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上周才陪同提亲 “爸妈看不到幼弟结婚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长子:上周才陪同提亲 “爸妈看不到幼弟结婚

死者陈月英(左)与张进生。
死者陈月英(左)与张进生。

(边佳兰9日讯)“爸妈永远看不到幼弟成亲了!”



“边佳兰老夫妇葬身火海”悲剧;华裔夫妇长子张峻岳(44岁)透露,父母于上周才陪同幼弟到新加坡提亲,幼弟预计于今年9月注册及明年举行婚宴,如今双亲不在,已成一大遗憾。

他说,双亲如今无法亲眼看见幼弟完成人生大事,怎不叫人伤心和惋惜。


他说,一家人于上周浩浩荡荡到新加坡,陪同幼弟张岱岳(40岁,在新加坡从事电脑业)向新加坡籍女友提亲,当时,两老都很开心。

“我弟弟计划在明年完成人生大事,如今人事已非。”

他对这起火患如何发生及火源是从哪一间被烧毁的3间老店屋开始,不愿揣测。

位于泗湾大街交界处的熙成路发生大火,3间老店屋被烧毁,隔壁杂货店虽避过火劫,唯墙壁被燻黑与部分损坏。

他说,火患调查报告将在一两周内出炉,待有调查报告出炉,再向保险公司申请索赔事项。

他说,父母平时都在店屋过夜,白天则在店内帮忙,他每天都前往开店经营生意。

“与父母的最后一面,是事发前一天约傍晚关店时候,当天早上还与父母在外吃早餐,没想到是最后的早餐。”

昨日凌晨3时40分,在泗湾大街交界处的熙成路发生大火,烧毁3间一层楼老店屋,在店屋过夜的老夫妇张进生(71岁)和陈月英(70岁)疑吸入过量浓烟,昏睡阁楼睡床上,惨被烧成焦尸。

据了解,由于灾场不断发出爆炸声响及火势相当猛烈,即使街坊有心救人,也无能为力。

消拯员周一重返火患地点,扑灭灾区尚在冒烟的地方。

 

邻店墙壁烧黑 须查结构电源

位于火患店屋旁的杂货店东兴号业者王忠平说,该店屋虽避过火劫,但墙壁已被大火烧黑,因而须请人到店屋检查墙壁结构及电源情况。

王忠平(40岁)说,火患发生时,他与5名家人包括妻儿与双亲,以及一名工人睡在店屋内,突听到有人在外叫喊,赶紧跑出店外,及时保住生命。

他说,火患发生后,才知一对老夫妇被烧死。

位于火患处隔壁杂货店东兴号店屋避过火劫,唯墙壁被烧呈黑色与部分损坏。

王忠平胞兄王忠杰(46岁,从事销售人员)说,被烧死的老夫妇,是从小看着他与兄弟一同长大的老邻居,他平常会到他们店里打招呼寒暄,如今两人在火患中丢命,令人伤心。

两名死者将于本周四早上11时举殡,进行火化后,两人骨灰一起安奉在古来富贵山庄。

王忠杰(右起)与弟弟王忠平请来电源技术人员,前来勘查店屋电源情况,预计周二重新开店。

 

郑凯聪:紧急机制有待改善

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透露,如当地各单位在发生意外事故时,完善地启动紧急机制,相信意外可避免。

他说,他之前在参与社运活动时,认识张峻岳妻子孙秀彬,所以前来慰问。

郑凯聪(右)到两名死者灵堂前吊唁。

据他了解,火患发生时,当地志愿消防队虽已赶抵现场,由于发生火患店屋的电源尚未被切断,志愿消防队无法先进入火场救人。

“如果志愿消防队拥有足够的救援配备,抑或国能拥有紧急应对小组,在紧急事故中,及时切断电源,可将灾害减至最低点。”

他说,边佳兰原本计划兴建3间消拯局,但如今尚未建竣。

他说,州政府已将边佳兰列入高风险区,但未有完善的风险管理机制,他将向柔州行政议会反映,包括消拯局的工程兴建计划。

在张峻岳(后排右起)陪同下,郑凯聪前来灵堂慰问。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