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家看門狗7】 抱著便桶入獄 關進監牢被指有辱家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誰家看門狗7】 抱著便桶入獄 關進監牢被指有辱家門

《誰家看門狗,跑到舞台上講故事》
作者:王秉彬(作者授權轉載)



 


進入報界服務不到三個月,秉軒不幸要去“坐牢”,為自己留下“污點”。

這種事情發生在他身上,罪名不是吸毒、打架、謀殺、欺騙… 僅是一項任務,要體驗鐵窗生活,解開讀者對監獄的好奇和偷窺心理。

開通的他對這任務並不排斥,也沒有禁忌,惟親戚可不這麼想,坐牢記錄是乎有辱整個家族。

無論如何,這僅是百年歷史的新山監獄一度要關閉而搞的“噱頭”。其一目的是保留這座建築物,試圖讓監獄轉型為景點,長存在新山市區。而體驗鐵窗生涯的記者,可以領取表揚證書,在牢裡沾到的“污點”回家清洗就消失,不影響前途。

中文報館有五名華裔記者赴會,這群牢友包括時任“星洲才子”翔哥,這傢伙有碩士資格卻來做小記者。第二人是“大只佬”海哥,時任光華記者,這個人夠灑脫,一關進牢裡便脫剩內褲,躺在草蓆呼呼大睡。

再來是“情場聖手”星爺,星爺原本可以在外風流快活,因為情債而進來挨苦,順便反省。最後是新山活動“金牌主持人”喜哥,跟喜哥坐牢,緊張的細胞都跑到九霄雲外,全程有說有笑。喜哥骨子裡藏有創作天分,在牢裡創作出一首意義深長的歌曲,讓人肅然起敬。

約十六小時的鐵窗體驗,遇到不請自來的朋友——“小強”,他越不理會小強,小強硬是要接觸他。小蚊不久也來湊熱鬧,因為它們私闖監獄,他有充分理由當場治它們的罪,大開殺戒,不過小蚊報復的方式是從他身上偷走一口接一口的血。

小蚊宣戰時,他正滿身大汗,多希望它們吸走的是脂肪,不是血。

他在牢裡也找到兒時熟悉的糞便氣味,有文化人稱它為“夜來香”。這種味道在遷入城市化的城鎮之後,被清潔劑消除。

關進牢房前,記者每人會領取一個便桶,方便人有三急時可以就地解決,這種自然的排泄習慣,不會因為緊張而暫停服務。

回憶裡,這個屎尿味是住在新村時期一定在夜裡飄來的氣味。他住的新村每戶多是窮人,一家庭幾兄弟同擠一間房間,一定有人半夜肚子不適拿了便桶即衝到房角邊,把屎尿釋放掉。最遭的情況,是第一個結束排便、另一個跟著就來,小小便桶很快滿是“黃金”,每一次排便一定會有蚊子偷血,就不偷大便。

哈哈哈,兒時還想過用尿水裝滿便桶,可是沒有一次成功的。這些新村生活寫照,全在腦袋裡,身陷苦境時才會想起。

(待續……)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
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