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陳家樂大馬拍戲 獲“好兄弟”高抬貴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鬼王”陳家樂大馬拍戲 獲“好兄弟”高抬貴手

 



陳家樂(右)在《吉屋》飾演房屋經紀,張國強(左)飾演他的上司。(mm2 Entainment提供)

(新加坡訊)演出鬼片《吉屋》,香港人氣急升的帥哥陳家樂感謝“好兄弟”高抬“貴手”!

陳家樂在《吉屋》裡飾演一名賣凶宅的房屋經紀,不乏自己以手機拍攝凶屋的劇情。


他接受《聯合早報》香港長途電訪時透露,在馬來西亞拍攝時,有一場戲是他拿著手機在一個單位裡四處拍,由於機位問題,他擔心手部無法好好入鏡,當時腦海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有人幫我托住手臂就好了!”怎知念頭才一閃而過,他真的感覺到有股莫名力度托住自己的手臂,導演喊Cut後,他趕快轉身看一下四周,連個鬼影都沒有。

他在電話一端幽默地說:“我什麼都沒看到,但我還是謝謝‘他’,讓我可以拍攝順利早收工。”

喉嚨痛發燒

另外,上週陳家樂在香港出席鬼片《吉屋》於荃灣舉行首映禮時,也提及在大馬拍攝時疑撞邪,喉嚨痛發燒持續。

電影來大馬取景拍攝,據悉拍攝初期家樂無故發病。家樂說:“起初一到埠時精神還好,但到第二日到正式開拍時,喉嚨痛跟住就失聲,餘下日子又發燒仲要出智慧齒,不斷不舒服,回到香港之後就甚麼事也沒有。”

陳家樂是新一代“鬼王”,參與的鬼戲包括《鬼網》。他透露拍攝《吉屋》前,曾到教堂想求一個十字架護身:“怎知教堂關了門。”雖沒帶辟邪物,但吉人天相,拍攝《吉屋》順利。他透露自己膽子不大:“我看到鬼的特效化妝都會被嚇到。”

他也說拍戲鬼心情比較沉重,但離開片場後會立刻讓自己放鬆。陳家樂認為拍鬼戲有壓力:“我希望所演出的電影,一部比一部好。”

惠英紅是電影路上恩人

陳家樂說電影路上惠英紅是他的恩人:“要不是有紅姐,我沒有可能演得到位,因為我給自己太多壓力,紅姐叫我放輕鬆,不要緊張。”人生有起有落,他說低潮時就玩玩吉他排除不愉快。

陳家樂最近因與女友餘香凝分手的新聞而頻頻上香港娛樂版面。他失戀後工作不斷,身形比以前消瘦,但他解釋與失戀無關,只是工作忙,正準備增肥演新戲警察角色。

當被追問有報道指餘香凝一腳踏兩船早有前科,當年疑因陳家樂介入成第三者導致與舊愛陳秋山分手。陳家樂立即化身“護花使者”,力撐舊愛是好女子,不想再談太多私人感情事,也不願正面回應自己當年是否當第三者。

陳泓宇(右)在《吉屋》裡找賣他凶宅的陳家樂算賬。(mm2 Entainment提供)

陳泓宇:檳城拍戲曾有詭異經驗

《吉屋》刻畫陳家樂飾演的查理機緣巧合下加入高登(張國強飾)與露絲(龔慈恩飾)經營的房地產公司,發現原來這家公司的成功全靠低價購入凶宅,再以高價出售。

查理心存掙扎,還是抵擋不了豐厚佣金的誘惑,決定埋沒良心,將凶宅賣給顧客,這些顧客包括湯加文飾演的前女友、麥子樂飾演的好兄弟以及陳泓宇飾演的一般客戶。陳泓宇與片中妻女搬進凶宅公寓後,詭異之事不斷,一家人性命受到威脅。

陳泓宇也是“鬼王”,曾演出馬國鬼片《頭條》與本地導演唐永健的《鬼啊!鬼啊!》。他打趣說:“可能要少拍鬼片,怕有事。”他表明一直有戴護身符,所以拍攝鬼片沒再去找護身符。

對於“好兄弟”,他說:“寧可信其有也不要信其無,得抱尊重的心理。”

他透露曾有過詭異經驗。一次到檳城拍戲,進到酒店房間,直覺不舒服,後來有一晚睡覺覺得被“壓”,他說:“我就對‘他們’說,不要騷擾我,我很累,要睡覺,因為第二天還要工作。”他說經他這樣一說,接下來就不再發生被壓的事了。

如果拍戲地點真的是凶宅,他OK嗎?他說:“人多沒問題。”

《吉屋》已在新加坡上映。

新聞來源:《聯合早報》(香港長途電訪)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世界杯8強出爐,猜一猜哪一隊捧杯?
世界杯8強出爐,猜一猜哪一隊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