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藏國慶首日封 承載獨立61年故事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珍藏國慶首日封 承載獨立61年故事

曾祺浩所收集的首日封和郵票已累計有70餘本集郵簿。

報導:廖錦榮
攝影:張來星



(新山13日訊)一張張的國家獨立日及國慶日紀念首日封,承載著我國獨立至今61年的故事。

在一家私人醫院擔任運營經理的曾祺浩(40歲,住在新山百萬鎮),是集郵迷,自小學四年級開始收集郵票,至今已累計收有70餘本集郵簿。


曾祺浩的收藏品包括馬來西亞獨立至今,每年出版的國慶日紀念首日封。趁著剛過國慶日及馬來西亞日即將來臨,他和《中國報》讀者分享我國獨立首日封的故事。

曾祺浩受訪指出,這些外行人開起來平平無奇的首日封,其實都各自代表當時人民對于國家獨立的喜悅和歡愉感。

他說,每一次國家發生重大事件或者有值得紀念的事發生時,郵局都會出版首日封作為紀念。

“這些首日封顧名思義所指的是在新郵票發行的第一天,將整套的郵票貼在一個信封上,並以當日的郵戳蓋銷在郵票上。”

國家獨立后的一周年,“首日封”上開始印有最高元首的頭像。

曾祺浩透露,當時除了官方有推出國慶日首日封外,一些私人界如郵票收藏家也都會自制“首日封”。

“這些私人出版的‘首日封’,在封面上印有多姿多彩的圖案,觀賞性極高。他們有的用香蕉、椰樹等農作物來代表,有的則用國父的肖像來做象徵,有的則是印上不同民族團結的圖案來代表馬來亞。”

“但是,在收集的過程當中,我們其實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種類的私人‘首日封’”。

所以曾祺浩只要在任何地方,包括拍賣網上看到自己未曾收集過的“首日封”,便會不惜多少錢都希望能夠得到手。

他說,因為這些都已是可遇不可求,一旦錯過,不知道需要多久的等待才會再一次出現。

每一張私人出版的“首日封”上都印有不同的圖案,表達出當時人民歡慶國家獨立的喜悅。

 

曾祺浩:助了解大馬歷史

曾祺浩指出,1957年我國獨立時,由私人出版的“首日封”,大多數的設計只印有國父東姑阿都拉曼的肖像、馬來亞半島的地圖和11州的州徽。

他說,但是,到了1958年慶祝國家獨立一周年時,“首日封”上開始出現第一任國家元首端姑阿都拉曼的肖像和默迪卡體育場。

1963年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時所出版的“首日封”強調半島、新加坡和東馬人民的喜悅。

“隨后,1963年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日當天出版的‘首日封’,才陸陸續續出現婆羅洲及新加坡的地圖。”

“這些‘首日封’上印的圖案和所蓋的郵戳,有助于我們了解當時候社會,以及了解我國歷史。”

同時,他指出,目前尚剩一張非常珍貴的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和新加坡已逝總理李光耀相擁的“首日封”還沒在出現在拍賣網上。他更指出,如果有機會看到,將會不惜代價都要將它買下。

這封印有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和李光耀相擁的“首日封”,目前尚未被曾祺浩所收集。

 

走遍全國追“實地封”

曾祺浩說,他和幾個集郵的好友常常都會做起“傻事”,走遍全國只為了追求“實地封”。

他說,所謂的“實地封”便是必須根據郵票上印有的圖案背景,到當地的郵局取得郵戳蓋銷。

“這追求實地的做法是為了讓郵票更具有其紀念價值而做。”

他舉例,他本身製作一套紀念敦馬哈迪擔任首相的實地封,都是以郵票上馬哈迪所處在的地點,而親臨當地蓋上郵戳。

他笑稱,當時候的那股傻勁,至今回想起來依然難以忘懷。

他說,這些親手製作的“實地封”也有在一些集郵愛好者的群組裡售賣。

適逢敦馬哈迪再次擔任我國首相,曾祺浩自制了一些“實地封”以茲紀念。

 

四年級開始集郵興趣

曾祺浩回憶說,他開始集郵的興趣,是他四年級時一次與姐姐到郵局購買郵票的經歷。

“當時我看到了一張非常漂亮的國慶日紀念郵票,感到有興趣。”

“初時我收集的只是誌銀幾毛錢的郵票而已,一直到5年前,當我的經濟能力許可后,才開始收集國家獨立日的紀念郵票。”

他喜歡收集具有紀念價值的郵票,在他的收藏中可以看到歷任最高元首系列郵票、國慶日系列郵票、馬來西亞日系列郵票和象徵團結的郵票。

詢及所收集到最昂貴的郵票,他指出那是一張價值750令吉的馬來西亞日紀念郵票。

他強調,重點是如果遇到可遇不可求的郵票,花的錢都是值得。

今年509大選,是我國歷史上第一次的政權輪替,有不少集郵愛好者都有自制“實地封”來紀念歷史性的轉折。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2019年财政预算案,你打几分?
2019年财政预算案,你打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