議員跳槽,不過不會接受讓他們掌管重要的事務。”

拉馬克里斯南:大臣兼管財政事務不是新鮮事。


拉馬克里斯南
反對跳槽

行動黨彼咯區候任州議員拉馬克里斯南不贊同因巫統輸了,巫統黨員就跳槽到希盟,如果是在大選前因為支持希盟理念而跳槽,還可接受。

“我們須小心行事,同時不鼓勵跳槽文化,希盟與國陣不一樣,擔心他們會帶來舊黨文化,這對希盟不好。”

對於新大臣拒絕撥款給反對黨議員,基于拉馬克里斯南未與他見面,所以須談論此事再做決定。

他說,柔佛州務大臣兼管柔佛財政並不是新鮮事,州政府與中央政府也不一樣;現在移交政權是首要事件,之後才探討整頓新政府或做出改變。

另外,本報向一名不願具名的土團黨柔州基層了解,該黨基層確實針對國陣議員跳槽,發出反對聲音,唯相信這股怨氣會在短時候平息。

他說,基層不滿意該3名跳槽議員在沒有接受調查與申報財產下,跳槽希盟。

張易翔

有違民主精神

★張易翔(34歲,工程師)

我不希望看到希盟以政治改革口號,在獲得人民支持後,再拉攏“青蛙”議員加入希盟,這是有違民主的精神。

政治青蛙文化是本末倒置的文化,因為這是對政治改革的傷害,我個人不推崇,如果這些跳槽的議員認同希盟,則是先辭職,再通過補選贏得人民選票,這才是民主。

柔州新大臣掌管財政,並沒有問題,因為各州執政情況不一樣。

廖彩彤

拒絕跳槽議員

行動黨柔佛再也區候任州議員廖彩彤

柔州已有足夠的議席執政,因此我不同意以及不接受跳槽議員。

跳槽的舉動在每個州扮演不同角色,每個州情況不同,但柔州並不需要。

據我所知,跳槽是否成功必須回到最高理事會定奪,並不是想跳就能跳的。

對于是否同意柔佛州大臣兼管財政一事,柔州行動黨會聯署發聲明提出看法,現階段不予置評。

陳泓賓

審核跳槽議員

★行動黨士姑來區候任州議員陳泓賓

我覺得,柔大臣掌管州財政,過去雪州與檳州在換政府后也是如此般操作,繼續由首長及大臣掌州財政,且并沒有發生所謂的國陣2.0。

若指柔州希盟政府會變國陣2.0,可能有過度憂慮,因為希盟已沒有回頭路可走,加上現今的選民思維已大不同,況且柔州希盟也不想只做一屆政府。

由於柔州希盟各成員黨目前還在商討組政府的事宜,目前可謂是無政府狀態,一切必須待組成政府后,才能推動改革議程。

至於3名國陣巫統議員跳槽至柔州希盟,事情已發生,我們就只能欣然接受,但接下來,我們要很有原則去審核跳槽的議員,因為我們也必須要有很強的反對黨來監督州政府。

國會也必須制定法律限制中選議員,避免發生跳槽事故。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不應來者不拒

★行動黨帆加蘭區候任州議員顏碧貞

應對跳槽議員的動機和表現作出評估,才決定是否接受,而不是來者不拒。

跳槽的議員當中有人並非新人,也曾經擔任過議員的角色,因此需要根據他們在州議會內以及選區內的表現,來打分數,以便決定是否接受他們的“跳槽”。

若相關議員的動機是真的希望能為民服務,為選區帶來發展建設,相信大家都不會拒絕。

關于新大臣指不會撥款給反對黨議員,我認為,對方可能是在未完全清楚希盟的宣言下,一時口快說出的答复,反對黨議員也是人民透過手中選票選出來的議員,因此執政政府也須尊重人民的決定。

彰顯施政不公

★伊斯蘭黨候選武吉巴西區州議員納吉立

新任州務大臣拒絕撥款給反對黨州議員,已彰顯出希盟領袖者施政不公的一面。

我們是由人民投選出來的議員,新大臣這樣做,似其所做決定在人民之上,而不是聆听民聲。

為了更和諧的柔佛,州政府必須公平撥款給每個選區。


內部處理跳槽

★行動黨候任明吉摩區州議員周忠信

我不願意對柔佛州務大臣掌管財務的安排作出回應,我不願置評。

而有關巫統議員跳槽到希盟政府問題,據我所知,內部已在處理中,而且也有針對這個問題進行溝通和討論,我不在那個位子上,也不便多作評論。

確保實現諾言

★行動黨候任東甲區州議員黃俊歷

依我的看法,大臣週六在回答記者相關提問時,他並未就不給撥款反對黨議員表達堅決的立場。

希盟政府絕對不會辜負人民的委託,也一定會落實一切大選承諾,包括承認反對黨議員地位、委任他們成為州公帳委員會成員及給予撥款。

待委任州行政議員及宣誓就任后,希盟議員必會確保實現上述諾言。

柔佛人民告別國陣長達61年統治,並達致兩線制,在希盟新政府成立后,如何走下去,備受人民關注。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
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