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看门狗16】重女轻男 男记做半死 女记定时上床睡觉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谁家看门狗16】重女轻男 男记做半死 女记定时上床睡觉

《谁家看门狗,跑到舞台上讲故事》
作者:王秉彬(作者授权转载)



那个年代,男记者是跑意外的料。

“女生夜晚外出追访意外新闻太危险。你是男生,可以牺牲。以后,晚间的突发新闻由你负责。”丽萍对他交代最残酷的重女轻男办事作风。


除了早上要准时上班,晚上还被特定为采访社会新闻的第一人。

“我周假能不能例外?”他尝试问道。

“要看情况。你应该知道,记者必须二十四小时候命。”丽萍把无奈的层次提升。

“以后呢?晚间工作应该会慢慢被分担吗?”他尝试争取道。

“以后的事,谁也料想不到!做好当下的事即可。以前我刚做记者,一样没得选择,上司叫我做什么,我就去。”

跑意外的记者,没有不骂上司的

他曾一周五天皆负责意外新闻,这还不算苦,更无奈的是一晚连续采访三宗案,能睡上五小时这大概是早上出门时,有拜神得到保佑。

没有忘记,晚上八点第一宗案开始传来。

“秉轩,打断你回家的路,先说声辛苦你了,刚接到寿板店负责人的通知,XX 甘榜有命案,一名老妇死在厨房里。”丽萍来电说道。

“给我地址,我赶去现场了解,或是给我寿板店负责人的联络电话,我直接联系对方。”

夜晚的突发,他得提起十足精神去做,因为报馆还得赶日报(隔天早报,通常报章开印的时间可以等到午夜十二点)。

“这则新闻之后直接和总社意外组联络,办事处再迟些时间就没人有空帮你录稿了。”丽萍提醒道。

这话骗谁?其实报馆每天有六名记者上班,有夜班的记者不到两三个,其他的不是赶着回家团聚,即是去约会。

接近晚间十点半,他消耗了约两小时,才找到命案地点、整理好基本资料、把向总社汇报新闻的工作完成。

看似手上工作要告一段落。“秉轩,你手上的命案结束了吗?另一地点,又传出命案,这次比上一宗死更多人。”
丽萍再联络他。

这就是成功企业惯用的“搾干”员工政策。同一个人,一天两个夜班,夜班费只有四十令吉,没得多了。

“这次地点在哪里?还有版位下吗?”

有没有版位这回事,一定要问清楚。因为在没有版位的情况下,总社可决定不刊登你辛辛苦苦采访的意外新闻。他听过的其中一个解释是:报章上有太多的悲情新闻,不符合报风,不值得挤版。

“你问上头吧!这时段总社全权负责,辛苦啦!”丽萍太客气了,就这样盖了电话。如果鼓励可以换钱,岂不是一桩美事?

不出所料,由于版位不足,较夜以及非我族类的命案不下版,在没必要汇报新闻的情况下,凌晨十二点可以收工。

只是,万万没料到1 小时后,他再被一通电话给吵醒了。对方第一句话:“起来小便咯!”。

还没脱去牛仔裤和T 恤,却躺在床上的他满腹怨气:“还顺便大便啦!他X 的,你知道我才躺下不到1小时吗?”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