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債 竟要我揹 事主拒妥協.住家被潑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不是我債 竟要我揹 事主拒妥協.住家被潑漆

謝目光(左起)在鄭志文陪同下,闡述被大耳窿騷擾和威脅過程。
謝目光依照警方指示拒接大耳窿電話后,對方追債行動反升級,並到住家潑紅漆。

(新山13日訊)汽車噴漆業者遭大耳窿致電誣陷拖欠前員工薪水,更要他幫前員工還債,短短兩週,欠款從2100令吉增至8000令吉,他拒當冤大頭,卻遭大耳窿上門潑漆恐嚇!



大耳窿恫言,若事主不還錢,就到住家潑漆,更會縱火燒店。如今大耳窿已潑漆恐嚇,事主擔憂接下來遭殃的就是其店。

事主謝目光(62歲)今日在馬華淡杯新鎮支會主席鄭志文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說,他于5月23日早上11時,首次接獲大耳窿來電,指其前員工阿Ken欠錢,要求他代還2100令吉,更指責他未付薪水給員工。


“大耳窿威脅要到我位于馬賽城住家潑漆,以及焚燒我在嗎哂的汽車噴漆店。”

他強調,從不曾拖欠員工薪水,而該名前員工4月就已離職,因覺得大耳窿沒理由要他背債,所以就拒絕還錢,並到警局備案。

“原以為事件平息,沒想到6月6日下午1時,我再接到大耳窿以WhatsApp發送短訊,要求繳還8000令吉,更附上我住家外觀照,隔天我又到警局備案,警方要我勿接大耳窿電話。”

他說,上週,前員工阿Ken也和他聯繫,更要求他協助購買汽車物件,當見面時,阿Ken否認借大耳窿,更稱會找出滋事者解決問題。

“不過,前天早上8時15分,我外出時,發現住家籬笆鐵門被大耳窿潑紅漆。”

目前,他除了擔憂大耳窿會燒店,也擔心與他同住的妻子、兒子和5歲孫子的安危。

“大耳窿到我住家潑漆,我曾聯絡阿Ken,但阿Ken未接電,僅通過微信稱有空才找我,令我非常無奈。”

阿窿拒面談  不接來電

大耳窿追債行徑詭異,拒絕與事主面談,更拒接所有來電。

謝目光透露,不管是警方或阿Ken致電,大耳窿都不接聽電話。

“大耳窿從頭到尾不願和我們面談,他們只給我一個銀行戶頭號碼,要求我轉賬還債。”

謝目光坦言,阿Ken到其店上班約一年多,今年4月辭職后,疑似到外自立門戶。

他也非常疑惑,為何大耳窿清楚掌握其個人資料,包括他住家和店面地址。

“雖然阿Ken曾跟我解釋,大耳窿可能是從網絡索取我的資料。因阿Ken在我這里工作時,曾把我的店屋地址詳情上載到面子書。”

不過,他仍感到疑惑,希望阿Ken可再當面告知他詳細情況。

“阿Ken”否認借阿窿

謝目光前員工容先生(綽號“阿Ken”)否認曾借大耳窿,他更聲稱于5月時,也被大耳窿致電追債3000令吉,唯他約大耳窿見面,對方拒絕后,就無下文。

他說,大耳窿是用外國電話號碼聯系他。

容先生接受電訪時坦言,曾將上班地點的資料和自己的身分證上載至面子書,懷疑有人竊入其面子書賬號索取這些資料。

“不排除有朋友拿我的資料向大耳窿借款,我曾用一名朋友的電腦上網,懷疑該名朋友濫用我的私人資料借錢,現階段也與該名朋友失聯。”

他強調,前老闆並沒有拖欠他薪水,他目前也在外經營汽車噴漆生意。

容先生尚未針對遭大耳窿濫用名義和致電騷擾一事報警。

報警兩次沒行動

謝目光不滿指出,他曾針對大耳窿的兩通電話恐嚇報警兩次,但警方未採取行動,以致他從5月至今仍受大耳窿騷擾,甚至住家被潑漆。

他首次接獲大耳窿追債電話后,于5月26日到嗎哂警局報案,並且6月7日再到警局第二次報案。

他認為,警方一直未對其投報展開進一步調查,結果,其住家于7月11日上午遭大耳窿上門潑漆,殃及籬笆鐵門和車房洋灰地。

他更擔心大耳窿會燒其店,但警員告知他不會有事發生,令他無奈。

至截稿前,至達城警區主任佐基里尚未對此案作出回應。

另外,鄭志文指出,願當謝目光和前員工的中間人,協助兩人一同解決大耳窿的問題,他希望該名前員工可主動現身。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世界杯8強出爐,猜一猜哪一隊捧杯?
世界杯8強出爐,猜一猜哪一隊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