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小咖分很清! 童冰玉闖中國 體會人脈后台很重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大咖小咖分很清! 童冰玉闖中國 體會人脈后台很重要

童冰玉到中國發展成績亮眼。

(新加坡13日訊)離巢半年闖蕩中國市場,童冰玉感受不同的工作文化有了新體悟:“說到底,很多時候都要靠人脈和關係。”



童冰玉今年2月宣佈約滿離開新傳媒,過去半年她到中國發展成績亮眼,拍了兩部電視劇,還有機會客串武俠片《倚天屠龍記》,下半年更將演出製作費達三億人民幣的大製作《置生死於度外》,她也擔任該片的聯合出品人兼製片人。

她在接受《聯合晚報》專訪時暢談她在中國拍戲的經歷,坦言:“大開眼界”。


客串《倚天屠龍記》讓她見識到大製作的氣派,“它跟我過去10年的拍攝環境都不一樣,比方說我的戲百分之八十是打戲,但我根本不需要打,因為我有替身。”

除了武替,演員還有文替,“不是因為我們大牌,而是為了省時間,有時候會分兩組拍攝,我在拍武戲的時候,文替就會在另一組和另一個演員對戲。”

一個劇組有多達300人,也讓童冰玉震撼不小,“但人太多、分工太細也是個問題,你一個頭就有三個人負責,跟工作人員傳達要求,他說:『好,我會跟誰誰誰說』,但那個誰誰誰永遠不知道是誰,因為人太多了。”

童冰玉指中國拍戲,除了武替,演員還有文替。

但讓童冰玉感受更深刻的,是人脈的重要性,“說到底,很多時候都要靠人脈和關係。我常問自己,憑什麼待遇比其他人好?坦白說很多演員都演過大製作中很好的角色,但他們還是每天自己扛凳子,拿包包。”

在中國大咖小咖分得很清楚,有沒有“后台”待遇也不同,“我客串《倚天》一個角色,但因為是導演引薦進來的,待遇就不一樣,鏡頭也特別多,可能收入也跟主演差不多。”

這讓她有點心虛,“我何德何能?但這也讓我看到一點,在新加坡我們很被動,都是公司說了算,演員只要在演技上有所表現就可以了。但在這裡我看到另一條路,就是從商業角度來看,要如何建立自己的平台,讓演藝事業走得很遠?演員要突破很多不一樣的瓶頸,這是我離開後領略到的,以前我把自己局限在小框框裡,但原來除了演技,演員還要經營人脈、背景等等。”

她感歎已漸漸失去了當初單純演戲的環境,“我以前沒那麼積極跟商家品牌配合的,但現在那似乎已經是工作的一部分,我開始意識到藝人需要與時並進,需要在品牌之間建立地位。”

童冰玉在中國拍戲,起居飲食被照顧得周全。

助理照顧起居飲食

童冰玉在中國拍戲,起居飲食都由助理照料,笑說:“我已經被訓練到不懂得照顧自己的日常生活了。”

她說:“早上起來一定有一壺咖啡,一壺檸檬水,所以我連咖啡要去哪裡買都不知道。助理會確保我一出酒店司機已經在等我,一上車就會有粥和小餅乾吃。午餐時間還沒到,助理就會拿菜單給我選,然後叫外賣。”

起居飲食被照顧得周全,但她卻覺得人和人之間變得疏離了,“演員之間沒那麼熟悉,在新加坡拍戲是一家人的感覺,在那邊大家有自己的休息室,感覺比較疏離。”

此外演員和導演的溝通也隔了一層,“我們都看不到導演,因為片場很大,導演通常都在控制室,跟演員講戲的是副導或其他人。演員有東西要問導演,須通過工作人員用對講機傳話,你更不用想知道故事人、統籌是誰。”

中國拍戲酬勞翻倍

談到大家都好奇的拍戲酬勞,童冰玉坦言:“酬勞是多的,我在那裡拍的三部戲,都不是第一女主角,甚至一部還是客串性質,但一部就等於這裡一年的酬勞。”

不過她解釋:“但大家不要想得太誇張,因為你把市場放大來看,所有東西就會膨脹,就像為什麼一個頭髮要10幾個人做?因為他們人多,我們一個人做四個人的戲,他們四個人做一個人的工。”

她透露新加坡一個特約演員,一天的酬勞可能是500新元,但用13億人口的比例來換算,中國一個特約拿10萬塊(約2萬新元)也是正常的。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世界杯8強出爐,猜一猜哪一隊捧杯?
世界杯8強出爐,猜一猜哪一隊捧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