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過去犯的錯夠了 馬華不再為巫統買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魏家祥:過去犯的錯夠了 馬華不再為巫統買單

魏家祥:馬華已經可以放下歷史包袱,做一個有建設性的反對黨。

 



獨家專訪:魏家祥
獨家報導:邱玉珊

馬華公會在509全國大選歷經史無前例慘敗,69年執政黨地位在變天那刻,幾乎令馬華潰不成軍,成功堅守4屆亞依淡區國會議席的馬華署理總會長魏家祥,是碩果僅存的馬華國會議員。


變天21天后,魏家祥看淡了世態炎涼、明白了人走茶涼的道理,唯一可紓解的,是馬華終于放下了69年的大馬華人歷史包袱……

(吉隆坡2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坦言,509全國大選后,國陣幾乎名存實亡,馬華也正好卸下國陣協商精神的框框;如今的馬華,已沒有義務為巫統說好話,也無須為巫統的過錯“買單”。

魏家祥接受《中國報》專訪時,對於過去盟友巫統犯錯時馬華要買單的情況,說了一句“夠了”!

“馬華沒有義務幫你(國陣盟友)說好話,以前身在國陣政府體制內,必須遵守聯盟立場的一致性,如今換成了反對黨,就無須再顧慮政府體制的束縛,馬華必須走出框框。”

魏家祥也拋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日後如有緣分合作,就必須建立在國家利益和“(巫統)你改變了嗎”的基礎上。

但他不否認,國陣落敗,馬華也必須扛起做得不好的責任,敗選后必須集體承擔后果。

“大選后,盟黨急著指要開放該黨讓不同種族加入,顯然他們並不知道問題在哪。馬華在國陣聯盟內69年,眼前國陣架構傾斜,我們要承擔責任而不是急著找夥伴合作;就如希望聯盟成員黨之間也會互相對罵,最終配合推倒國陣政府為目標才最重要。”

魏家祥說,國陣面對前所未有的挫敗、架構傾斜是因國陣內部存在狂妄自大,有巫統領袖對族群德高望重的大馬富商郭鶴年出言不遜,傷透民族群眾的心,決定在投票日當天表態給國陣領袖好看。

針對國陣成員黨未來該如何自處的問題,魏家祥說,沙巴和砂拉越州的盟友,對馬華而言已不重要,馬華無需再為巫統背書,必須為自己而活。

“從前在國會投票,89票的反對黨可自行決定投票,但按西敏寺國會,擁有130票的國陣政府卻是130張票立場必須一致。”

魏家祥坦言,馬華過去被“國陣”束縛,成了反對黨後倒可以自由發揮。現在的馬華已經可以不在乎成員黨如何,而是全副精神關注馬華自己應該如何走下去。

卸下原罪 重新出發

“馬華終於可放下69年的歷史包袱,卸下原罪了!”

魏家祥受訪時,心情非常輕鬆。他說,馬華不曾想過會輸到剩下一個國席,選前預測成績會比上一屆7個國席再少,沒想到最後的成績,竟然是中央和州政權都輸掉。

“馬華卸下了過去的原罪,也好不容易放下了歷史包袱;馬華在1949年創黨後,一直背負重大的民族和歷史包袱,必須顧忌國陣精神和盟友的感受,509后,一切歸零,重新開始。”

魏家祥說,馬華悠悠近70年,一路走來,馬華最感到驕傲是捍衛華文教育,而在捍衛同時馬華付出很大代價

“這麼多年來,馬華耗費不少精神協助華教,阻止華小被關閉。我希望有機會與新政府坐下來交流,把馬華過去所做的點滴作一個交流,接受與否新政府自行決定。

“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人不明白,為何華人抗拒宏願學校?馬華當年堅持不興建宏願學校,新政府應了解箇中原因。我希望把10+6華小的資料移交給新部長,我對教育的熱誠和興趣不曾減退,若新政府一味聽取官員的建議,就跳不出框框。”

戰友面前釋壓淚難忍
魏家祥娓娓道來509那一夜的心情:當投票站陸續傳來一個個壞消息時,他擔心著政治局勢,在獲知國陣輸了必須承認敗選,絕不可用任何手段拿回政權後,他漏液從亞依淡選區趕回吉隆坡,隔天返回馬華總部開會;經過36小時的煎熬後,當他在馬華中委會會議上看到戰友們時,憋了許久的壓力終于爆發開來,令他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淚。

他透露,會議上大家痛痛快快把壓抑多時的壓力發洩出來,心情也舒坦了好多,彼此互相勉勵,因為他知道若大家在敗選後辭職走人,馬華也必須走下去,因此他希望戰友們都留下來,一起穩住大局。

“計票當晚,在獲悉四加亭區國會議員拿督阿都阿茲卡巴拉威敗選,新邦令金區國會議員拿督梁德明也輸之後,我心覺不妙,逐一打電話給拉美士區的蔡智勇、丹絨比艾區的黃日昇、文冬區的總會長廖中萊、勞務區的周美芬……想問說有沒有機會,還有票箱沒開嗎?大家給我的回答都是沒希望,全線兵敗如山倒,那一刻我簡直不敢相信。”

馬來選民護送很感動

“即使接到競選對手劉鎮東致電道賀,我也沒有一絲開心。我多期盼馬華還有多一個人中選,一個人太孤單……那一刻我想過,如果自己競選輸了也不是壞事,一個人的壓力非常大,我笑不出來。”

魏家祥說,最可悲是那一夜,計票中心外有一批華裔選民與警察爭執,馬來選民卻擔心騷動會危及他,騎著摩哆護送他離開馬華服務中心。

“我不曾出現在計票中心,都是靠其他人通知我開票結果,護送我的是馬來同胞,我多麼的感動。”

魏家祥在上陣守了3屆的亞依淡,僅以303張票險勝對手行動黨柔佛州主席劉鎮東。
一個人的路倍覺孤單

魏家祥感慨說,未來一個人的路很難走,他已經歷人走茶涼、見他來電而不接電話的情況。如今他對一切都釋懷,明白身分對調后的尷尬,明了自己不再是主角的事實。

但偶爾想起接下來在國會裡,馬華僅剩他一個人,提議時沒有來自馬華的議員附議他,就倍覺孤單。

他坦言,馬華從前在內閣如何為華人發聲,捍衛福利卻不能公開表明,面對巫統部長傷害華社尊敬的郭鶴年,在會議上與有關部長嗆聲卻不能對人言的痛苦。

“內閣會議內容必須保密,即使馬華部長在內閣會議上如何捍衛人民,如何與巫統部長爭執到臉紅耳赤,也不能公開說明,只能在報章上看到‘消息指出’、‘據悉’的字眼,反觀當時反對黨可指名道姓直接罵個痛快,選民也感到痛快,馬華部長心裡也難受。

“509大選后,還有人找我出席活動,我好心提醒不如去找新政府部長,我不介意,身不在其位最好低調。”

選前退出國陣改不了事實

大選後,許多“馬華在大選前退出國陣,可能不會慘敗”的論調此起彼落,魏家祥反問:難道馬華退出國陣會贏得士布爹選區嗎?

他認為,這些事後孔明的言論並不實際,若當初馬華真的退出國陣,有可能出現馬華輸到完的局面。

“你單獨和行動黨比較,你不會贏,不是說一個舉動就能緊扣人心。(馬華輸)是長年累月的影響,倘若我們跳出來獨自生存,你要如何經營華人票?回到現實層面來看,說馬華會贏得更多議席,會贏哪裡?士布爹還是白沙羅選區?行動黨的形象是經過數十年經營累積,如廣東話諺語‘有早知沒乞丐’,選舉不是一個固定方程式。”

魏家祥回憶起509當天早上,他看到選民的眼神和身體語言時,心中即暗忖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大清早就有這麼多人出來排隊投票,每個人不再交談,而是拿著手機。

“我心裡已有個譜,大選成績或許會不一樣了……”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四年一度世界杯開踢,你今年有賭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