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家看門狗22】 門外漢寫球賽 自己看著辦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誰家看門狗22】 門外漢寫球賽 自己看著辦

《誰家看門狗,跑到舞台上講故事》
作者:王秉彬(作者授權轉載)



 

男生或多或少懂得一項運動,而且有追體育賽事的興趣。麗萍以此為基礎,認定他容易掌握採訪運動項目的方式。


「秉軒,你喜歡什麼運動項目?」突發問的麗萍問道。

「羽球、籃球、足球,都可以減肥。」他回答得簡單。

「過兩天新山地不佬市內體育館將上演亞洲羽球錦標賽,你負責採訪吧!」麗萍這就把工作委託出去了。

「我沒寫過國際性的體育新聞…」他不懂得怎麼著手,很正常。

「你可以的,你適應力強。況且還有總社記者在場,不清楚的話問他們。」麗萍的意思,是要他自己看著辦。

每次有重要的體育賽事,總社會派出體育記者採訪,地方記者則負責周邊新聞,包括羽毛球明星與球迷的一些互動,以及現場氣氛。

支持誰,誰就輸 

他有幸採訪二零零七年亞洲羽球錦標賽,有機會與球迷夢寐以求的羽毛球天王見面,包括當時羽壇三強:中國的林丹、我國一哥李宗偉與印尼的道菲。

採訪歸採訪,他偶爾會充當球迷支持喜歡的球員,尤其祖國羽壇一哥李宗偉。被他追捧的李宗偉,從來沒有如他預期般獲勝,很是氣餒。

反之,他越不看好林丹奪冠,林丹必能突圍而出。所以他倒戈支持林丹,竟意想不到是李宗偉揚眉吐氣,將冠軍掃入口袋。哈哈哈!他真夠倒霉。

總之,他覺得自己支持誰,霉運就會降臨對方身上。倒霉這股力量不用錢買,免費送人也不可惜,他把倒霉的預測能力用在林丹身上,李宗偉又在一次和林丹的對決中,擊退對手。

夠絕吧!

他試圖把這詭異的事告訴室友文發,換來的卻是「你神經啊!打球靠的是實力。」

不過,文發還是給足面子,與他進行一個實驗。

他們協議,在二零零八年亞錦賽時高捧林丹,結果李宗偉在比賽中奪魁(二零零八年亞錦賽半決賽,林丹讓球予隊友陳金,陳金卻在決賽輸給李宗偉)。

「這只是巧合。」文發當然不信。外加一句「無聊透頂!」

體育評論需要預測賽果,不論是運氣,根據發展規律判斷或謹慎分析數據,一旦預告成績和最終成績吻合,人們會覺得你很厲害。

預寫新聞稿

採訪國際體育賽事,一些記者會寫備稿。備稿內容,即是預測競爭雙方都會勝利。

比賽一結束,將其中一份稿件修飾一下就能上傳總社。

這技巧恰好讓記者有更充裕的時間,描述現場戰況,新聞報道結合情、景、理三個元素,讓讀者越讀越有神。

只是好方法不是每次都管用,偶爾也有出錯的時候,比如記者不慎把獲勝隊伍混淆,讓落敗的熱門隊伍,報道成勝利者。這一點,心思細密的讀者應該曾察覺過。

而預先備稿,意味著記者的工作時間加長。記者惟有取捨一些賽事,專注在大熱門的隊伍上,中下級隊伍被擱在一旁,只取賽後的成績。

儘管東刪西扣,記者一整天時間都不夠用。這亦是,主管派地方記者支援的原因之一。

此外,投其所好,也是一門撰寫體育新聞的方式。舉個例子,各報館的體育專欄在分析二零零九年歐冠杯決賽,即紅魔曼聯與西班牙雄獅巴塞羅那的評論中,已看出端倪。

「今天的體育新聞,又是以曼聯會獲勝為報道取向。」他抓著文發來理論。

「報章當然要寫讀者喜歡看的,分析得有道理就好了。」文發不耐煩回應。

「這不好吧?記者應該中立!足球是圓的,什麼可能性都會發生,兩支隊伍都進決賽,應該都把各隊的優缺點平均報道。」他扮專業反駁。

「體育新聞要有明確的立場,用過去的數據補充,敢於推測支持隊伍的勝算。你不是曼聯的支持者吧!已經好一段時間曼聯保持不敗紀錄,當然會被看好。」文發越講越氣,他也吃的滿鼻子的灰。

他覺得沒把體育報道的情況寫好,不想講了。

(待續……)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2019年财政预算案,你打几分?
2019年财政预算案,你打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