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惠玉曾被問價碼 誘從事不道德交易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鄭惠玉曾被問價碼 誘從事不道德交易

    鄭惠玉自爆曾被問“價碼”。

    (新加坡25日訊)阿姐鄭惠玉自爆曾被問“價碼”,讓她感到被羞辱,呼籲女性要勇敢對抗職場性騷擾、家暴以及約會性侵。



    鄭惠玉前晚與DJ Vernetta Lopez和星藝經紀主管張麗媚出席新加坡婦女組織理事會 (SCWO) 所舉辦的職業講座 “Women’s Register Conversation”, 暢談工作經驗及面對的挑戰。

    阿姐除了分享如何紓解工作壓力,同時也在講座上宣傳她入行30週年紀念的“You Can Say No”(你可以說不)活動。

    她受訪時透露,希望利用藝人的身分為社會做點事,和公司討論後鎖定以女性為目標,宣導職場性騷擾、家暴以及約會性侵方面的意識。

    談到性騷擾,她透露早期入行時曾被工作上認識的人開口問“價碼”,試圖讓她從事不道德交易。

    “被自己熟悉的人這麼問,當下被嚇到了,也覺得被羞辱,所以我直接跟對方說我不做那樣的事。”

    她年輕時也曾經和朋友去夜店時被搭訕,結果對方直接叫她開個價,讓她又羞又怒。阿姐認為女性尤其女演員在面對這些情況時,要懂得保護自己,“我要告訴大家You can say no!”

    至於約會性侵,阿姐說:“那是指你去約會結果被對方強暴,很多女性受了傷害都不敢說,當中還有年輕人甚至學生,要她們怎麼面對這樣的事?而施暴者往往看準受害者不敢張揚,就為所欲為,但受害者是可以尋求援助的。”

    與萬梓良合作相安無事

    鄭惠玉說,她說,從入行第一天開始,就不讓自己成為“受害者”。

    她說:“那個時候不同(首屆才華冠軍),我的身分是跟他們(香港幕後人)平行,沒有人敢對我怎樣(吃『豆腐』)。”

    即使跟萬梓良合作拍《金枕頭》,她說,兩人也相安無事。她透露,合作前聽過萬梓良的火爆脾氣以及緋聞,但,兩人合作拍劇時,對方沒有對她有任何不友善的舉動。

    “我們反而成為好朋友。”

    她認為,女性在與男性合作時,肢體動作發出來的“訊息”很重要,因為對男性而言,那會是一種“暗示”。
    “我是時時都擺出I totally say no (我說不)的樣子,除了劇情所需,其他的,是一律NO(不行)。”

    她稱是一個“敢言的人”:“我會直接說我不喜歡被這樣對待,不會忍氣吞聲。”

    不過,30年前初入行時,倒是曾遭幕後人在片場火爆地以粗話“問候”。

    “那個時候不懂言語上的羞辱也是一種職場性騷擾。現在,電視台的制度是完全不鼓勵這樣對演員的。”

    阿姐分享如何紓解工作壓力。

    拍攝視頻做宣導

    鄭惠玉透露她將拍攝三個宣導視頻,第一個有關家暴的視頻已經完成,並將在6月11日於網站Youcansayno.sg及社交媒體首播。

    阿姐在視頻中訪問了兩個家暴受害者,通過她們的故事帶出相關信息,“我很驚訝原來在新加坡每十戶家庭就有一戶有家暴問題,這是很可怕的數據,而且只有20%的受害者願意求救。試想想被最信任的人傷害,受害者是多麼疑惑無助,但當中很多都選擇忍氣吞聲,有些還因此得了抑鬱症。更糟的是家暴還會影響下一代,孩子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長大後也會重蹈覆轍,這是個惡性循環。”

    阿姐強調受害者應該要保護自己並尋求援助,“身邊的人如果察覺情況不對,也應該伸出援手,畢竟有時候要受害者去舉報最親密的人是很不容易的事。”

    淑女變婦女

    30年後再與陳麗貞和劉琦合作,阿姐:“我們從淑女變婦女”

    鄭惠玉、陳麗貞與劉琦,30年後,第二次合作拍劇。

    30年前“才華”擠入三甲後,三人合作拍了一部電視劇《窈窕淑女》,之後就沒有再碰頭。如今,三人可以在《你也可以是天使3》重逢,阿姐開心說:“星期一(21日)開會時才知道,非常開心。整整30年了,人生有多少個30年?這是美好的再聚。”

    只是,三人都已婚,她笑說:“現在是淑女變婦女了,不一樣的魅力。”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