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女生惨被骗色拍裸片 “投资老师”开课 19人失165万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数女生惨被骗色拍裸片 “投资老师”开课 19人失165万

受访学员打算通过民事诉讼进行追讨。

(新加坡13日讯)19名男女称各支付5000元(1万5000令吉)不等当学费,向自称是奖学金得主的商人学外汇投资,结果蒙受亏损55万元(165万令吉)报警揭发。当中一名27岁女郎称人财两失,当他性伴侣9个月还被拍下性爱视频和裸照,警方针对她的投诉介入调查!



19名男女向媒体申诉,向一名34岁谢姓商人学外汇投资,不仅没有收获,反亏损55万。当中,27岁的珍妮(假名)自称人财两失,她说2014通过约会手机应用认识商人,两人虽不是情侣,却维持了长达9个月的性关系。

珍妮指对方与她开房时,拍下性爱视频和她的裸照,她起初反对,但在对方游说下,最后妥协。两人后来失联几个月,到2015年尾,指对方再联系,问她是否有兴趣向他学外汇交易。


珍妮指商人一身光鲜亮丽,不但自称拿过奖学金,还住洋房、开宝马,让她信以为真,以为他很能干很本事。此外,对方还向她保证“稳赚不赔”,于是她拜他为师。

“他原本称,只要付3000元(9000令吉)参加他的‘专业课程’,就会让我掌握终身技能,但我加入后却开始亏损。当被质问时,他却反咬我一口,指我动作不够快,才会错过黄金时间,或称我注入的资金不够多,因此又说服我付多2000元(6000令吉)参加‘专家课程’。”

珍妮说,商人会规定所有学员到他的家,并按照他的指示进行外汇交易。

她说加入了5个月后,亏了1万5000元(4万5000令吉),实在无法撑下去退出并和他断绝来往。如梦初醒后,她报警处理。

警方证实报案,案件正在调查中。

“稳赚不赔”变“亏损连连”

19人打算集体通过民事诉讼进行追讨,他们所聘请的代表律师表示,已向关当局举报和报警。

被承诺的“稳赚不赔”变“亏损连连”,当中19名人认为事有蹊跷,退出后发现其他人也有同样遭遇,因此找Tito Isaac & Co律师楼合伙人王凯民帮忙,希望通过民事诉讼向对方追讨约54万9569(165万令吉)的学费、投资等损失。

王凯民律师说,他们已向有关当局举报和报警,考虑采取民事诉讼。

针对投资损失一事,警方证实报案,目前正在跟进这起案件。

学员指商人收费教投资,但多人蒙受亏损。(受访者提供)

向旁人“炫耀”性伴侣裸照

男学员称,商人向旁人“炫耀”性伴侣裸照,声称为了“自我保护”。

其中一名不愿具名的男学员说,商人在一次的私人饭局中,将两名女子的裸照给他以及另外三人看。

“我们过后问他为什么要拍她们的裸照时,他说是因为担心这些女生会反指他非礼,因此留下裸照若发生什么事可当证据。”

学员指商人以“师傅”自居大搞迷信,上课提出“改运论”,包括换发型、改名字,甚至称学员因“冲凉才会洗走财运”。

记者日前和多名学员会面,珍妮就指他旗下有约200名学员,大家都以师傅称呼他。

“若我们从外汇交易中赢钱,他就会抽佣,但若输了,损失却由自己承担。”

有者就透露,商人在教他们投资时,会提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建议,有些确实照办不误,当中包括:

●要求几个学员换发型。
● 要求一名学生把原名改成“Morgan”,表示这样子才能发达。
●冲凉会导致财运被洗走,才会因此而亏损。
●使用黑色钱包或穿上黑色衣服。

商人:学生只是希望拿回钱

商人称事后接到恐吓和恶作剧电话。

商人告诉《今日报》,警方在一周前联系他时才发现这个“阴谋”。

“他们(学生)只是生气……希望把钱拿回来。这太过分了,他们学到了东西,但因为不喜欢就找茬。”

商人也称近日一直接到恐吓和恶作剧电话。

记者走访商人单位,一名自称似乎他朋友的男子应门,并表示一切事情交由其律师处理。至截稿时间,记者仍无法联络上他的律师。

有学员出示和商人的对话,指对方迷信。

没被加入股东名单

学员指被要求付“报名费”买公司股份,但却发现没被加入股东名单中。

有学员透露,商人鼓励他们购买名下的公司股份,而有意者就必须先付上“报名费”。

“所谓的‘报名费’价格不一,有人只付了5000元,有人却付了15万元(45万令吉),皆无法退款。”

根据指称,当中有一些人买下股份后,却发现他们的名字最终没被加入到股东名单中。当他们要求退款时,只能收到部分款项。

另外,商人也被指让学生每月付钱订阅“信号”,而所谓的“信号”基本上是指商人通过用手机发出来的投资简讯。

“他每天都会在简讯中告诉学生,该在什么时候进行买卖交易,但许多学生听了指示照办反却输钱。”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