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仔坠圈套 失48万房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债仔坠圈套 失48万房子

麦广铭(左)在叶一德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讨回公道。

(新山24日讯)以屋子作抵押向大耳窿借3万,市值48万的屋子竟遭“骗”走了!



中年男子去年染上网上赌博恶习,欠下40万令吉债务,他向大耳窿借贷时,签下的抵押房屋的合约竟是一份买卖合约,如今遭大耳窿耍手段故意拖延时间,试图“偷龙转凤”逐步将房屋占为己有!

事主麦广铭(42岁,无业)控诉,大耳窿边向他收取利息,一边“偷龙转凤”以低于市场半价的价格,试图将他位于士姑永乐镇的单层排屋,占为己有。


他今早在柔佛人民社警主席叶一德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揭穿大耳窿的欺诈圈套。

麦广铭阐述,他今年3月向向一个绰号“阿红”的大耳窿借贷4万令吉,但两个月后,发现市值48万令吉的房屋,被对方以25万令吉的价钱购下。

麦广铭悔不当初,流下男儿泪。

被人以25万买下

他说,他当初是计划向银行申请房屋重新融资计划,以便获取贷款偿还债务,但因个人偿还的贷款记录不佳,而向绰号“阿红”借贷4万令吉,以偿还之前所欠债务,但最后他的有关申请不获批准。

他所借贷款在大耳窿“七除八扣”下,实际上只获得3万令吉。

为了一次解决所有债务,他决定降价变卖房产,以42万令吉售价出售给一个买主,买主同意先支付10%款项给他。

他当时和大耳窿谈判,会还清所欠款项,以索回抵押合约,但对方先开出他须偿还4万9600令吉,之后更狮子开大口,要他偿还8万令吉;这期间他遭受对方用石砖砸屋恐吓,以及3大汉入屋强迫他欠下一份“租约”。

后来他在托人协助下,从土地局所获取的资料发现,其屋子被一个魏姓男子,以25万令吉低廉价钱购下,且表明已付还他4万令吉头期。

警发冻结令禁交易

警方已介入调查,发出冻结令,暂停买卖交易。

麦广铭说,本月份,他也收到银行来信,指一名魏姓男子,只须在7月前偿还15万令吉房屋余款,房屋便属于该名男子,但他完全不认识该名魏姓男子。

“对方只剩下与我进行转名手续,房屋就是属于他了。”

麦广铭说,他已报警,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组于周四(24日)发出冻结令给银行。

此外,他说,他之前因欠下信用卡债务,也接获银行追债信函,而大耳窿因担忧房屋被拍卖,主动为他缴还1万3900令吉的部分卡债。

1天赢逾万 半小时输回

事主曾在一天赢得1万7200令吉,但在短短半小时内倒输5000令吉。

麦广铭称,他曾在一个星期赢得1万多令吉,最高纪录是在一天赢得1万7200令吉,但他因为贪心,心想可再赢得800令吉,便可偿还其他债务,没想到坠入无底深渊,最终欠下高达18组大耳窿,包括欠下两组新加坡的大耳窿。

他在沉迷线上赌博时,常有大耳窿主动献上贷款,以致他泥足深陷,洞越补越大。

他也透露,其朋友也欠下与他同一组大耳窿债务,房子也被同样的大耳窿以同样手法,屋子被骗抵押以及最后被便宜转卖,但友人不敢出面揭发。

嗜赌欠债妻离子散

因赌博惹上满身债,最终妻离子散,事主悔不当初,流下男儿泪!

麦广铭说,他因常接到大耳窿追债的电话,以及因要四处奔波,讨回属于自己的房屋,已丢失在新加坡的工作饭碗。

他之前是在新加坡码头担任操作员,但为讨回公道,不得不辞职,以寻找更多管道,讨回屋子。

他坦言,他需讨回房屋变卖,才能偿还所有的债务,他已不想向家人借钱还债,而妻子已办理离婚手续,带着8岁儿子离开他。

他也正寻求行动党士姑来区侯任州议员陈泓宾,提供援助。

叶一德说,他会继续跟进警方,以及到马来西亚律师协会投诉,投诉有关律师,为有关涉嫌欺诈案的大耳窿,办理房屋买卖。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