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家看門狗16】重女輕男 男記做半死 女記定時上床睡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誰家看門狗16】重女輕男 男記做半死 女記定時上床睡覺

《誰家看門狗,跑到舞台上講故事》
作者:王秉彬(作者授權轉載)



那個年代,男記者是跑意外的料。

“女生夜晚外出追訪意外新聞太危險。你是男生,可以犧牲。以後,晚間的突發新聞由你負責。”麗萍對他交代最殘酷的重女輕男辦事作風。


除了早上要準時上班,晚上還被特定為採訪社會新聞的第一人。

“我周假能不能例外?”他嘗試問道。

“要看情況。你應該知道,記者必須二十四小時候命。”麗萍把無奈的層次提升。

“以後呢?晚間工作應該會慢慢被分擔嗎?”他嘗試爭取道。

“以後的事,誰也料想不到!做好當下的事即可。以前我剛做記者,一樣沒得選擇,上司叫我做什麼,我就去。”

跑意外的記者,沒有不罵上司的

他曾一週五天皆負責意外新聞,這還不算苦,更無奈的是一晚連續採訪三宗案,能睡上五小時這大概是早上出門時,有拜神得到保佑。

沒有忘記,晚上八點第一宗案開始傳來。

“秉軒,打斷你回家的路,先說聲辛苦你了,剛接到壽板店負責人的通知,XX 甘榜有命案,一名老婦死在廚房裡。”麗萍來電說道。

“給我地址,我趕去現場瞭解,或是給我壽板店負責人的聯絡電話,我直接聯繫對方。”

夜晚的突發,他得提起十足精神去做,因為報館還得趕日報(隔天早報,通常報章開印的時間可以等到午夜十二點)。

“這則新聞之後直接和總社意外組聯絡,辦事處再遲些時間就沒人有空幫你錄稿了。”麗萍提醒道。

這話騙誰?其實報館每天有六名記者上班,有夜班的記者不到兩三個,其他的不是趕著回家團聚,即是去約會。

接近晚間十點半,他消耗了約兩小時,才找到命案地點、整理好基本資料、把向總社匯報新聞的工作完成。

看似手上工作要告一段落。“秉軒,你手上的命案結束了嗎?另一地點,又傳出命案,這次比上一宗死更多人。”
麗萍再聯絡他。

這就是成功企業慣用的“搾乾”員工政策。同一個人,一天兩個夜班,夜班費只有四十令吉,沒得多了。

“這次地點在哪裡?還有版位下嗎?”

有沒有版位這回事,一定要問清楚。因為在沒有版位的情況下,總社可決定不刊登你辛辛苦苦採訪的意外新聞。他聽過的其中一個解釋是:報章上有太多的悲情新聞,不符合報風,不值得擠版。

“你問上頭吧!這時段總社全權負責,辛苦啦!”麗萍太客氣了,就這樣蓋了電話。如果鼓勵可以換錢,豈不是一樁美事?

不出所料,由於版位不足,較夜以及非我族類的命案不下版,在沒必要匯報新聞的情況下,凌晨十二點可以收工。

只是,萬萬沒料到1 小時後,他再被一通電話給吵醒了。對方第一句話:“起來小便咯!”。

還沒脫去牛仔褲和T 恤,卻躺在床上的他滿腹怨氣:“還順便大便啦!他X 的,你知道我才躺下不到1小時嗎?”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黑鞋換白鞋,你覺得緩衝期應該多久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