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看门狗1】当记者不到3个月 就被捉去“吃牢饭”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谁家看门狗1】当记者不到3个月 就被捉去“吃牢饭”

新系列:《谁家看门狗,跑到舞台上讲故事》
(作者授权转载)



“他”是名一个新晋的中文报记者,体验了许多奇特的采访经验。工作未满三个月就去“坐牢”,扮演嫖客、与刮刮乐成员交手、被警方问话、被上司训话……

作者将自己亲身的记者生涯,通过“他”,扎实地叙述且轻松趣味地描写自己身边的人事物。


每日的采访工作,似乎也在别人的生活中插上一脚。这次,他要做主导,只需钟情于自己的与众不同。

人生没有太多的十年,每个人的经历并非百分百的秘密。

第一篇那一天的开端是这样的

二零零五年七月一日早上九点,新山市区一贯人多车多,天空明朗。这般美好的天色,对未持雨伞出门的行人或没带雨衣的摩托车骑士有如奖赏。此时此刻,刚走入一栋建筑物里的新生记者心底,同样希望老天会眷顾他。

隔着一张桌子,他向秘书小姐询问采访部的位置。对方手指向梯级,向上晃动了两下,新生记者弯下腰致谢,便转身朝所指的方向走去。

十九个梯级,他用十步完成,接着打开门走进这间人们仰慕却又陌生的文字工厂。

站在室内,他满身热汗却全身冷得发抖,楼上为何这么冷?而且冷气机操作的声能清楚听见。

大概是采访部没人吧!所以室内任何的动静都像施了魔法——变大、变响。再细听,空气中还掺杂着他急促的呼吸声,他又一次弯下腰,喘息未定。

他能站在这里,多亏那三令吉的闹钟。它在指定时间,稍长气地“哔哔”叫,他才慌张睁开双眼,洗脸、刷牙、整装、准时飞奔到目的地报到。闹钟恰似唠叨母亲,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他气顺之后,两颗眼珠对陌生环境有了警惕,左右扫瞄办公室。不一会儿,心底涌上一阵感触:真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办公室。原来这里, 不似他想像中的豪华,没有特制新闻台、落地透光玻璃及先进的发稿器材。

这里的设计仅是一个长方体的空间,被切割成三小块,每一块有四张木制桌子、四把塑胶椅子和机身已发黄的四方格电脑,围成一个“田”字。

可以大胆预测,记者填满了座位,每天相望而坐,一旦XXX 和XXX 有摩擦,即上演唇枪舌剑、互推桌子、拍桌子和拔掉对方电脑电源的戏码。嘻嘻,无端凭空想像,要带出的是采访部里的每一员,必须具备大胆想像的特质和小心求证的态度。

新生记者名叫秉轩。他从小学毕业后就停止向高发展,性格方面有人说他胆小怕事,偶尔又唠叨或语出惊人,也有人赞他诚实待人,有时又卑鄙和造作。简单地说,他就是个喜欢往灰色地带找碴的人,不能从人性的黑暗和光明层面去了解他,而且请避免和他谈相对论。

顺道一提,他认识的中文字不多,可以写出中文稿件,是因为有人发明汉语拼音输入法系统,可他只学其中的b、p、m、f,那些关键的拼音,他总学不好。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随意配搭,没有词典在身边,他会头冒三条线、头上飞过乌鸦。

尝试和他用英文对话的人,应该见过这种尴尬场面。唉!说到底,他加入报馆服务,纯粹只想打份工,这和肚子饿想吃肉的道理一样,无需想得这么复杂。

他铺垫的开场止此而已,这种再普通不过的描述手法,又臭又长的时候,他不必多讲。

(待续…………)

王秉彬(左)在《杂菜饭》笨贼形象,让人印象深刻。

作者介绍:

王秉彬,1982年出生在柔佛州峇株巴辖,在永平长大,21岁自南方学院毕业后,无力往大学深造,便投入职场,2005年加入中文报界担任记者,曾耍帅地丢辞职信,最后还是乖乖地“爬”回报界。

已在《南洋商报》服务逾十年,有著作《谁家看门狗跑到舞台上讲故事》,采访工作之余,偶有投稿报章言论版,发表时论及新闻背后的故事。

目前是柔南华文报从业员俱乐部主席,《南洋商报》柔佛州副新闻主任,多年来曾获多项新闻报导奖,包括柔佛州新闻奖工商报道特优奖、新闻报道佳作奖及专题报道佳作奖。

他曾参与本地导演戴敏非指导的《杂菜饭》和《印度神游》等作品。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