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潔癖拒和家人住 阿伯寧願淪落街頭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有潔癖拒和家人住 阿伯寧願淪落街頭

    (新加坡23日訊)稱因潔癖不想和別人同住,六旬叔情願搬離兒子住家,在組屋底層、停車場等地餐風露宿近10個月。



    去年10月起,60歲的陳亞峇(小名阿文)在全島各處流浪為家,除了樟宜機場、民眾聯絡所,還曾在義順一帶的組屋底層以及停車場頂樓留宿。

    阿文曾在義順一帶的多層停車場頂樓,鋪塑料袋睡在地上。
    阿文曾在義順一帶的多層停車場頂樓,鋪塑料袋睡在地上。

    阿文日前受訪時說,4年前結婚29年的老婆腦溢血去世,他飽受精神打擊,甚至有自殺傾向,數月內暴瘦12公斤。

    他說,老婆去世後,他賣掉單位,搬去兀蘭跟兒子和媳婦同住,但卻因為自己有潔癖,跟兒子媳婦起了摩擦。

    “我出門會隨身攜帶肥皂粉,頻頻找地方洗手,平時在家裡沖涼也會花上一個多小時,兒子媳婦忍受不了我的潔癖,我也不想麻煩他們,所以從去年7月開始在外面留宿,每隔兩、三天回去沖一次涼。”

    阿文身上的家當都放在背包裡,主要包括小毛巾、肥皂粉等清潔用品。
    阿文身上的家當都放在背包裡,主要包括小毛巾、肥皂粉等清潔用品。

    但到了10月,阿文就連兒子的家也不去,每天到附近商場沖涼,身上的全副家當只包括背包裡的毛巾、衣服還有肥皂粉,重要證件則由兒女保管。

    “我記得兒子的手機號碼,不夠錢用就聯絡他,他和女兒每月也會給我600元(1800令吉)生活費。”

    阿文退休前是修車員,老婆是家庭主婦,他含辛茹苦把兒女養大,希望老來共聚天倫,沒想到事與願違,老婆說走就走。

    阿文說,在公共場所睡覺,難免招惹路人異樣的目光,一些甚至對他指指點點,說他是“爛賭鬼”,聽了很傷人。

    記者聯絡上阿文的兒子,他對父親流浪街頭一事表示知情,但強調是父親當年堅持賣掉舊屋,後來又拒絕和他們同住,家人從未想要趕他出門。

    “如今我也勸不了他,只希望他趕快申請到小型公寓,可以搬進去住。”

    家人擔心阿叔自殺傾向

    兒子透露阿叔有自殺傾向,曾在心理衛生學院住過一周。

    阿文受訪時坦言,今年五月,他曾經在心理衛生學院住過,但自己絕非精神病患,只是有較嚴重的潔癖。

    阿文的兒子說,醫生指父親有強迫症,而且流露出自殺傾向,因此讓他出院後繼續吃藥,但父親過後把藥物丟掉。

    他表示,父親向來性格固執,有些衛生習慣家人看不過眼勸他幾句,他就一直說要搬走,還說要自殺,家人為此苦惱已久。

    社工助阿叔申請組屋

    社工曾建議阿叔搬去臨時庇護所,但被他一口拒絕,目前在幫他申請小型公寓。

    今年3月,阿文向新加坡兒童協會義順家庭服務中心求助,希望能申請政府組屋小型公寓(舊稱樂齡“公寓”),但目前還在等待。

    負責幫他處理案件的資深社工方欣偉接受本報詢問時指出,他們曾向陳亞峇解釋說申請組屋需要時間,並建議他在這期間搬去臨時庇護所,但他不想要和其他人生活,因此拒絕了這項建議。

    自此,方欣偉一直在和建屋發展局接洽,也幫他提出上訴,並定期拜訪陳亞峇,確保他一切安好。

    “我們也幫他準備好申請組屋的必要文件,和陪他去醫院做體檢。我們目前已經在幫他申請組屋。”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