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家長盼建立鑒定機制管控 好保母哪里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家長盼建立鑒定機制管控 好保母哪里找?

若保母通過正確培訓,包括學習喂食幼兒和沖涼等,可減少失誤和危險,並保障兒童身心健康與安全。
保母受促自我提升,以通過正統的課程和教育,掌握兒童心理學及育兒的知識。

報導:劉福來



(麻坡1日訊)保母虐童和照顧疏失事件層出不窮,年輕家長盼望政府建立良好鑒定機制,管控傳統家庭托育服務。

不少年輕夫妻基于討生活關係,逼于無奈必須一起外出上班,只得將孩子託付給保母照顧。


近期不斷傳出保母犯案問題,引起不少年輕父母的關注和擔憂。

一些家長接受《中國報》訪問時指出,現今社會夫妻上班,需要保母照顧幼兒的家庭,比比皆是,但保母訊息不夠普遍,家長要取得保母資訊管道也有限,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到哪裡去找“好”保母。

“家長們希望政府建立良好的鑒定機制,增進保母服務素質,保障兒童身心健康與安全。”

家長普遍認為,傳統家庭托育服務必需要有經驗,及良好的素質和背景,才能讓家長放心。

保母工作責任重、壓力大,並得犧牲個人時間與天倫之樂,一心一意呵護幼兒成長。

增進保母服務素質

他們也認為,政府除了對托兒中心和安親班,強制要註冊和定期作健康檢查,傳統家庭托育服務的保母,也須受到嚴格控管和心理健康的檢測。

“當局鑒定保母的專業和心理素質,並完整保存記錄,並可讓執法單位必要時有跡可查,藉此改善保母良莠不齊的現象。”

家長也希望,通過當局鑒定的標準和管道,讓家長聘用合格的保母。

“透過這樣的管制,讓尋求托育的家長,與提供托育服務的保母之間,有更為便捷契合管道,保母也能通過在職進修及

接受課程的訓練,獲得專業的肯定,改變多數家長對傳統家庭托育觀念。”

劉建利:贊成政府立法管制。

劉建利:政府是時候正視

麻坡家連家精神健康關懷協會主席劉建利認為,政府是時候正視傳統家庭托育保母問題。

“適當的管制是正確的,我們必須知道這些保母是否理解幼兒的身心成長及心理。”

劉建利說,只有經過正統的課程和教育,才能學會兒童心理學,目前一般的教師都需要上這一堂課。

“通過正確的培訓,包括正確的幼兒喂食、沖涼等,可以減少失誤和危險,並保障兒童身心健康與安全。”

小孩身心健康與發展,決定未來人格的端正或偏差,民眾促請政府仿傚台灣和歐美國家,關注幼兒的身心健康與發展。

他強調,古人常言“三歲定終身”,小孩的身心健康和發展,往往會決定其未來人格的端正或偏差,政府應仿傚台灣和歐美國家,關注幼兒的身心健康與發展。

“我贊成政府立法管制,但必須給予保母緩衝期,不然保母都會失業。”

劉建利說,婦女發展部應採取積極角色,鼓勵保母註冊及朝向正確方向發展,並配合福利局和衛生部定時上門協助,以及社區護士定時上門指導及傳授育嬰知識。

各地保母虐童和照顧疏失事件層出不窮,令社會和家長憂心忡忡。

家長保母 難溝通

保母責任重、壓力大,工作難為。

受訪的保母指出,現在的家庭由于生育少,把小孩視之如寶,一丁點小事就會向保母興師問罪,而過分的襁褓及普遍問責的習慣,也漸漸成了現在家長與保母之間,難以溝通。

“社會輿論的渲染和影響,一些保母形象都被妖魔化,人們普遍對保母都沒好印象,使到保母工作更添壓力。”

她指出,小孩學走路的時期,即一歲左右,剛剛牙牙學語的階段最難照顧。

“這個時期的孩子既調皮又好玩,喜歡爬高爬低到處抓東西,卻又不懂得講話又好動,所以大人要非常注意,家里也不好隨便放剪刀、熱水等,最怕東西掉下來,刺到或燙傷小孩。”

年輕夫妻為了生活必須外出上班,將孩子託付給保母或托兒中心照顧,成為趨勢,保母也成了孩童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啟蒙老師。

顧年齡相近小孩 易受傷

一些保母坦言,一般她們不會看顧兩名年齡相近的小孩,害怕兩個不懂事的小孩互相爭執而受傷,必須是有大有小,還可互相照顧。

她說,為別人看顧小孩有一定的責任,最好不要離開自己的視線,否則一個疏忽,可能就是永遠也無法挽回的遺憾。

她強調,保姆也是良心工作,雖然有好有壞,但不可一概而論,畢竟犯案保姆只佔少數,如果把問題都誇大其詞,對很多盡業樂業的保母很不公平。

須找有經驗保母

保母一個疏忽,險些要孩子的小命。

一名母親分享說,她現年4歲的小兒子,早在幼兒時期6個月大學習翻身時,伏在床上險些窒息。

她原本把孩子交給很有經驗的婦女看顧,但婦女卻把她的孩子交給另一個完全沒有經驗的媳婦照顧,結果發生意外。

“我接到通知趕到保母家,孩子嘴唇呈黑色,鼻子中間流血,我緊急送醫搶救,還好把他的命給救回來。”

她說,經歷這次教訓,她對保母素質很注意,並先后換了4次保母,直到現在上幼兒園了,才放下心來。

她認為,家長找保母務必須找到有經驗,及認識對方的背景和家庭狀況。

余詩琪

謹慎選擇保母
余詩琪(34歲,職業婦女)
曾發生過保母嚴重的疏失,自此我對選擇保母照顧小孩,就十分謹慎。
我認為,立法管制很恰當,一來可提升本地保母素質,二來也可讓尋求托育的家長,與提供托育服務的保母,有一個契合的管道。

蔡燕華

保母責任很大
蔡燕華(60歲,全職保母)
小孩1歲左右最難顧,這時期的小孩既好動又不聽話,也不懂什么是危險,讓你完全掌握不到他的思想。
保母責任很大,沒有病假和年假,一家人去旅行,你什么地方也不能去,就是要把小孩從哺乳期,顧到長大上學,才算是卸下擔子,然后又在重新接另一個任務。
我最大的安慰就是顧過的小孩,長大后還會常常回來和我們相聚和聯絡。

梁碧霞

須懂控制情緒
梁碧霞(65歲,資深保母)
每個成年人多少都有脾氣,尤其保母,必須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
個人的經驗是讓孩子安靜下來畫畫,這時候自己也可靜下心來平復心情。
保母沒有所謂專業不專業,但一定要有愛心,最重要是憑良心和經驗,一定要把別人的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來疼。

鍾國富

找熟人較安全
鍾國富(33歲,商人)
我有3個孩子,目前只剩2歲小女兒給妻姨照顧,而孩子給熟人照顧比較安全,至少清楚對方的生活環境和背景。
之前我孩子也是給保母顧,但發現孩子回家特別精神,后來我嘗試觀察,發現小孩奶粉旁竟有咳嗽藥水,而心生疑慮。
我相信每個父母在孩子不懂得表達的年紀,都會有這樣的擔心,所以找保母盡量找親人或熟人,比較放心。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調】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
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