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陈家乐大马拍戏 获“好兄弟”高抬贵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鬼王”陈家乐大马拍戏 获“好兄弟”高抬贵手

 



陈家乐(右)在《吉屋》饰演房屋经纪,张国强(左)饰演他的上司。(mm2 Entainment提供)

(新加坡讯)演出鬼片《吉屋》,香港人气急升的帅哥陈家乐感谢“好兄弟”高抬“贵手”!

陈家乐在《吉屋》里饰演一名卖凶宅的房屋经纪,不乏自己以手机拍摄凶屋的剧情。


他接受《联合早报》香港长途电访时透露,在马来西亚拍摄时,有一场戏是他拿着手机在一个单位里四处拍,由于机位问题,他担心手部无法好好入镜,当时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有人帮我托住手臂就好了!”怎知念头才一闪而过,他真的感觉到有股莫名力度托住自己的手臂,导演喊Cut后,他赶快转身看一下四周,连个鬼影都没有。

他在电话一端幽默地说:“我什么都没看到,但我还是谢谢‘他’,让我可以拍摄顺利早收工。”

喉咙痛发烧

另外,上周陈家乐在香港出席鬼片《吉屋》于荃湾举行首映礼时,也提及在大马拍摄时疑撞邪,喉咙痛发烧持续。

电影来大马取景拍摄,据悉拍摄初期家乐无故发病。家乐说:“起初一到埠时精神还好,但到第二日到正式开拍时,喉咙痛跟住就失声,余下日子又发烧仲要出智慧齿,不断不舒服,回到香港之后就甚么事也没有。”

陈家乐是新一代“鬼王”,参与的鬼戏包括《鬼网》。他透露拍摄《吉屋》前,曾到教堂想求一个十字架护身:“怎知教堂关了门。”虽没带辟邪物,但吉人天相,拍摄《吉屋》顺利。他透露自己胆子不大:“我看到鬼的特效化妆都会被吓到。”

他也说拍戏鬼心情比较沉重,但离开片场后会立刻让自己放松。陈家乐认为拍鬼戏有压力:“我希望所演出的电影,一部比一部好。”

惠英红是电影路上恩人

陈家乐说电影路上惠英红是他的恩人:“要不是有红姐,我没有可能演得到位,因为我给自己太多压力,红姐叫我放轻松,不要紧张。”人生有起有落,他说低潮时就玩玩吉他排除不愉快。

陈家乐最近因与女友余香凝分手的新闻而频频上香港娱乐版面。他失恋后工作不断,身形比以前消瘦,但他解释与失恋无关,只是工作忙,正准备增肥演新戏警察角色。

当被追问有报道指余香凝一脚踏两船早有前科,当年疑因陈家乐介入成第三者导致与旧爱陈秋山分手。陈家乐立即化身“护花使者”,力撑旧爱是好女子,不想再谈太多私人感情事,也不愿正面回应自己当年是否当第三者。

陈泓宇(右)在《吉屋》里找卖他凶宅的陈家乐算账。(mm2 Entainment提供)

陈泓宇:槟城拍戏曾有诡异经验

《吉屋》刻画陈家乐饰演的查理机缘巧合下加入高登(张国强饰)与露丝(龚慈恩饰)经营的房地产公司,发现原来这家公司的成功全靠低价购入凶宅,再以高价出售。

查理心存挣扎,还是抵挡不了丰厚佣金的诱惑,决定埋没良心,将凶宅卖给顾客,这些顾客包括汤加文饰演的前女友、麦子乐饰演的好兄弟以及陈泓宇饰演的一般客户。陈泓宇与片中妻女搬进凶宅公寓后,诡异之事不断,一家人性命受到威胁。

陈泓宇也是“鬼王”,曾演出马国鬼片《头条》与本地导演唐永健的《鬼啊!鬼啊!》。他打趣说:“可能要少拍鬼片,怕有事。”他表明一直有戴护身符,所以拍摄鬼片没再去找护身符。

对于“好兄弟”,他说:“宁可信其有也不要信其无,得抱尊重的心理。”

他透露曾有过诡异经验。一次到槟城拍戏,进到酒店房间,直觉不舒服,后来有一晚睡觉觉得被“压”,他说:“我就对‘他们’说,不要骚扰我,我很累,要睡觉,因为第二天还要工作。”他说经他这样一说,接下来就不再发生被压的事了。

如果拍戏地点真的是凶宅,他OK吗?他说:“人多没问题。”

《吉屋》已在新加坡上映。

新闻来源:《联合早报》(香港长途电访)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