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债 竟要我揹 事主拒妥协.住家被泼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不是我债 竟要我揹 事主拒妥协.住家被泼漆

谢目光(左起)在郑志文陪同下,阐述被大耳窿骚扰和威胁过程。
谢目光依照警方指示拒接大耳窿电话后,对方追债行动反升级,并到住家泼红漆。

(新山13日讯)汽车喷漆业者遭大耳窿致电诬陷拖欠前员工薪水,更要他帮前员工还债,短短两周,欠款从2100令吉增至8000令吉,他拒当冤大头,却遭大耳窿上门泼漆恐吓!



大耳窿恫言,若事主不还钱,就到住家泼漆,更会纵火烧店。如今大耳窿已泼漆恐吓,事主担忧接下来遭殃的就是其店。

事主谢目光(62岁)今日在马华淡杯新镇支会主席郑志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他于5月23日早上11时,首次接获大耳窿来电,指其前员工阿Ken欠钱,要求他代还2100令吉,更指责他未付薪水给员工。


“大耳窿威胁要到我位于马赛城住家泼漆,以及焚烧我在吗哂的汽车喷漆店。”

他强调,从不曾拖欠员工薪水,而该名前员工4月就已离职,因觉得大耳窿没理由要他背债,所以就拒绝还钱,并到警局备案。

“原以为事件平息,没想到6月6日下午1时,我再接到大耳窿以WhatsApp发送短讯,要求缴还8000令吉,更附上我住家外观照,隔天我又到警局备案,警方要我勿接大耳窿电话。”

他说,上周,前员工阿Ken也和他联系,更要求他协助购买汽车物件,当见面时,阿Ken否认借大耳窿,更称会找出滋事者解决问题。

“不过,前天早上8时15分,我外出时,发现住家篱笆铁门被大耳窿泼红漆。”

目前,他除了担忧大耳窿会烧店,也担心与他同住的妻子、儿子和5岁孙子的安危。

“大耳窿到我住家泼漆,我曾联络阿Ken,但阿Ken未接电,仅通过微信称有空才找我,令我非常无奈。”

阿窿拒面谈  不接来电

大耳窿追债行径诡异,拒绝与事主面谈,更拒接所有来电。

谢目光透露,不管是警方或阿Ken致电,大耳窿都不接听电话。

“大耳窿从头到尾不愿和我们面谈,他们只给我一个银行户头号码,要求我转账还债。”

谢目光坦言,阿Ken到其店上班约一年多,今年4月辞职后,疑似到外自立门户。

他也非常疑惑,为何大耳窿清楚掌握其个人资料,包括他住家和店面地址。

“虽然阿Ken曾跟我解释,大耳窿可能是从网络索取我的资料。因阿Ken在我这里工作时,曾把我的店屋地址详情上载到面子书。”

不过,他仍感到疑惑,希望阿Ken可再当面告知他详细情况。

“阿Ken”否认借阿窿

谢目光前员工容先生(绰号“阿Ken”)否认曾借大耳窿,他更声称于5月时,也被大耳窿致电追债3000令吉,唯他约大耳窿见面,对方拒绝后,就无下文。

他说,大耳窿是用外国电话号码联系他。

容先生接受电访时坦言,曾将上班地点的资料和自己的身分证上载至面子书,怀疑有人窃入其面子书账号索取这些资料。

“不排除有朋友拿我的资料向大耳窿借款,我曾用一名朋友的电脑上网,怀疑该名朋友滥用我的私人资料借钱,现阶段也与该名朋友失联。”

他强调,前老板并没有拖欠他薪水,他目前也在外经营汽车喷漆生意。

容先生尚未针对遭大耳窿滥用名义和致电骚扰一事报警。

报警两次没行动

谢目光不满指出,他曾针对大耳窿的两通电话恐吓报警两次,但警方未采取行动,以致他从5月至今仍受大耳窿骚扰,甚至住家被泼漆。

他首次接获大耳窿追债电话后,于5月26日到吗哂警局报案,并且6月7日再到警局第二次报案。

他认为,警方一直未对其投报展开进一步调查,结果,其住家于7月11日上午遭大耳窿上门泼漆,殃及篱笆铁门和车房洋灰地。

他更担心大耳窿会烧其店,但警员告知他不会有事发生,令他无奈。

至截稿前,至达城警区主任佐基里尚未对此案作出回应。

另外,郑志文指出,愿当谢目光和前员工的中间人,协助两人一同解决大耳窿的问题,他希望该名前员工可主动现身。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建马新第三通道吗?
赞成建马新第三通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