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到一半落淚 鄭琬齡婚姻亮紅燈?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訪問到一半落淚 鄭琬齡婚姻亮紅燈?

鄭琬齡指現在的她她沒有特別開心,也沒有特別不開心。

(新加坡21訊)新加坡資深女藝人鄭琬齡帶19歲女兒回國讀書,引起圈內臆測是否24年婚姻亮紅燈,她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否認離婚,但觸及感性話題時竟然忍不住落淚。



53歲的鄭琬齡最近一回新,就上電台96.3好FM受訪,過後和記者閒聊時,提起老公竟說“老公可以換”,引人猜疑她長達24年的婚姻是否亮了紅燈。

《聯合晚報》記者約她訪問,單刀直入問她婚姻狀況如何,她答:“還好。兩個人如果不開心,不一定要在一起。我告訴你,人生時這樣,好的不走,更好的不會來。”


記者問她現在是否開心,還是不開心,她說:“沒有特別開心,也沒有特別不開心。”

她和老公當年因共同興趣而結合,結婚24年來是否漸行漸遠,兩人的興趣已有分歧?

她說原任外交官的老公已退休兩年,現在醉心拍電影,自己看不懂他在幹什麼,也不想干涉,任由他去,她則是女兒至上,所以這次寧可“拋棄”老公陪女兒。

問她既然從事這一行,為什麼不當老公影片的女主角,她說:“他拍的是國際的,要講英語和西班牙語,我們要自量。”


(視頻自聯合早報)

南非貧童赤腳惜鞋
鄭琬齡看了心疼

鄭琬齡受訪半途突然落淚,不是因為談到自己的婚姻或老公,而是想起在南非的朋友。她曾到偏遠山區探訪貧民,覺得當地人很熱情,即使家裡只有一隻雞,也會煮來招待客人。

她當了外交官老公的夫人,認識各國外交官的太太,她們不時會為居住國內的貧民辦慈善活動。有一次她出席活動深入貧民住的山區給孩子們派鞋,發現小朋友窮得連鞋子都沒得穿。當他們領取到免費的鞋子,有人竟然離開時把鞋子包起來,不捨得穿,繼續赤腳走路。

目睹孩子們珍惜鞋子的這一幕,她語重心長地對本地孩子喊話:“你們很幸運了,有書讀,有鞋穿,不要再互相比較誰住比較大的房子。”

鄭琬齡叫本地孩子珍惜幸福,不要互相比較。

鄭琬齡和老公在巴拿馬住了10年,之後搬到南非11年,她個人很草根,接地氣,但在外交圈卻要出席官方社交活動,又要注意外交禮儀,她可有適應不良?

鄭琬齡笑說:“我是很靈活的。”她靠仔細觀察、不恥下問,讓自己無師自通,游刃有餘。“我不怕別人知道我有什麼不懂,我只怕別人以為我什麼都懂。”她還靠自己學了西班牙話,發現西班牙語和馬來語有些字共通,“現在有幼稚園水準,不過我的中文沒什麼機會用,都還給了老師。”她笑說。

鄭琬齡的女兒(左二)以前和玩伴在南非家裡廚房玩家家酒。

鄭琬齡自爆酬勞“不客氣”
外國家裡最多曾有七個工人

鄭琬齡透露,老公稍後會飛來看女兒,她覺得對女兒來說是好事,但父女倆見面時自己可能“置身度外”。聽得出她和老公感情已淡,夫妻倆是為了女兒還“在一起”。

她也承認老公有付她和女兒在新加坡的生活費,不過她的生活也很簡單。她遠嫁前在本地已在宏茂橋有一間三房式祖屋,她不在時放屋收租,現在回來暫居娘家,8月會和女兒搬進去。

除了老公給生活費,鄭琬齡說自己也有儲蓄,她也打算接戲拍,但是目前暫無邀約。她掩嘴笑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酬勞‘不客氣’。”然後正色說,她接下來要搬家,很多私事要忙,有戲約也未必能接。

她在南非時,住的是三層樓,房子裡有六個房間,她說:“有車伕、園丁、奶媽等等,我得公平分配工作。”

回新後,無人侍候的生活,她可習慣?“當然,我是非常有彈性的人。沒有私人司機,就搭地鐵、搭巴士、搭德士咯,車子壞了還不用我修理!”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yop_poll id="-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