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过去犯的错够了 马华不再为巫统买单 | 柔佛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魏家祥:过去犯的错够了 马华不再为巫统买单

魏家祥:马华已经可以放下历史包袱,做一个有建设性的反对党。

 



独家专访:魏家祥
独家报导:邱玉珊

马华公会在509全国大选历经史无前例惨败,69年执政党地位在变天那刻,几乎令马华溃不成军,成功坚守4届亚依淡区国会议席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是硕果仅存的马华国会议员。


变天21天后,魏家祥看淡了世态炎凉、明白了人走茶凉的道理,唯一可纾解的,是马华终于放下了69年的大马华人历史包袱……

(吉隆坡2日讯)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坦言,509全国大选后,国阵几乎名存实亡,马华也正好卸下国阵协商精神的框框;如今的马华,已没有义务为巫统说好话,也无须为巫统的过错“买单”。

魏家祥接受《中国报》专访时,对于过去盟友巫统犯错时马华要买单的情况,说了一句“够了”!

“马华没有义务帮你(国阵盟友)说好话,以前身在国阵政府体制内,必须遵守联盟立场的一致性,如今换成了反对党,就无须再顾虑政府体制的束缚,马华必须走出框框。”

魏家祥也抛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日后如有缘分合作,就必须建立在国家利益和“(巫统)你改变了吗”的基础上。

但他不否认,国阵落败,马华也必须扛起做得不好的责任,败选后必须集体承担后果。

“大选后,盟党急着指要开放该党让不同种族加入,显然他们并不知道问题在哪。马华在国阵联盟内69年,眼前国阵架构倾斜,我们要承担责任而不是急着找伙伴合作;就如希望联盟成员党之间也会互相对骂,最终配合推倒国阵政府为目标才最重要。”

魏家祥说,国阵面对前所未有的挫败、架构倾斜是因国阵内部存在狂妄自大,有巫统领袖对族群德高望重的大马富商郭鹤年出言不逊,伤透民族群众的心,决定在投票日当天表态给国阵领袖好看。

针对国阵成员党未来该如何自处的问题,魏家祥说,沙巴和砂拉越州的盟友,对马华而言已不重要,马华无需再为巫统背书,必须为自己而活。

“从前在国会投票,89票的反对党可自行决定投票,但按西敏寺国会,拥有130票的国阵政府却是130张票立场必须一致。”

魏家祥坦言,马华过去被“国阵”束缚,成了反对党后倒可以自由发挥。现在的马华已经可以不在乎成员党如何,而是全副精神关注马华自己应该如何走下去。

卸下原罪 重新出发

“马华终于可放下69年的历史包袱,卸下原罪了!”

魏家祥受访时,心情非常轻松。他说,马华不曾想过会输到剩下一个国席,选前预测成绩会比上一届7个国席再少,没想到最后的成绩,竟然是中央和州政权都输掉。

“马华卸下了过去的原罪,也好不容易放下了历史包袱;马华在1949年创党后,一直背负重大的民族和历史包袱,必须顾忌国阵精神和盟友的感受,509后,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魏家祥说,马华悠悠近70年,一路走来,马华最感到骄傲是捍卫华文教育,而在捍卫同时马华付出很大代价

“这么多年来,马华耗费不少精神协助华教,阻止华小被关闭。我希望有机会与新政府坐下来交流,把马华过去所做的点滴作一个交流,接受与否新政府自行决定。

“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不明白,为何华人抗拒宏愿学校?马华当年坚持不兴建宏愿学校,新政府应了解个中原因。我希望把10+6华小的资料移交给新部长,我对教育的热诚和兴趣不曾减退,若新政府一味听取官员的建议,就跳不出框框。”

战友面前释压泪难忍
魏家祥娓娓道来509那一夜的心情:当投票站陆续传来一个个坏消息时,他担心着政治局势,在获知国阵输了必须承认败选,绝不可用任何手段拿回政权后,他漏液从亚依淡选区赶回吉隆坡,隔天返回马华总部开会;经过36小时的煎熬后,当他在马华中委会会议上看到战友们时,憋了许久的压力终于爆发开来,令他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

他透露,会议上大家痛痛快快把压抑多时的压力发泄出来,心情也舒坦了好多,彼此互相勉励,因为他知道若大家在败选后辞职走人,马华也必须走下去,因此他希望战友们都留下来,一起稳住大局。

“计票当晚,在获悉四加亭区国会议员拿督阿都阿兹卡巴拉威败选,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拿督梁德明也输之后,我心觉不妙,逐一打电话给拉美士区的蔡智勇、丹绒比艾区的黄日升、文冬区的总会长廖中莱、劳务区的周美芬……想问说有没有机会,还有票箱没开吗?大家给我的回答都是没希望,全线兵败如山倒,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

马来选民护送很感动

“即使接到竞选对手刘镇东致电道贺,我也没有一丝开心。我多期盼马华还有多一个人中选,一个人太孤单……那一刻我想过,如果自己竞选输了也不是坏事,一个人的压力非常大,我笑不出来。”

魏家祥说,最可悲是那一夜,计票中心外有一批华裔选民与警察争执,马来选民却担心骚动会危及他,骑着摩哆护送他离开马华服务中心。

“我不曾出现在计票中心,都是靠其他人通知我开票结果,护送我的是马来同胞,我多么的感动。”

魏家祥在上阵守了3届的亚依淡,仅以303张票险胜对手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
一个人的路倍觉孤单

魏家祥感慨说,未来一个人的路很难走,他已经历人走茶凉、见他来电而不接电话的情况。如今他对一切都释怀,明白身分对调后的尴尬,明了自己不再是主角的事实。

但偶尔想起接下来在国会里,马华仅剩他一个人,提议时没有来自马华的议员附议他,就倍觉孤单。

他坦言,马华从前在内阁如何为华人发声,捍卫福利却不能公开表明,面对巫统部长伤害华社尊敬的郭鹤年,在会议上与有关部长呛声却不能对人言的痛苦。

“内阁会议内容必须保密,即使马华部长在内阁会议上如何捍卫人民,如何与巫统部长争执到脸红耳赤,也不能公开说明,只能在报章上看到‘消息指出’、‘据悉’的字眼,反观当时反对党可指名道姓直接骂个痛快,选民也感到痛快,马华部长心里也难受。

“509大选后,还有人找我出席活动,我好心提醒不如去找新政府部长,我不介意,身不在其位最好低调。”

选前退出国阵改不了事实

大选后,许多“马华在大选前退出国阵,可能不会惨败”的论调此起彼落,魏家祥反问:难道马华退出国阵会赢得士布爹选区吗?

他认为,这些事后孔明的言论并不实际,若当初马华真的退出国阵,有可能出现马华输到完的局面。

“你单独和行动党比较,你不会赢,不是说一个举动就能紧扣人心。(马华输)是长年累月的影响,倘若我们跳出来独自生存,你要如何经营华人票?回到现实层面来看,说马华会赢得更多议席,会赢哪里?士布爹还是白沙罗选区?行动党的形象是经过数十年经营累积,如广东话谚语‘有早知没乞丐’,选举不是一个固定方程式。”

魏家祥回忆起509当天早上,他看到选民的眼神和身体语言时,心中即暗忖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大清早就有这么多人出来排队投票,每个人不再交谈,而是拿着手机。

“我心里已有个谱,大选成绩或许会不一样了……”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比较常用哪一社交网站?
你比较常用哪一社交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