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年龄定义降至35岁 加剧青黄不接 华青团恐被迫解散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青年年龄定义降至35岁 加剧青黄不接 华青团恐被迫解散

青体部欲降低青年组织年龄,政府受促应先加强现代青年对参与社团活动的热衷。(取自麻坡年少情)
政府受促以学分制鼓励更多学生当义工或参与社团活动,提高年轻人对服务社会风气。

【青年年龄定义降至35岁 】



报导:白宁馨、林丽平

(昔加末、麻坡10日讯)青体部长赛沙迪表态,将拟定降低青年年龄定义至35岁或30岁,然而许多华青团和青年组织长期面临青黄不接问题,认为降低年龄限定行不通,甚至恐造成现有华青组织被迫解散。


昔加末华青团和青年组织告诉《中国报》,青年年龄降低至35岁或以下,是能为组织带来活力和年轻化,增加人才,但年轻人缺乏兴趣参与社团。

“现在年龄定义40岁,愿意加入组织的人都很难找,何况是30多岁以下的青年。这会导致青年成员大量减少,没有足够成员支撑整个组织。”

许多华团面临青黄不接,担忧青年年龄限定导致青年团不符合资格而消失。

他们指出,很多30岁以下青年刚踏入社会,忙于打拼事业,等到他们经济和时间稳定后,想为社会服务加入青年组织时,却已超龄不符合资格。

“办活动需要资金,也要耗时处理,但真正有此能力的年轻人不多,很难配合到彼此的时间。”

他们认为,政府应给予缓冲期,效仿台湾等外国,以学分制鼓励更多学生当义工或参与社团活动,提高年轻人对服务社会风气,否则,若强制执行,对许多华团组织是个挑战。

青年组织举办活动需要人力和资金,也需要更多时间推动。
在举办传承中华文化活动上,青年组织也扮演重要角色。

华青团或自动消失

麻坡地缘性及血缘性团体的青年团认为,一旦青年组织须遵守政府定下的青年年龄不可超过35岁,预料将会有很多华青团因不符合资格而自动消失。

他们指出,目前,麻坡大多数青年团领导层的年龄,都是超过35岁,一些年逾50岁者也在担任青年团理事,面对青黄不接隐忧。

他们感叹,在华青团“小鲜肉”难求,低于35岁的青少年大多不热衷参与宗乡团的青年组织,对华团而言,能够成立青年团已经属于“不容易”的事了。

在华青组织,因“小鲜肉”难寻,必须靠超龄青年支撑。

超龄成员贡献不容忽视

许多“超龄青年成员”经验资深,义务为社团组织出钱出力,贡献不容被忽视。

昔加末华青团及青年组织指出,他们的组织都有少数逾40岁的成员,都是真正在为社团默默付出。

“我们不否认一些人参与社团有个人意图,但还有很多理事或社团代表自己承担许多费用,不向社团索取,甚至主动利用自己的假期办活动。”

他们说,很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在处理各种事务方面仍缺乏经验,这些资深的青年就能给予指导和协助。

昔加末华裔青年理事会也有超龄成员,充当顾问或幕后义务成员为组织付出。

政府应先设法鼓吹
林钦荣(昔加末中华公会青年团团长)
现代青年对参与社团活动缺乏热衷,为社会服务的观念低落,政府应先设法鼓吹和提倡青年积极参与社会服务活动。本青年团成员有40多人,但真正能出席活动者只有10至20人,因为大家的时间难配合。
很多超龄青年团员都是义务为社团付出,甚至自愿请假办活动,费用自掏腰包,他们的牺牲和付出不能被抹杀,部长所言因牵涉利益而不愿交棒的人只是一小部分者。

陈嘉奂: 相信很多人不符合条件。

架构更小难以支撑
陈嘉奂(昔加末华裔青年理事会主席)
若青年年龄制定在35岁以下,相信很多人已经不符合此条件,在本理事会就有10名理事已经超龄。
另外,在社团青黄不接的情况下,缺少了该35岁以上的青年,又难注入新血,青年组织架构会更小,难以支撑。

陈荐赋: 相信很多宗乡团体的青年团将会消失。

冀青体部能够深思
陈荐赋(麻坡南安会馆交际主任)
华团已经面对青黄不接问题,一旦制定青年组织的年龄须在35岁以下,相信很多宗乡团体的青年团将会消失,这对华团是很大的打击,不容小觑,希望青年及体育部能够深思。

 

魏添源:把青年的定义定在40岁,可以接受。

定义在40岁可接受
魏添源(麻坡漳泉公会青年团团长)
漳泉公会青年团最年轻的的理事是38岁,最年长的也已经超过50岁,如果限制年龄,很多华青团都不符合资格了。
如果把青年的定义定在40岁,华团仍是可以接受的。

陈汶溢:顾虑华团的立场。

希望顾虑华团立场
陈汶溢(麻坡潮州颍川公会青年团副团长)
由于华团属于非营利组织,主要宗旨是维护乡亲会员福利,所以很难吸引年轻人参与,而一个会馆能够成立青年团,已经非常难得了。
我希望当局在修订青年年龄的当儿,能够顾虑华团的立场,包括避免拨款受影响。

赛沙迪指获得青体部拨款的青年组织领导层,也必须要遵守“年龄标准”。

新闻背景

赛沙迪上任后新政策!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于本月5日,在记者会上指出,将把现有青年的年龄定义,从原有的40岁调低到35岁或30岁,这是他上任后势在必行的任务。

他说,一旦对青年年龄进行调整,全国各州、县的青年理事会,以及获得青体部拨款的青年组织领导层也必须要遵守“年龄标准”。

他强调,个人意愿是将青年年龄调降至30岁,一旦确定了国内的青年年龄,就会进行相关修法工作。

林钦荣(右)带领成员们举办各项有益身心的活动。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