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贼女佣 还借大耳窿 阿嬷吓到失眠入院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请到贼女佣 还借大耳窿 阿嬷吓到失眠入院

女佣为陈女士工作5年,期间偷取家中现金。(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6日讯)阿嬷请到贼女佣,不但手脚不干净,还向借贷公司借钱,担惊受怕吓到入院。



《新明日报》接获通报指为陈女士(80岁,退休人士)家中工作了5年的女佣手脚不干净,常顺手牵羊偷取家中的现金,随后竟背着她向借贷公司借钱。

陈女士受访时表示,涉嫌当家贼的女佣来自菲律宾。


“前两年,她的工作表现还不错,到了第三年,我们却发现家中常有现金不翼而飞,最后才发现可能是女佣伸第三只手。一开始她都是偷几十块钱,可是过后她偷的数目越来越大。”

女佣为陈女士工作5年,期间偷取家中现金。(受访者提供)

陈女士说,有一次,一笔500新元(約1500令吉)的现金也突然不见:“当时家中只有丈夫,家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不是我们两个弄丢的,那还会有谁呢?”

“我和女佣对质,她承认自己手脚不干净。”

陈女士的女儿(59岁,文员)表示,原本打算要将女佣送走,谁知过后又得知,侄女接到阿窿讨债电话,原来女佣竟暗自利用侄女的电话号码,分别向六间借贷公司贷款,总额约2600新元。本月1日,她与女佣中介就赶到母亲家中处理这件事,当晚她也与侄女去报案,女佣在3日被遣送回菲律宾。

陈女士说,即便门口贴上了报警记录及女佣资料,陈女士依然难掩不安神色,担心借贷公司找上门讨钱。

“事情发生后,我有两天睡不着,如果真的有人上门,真的会吓死我。”

陈女士的女儿透露,母亲过后因此精神紧绷,几乎夜夜失眠,上个月26日入院。

“医生说她受到极大的刺激,导致心情难以平复,经询问后,她才频频说:家里有小偷。”

中介:女佣借贷问题严重

女佣中介经理郑先生(43岁)表示该名女佣2009年来新,工作三年后,才到陈女士家。

他表示女佣前三年工作表现良好,直至2014年发现女佣从菲律宾休假回来,并没有立即返回雇主的家,违反了原先签订的条例。

“我们顿时觉得这名女佣有些问题,建议陈女士改用另一名女佣。”

据黄女士计算出的数目,女佣每个月需偿还借贷公司800元,郑先生指女佣月薪仅有600元,根本无法付还贷款的数额。

他表示女佣借贷的问题严重,这已是今年第三名女佣被查出暗自在雇主背后借钱。

门外贴着报案记录及女佣资料。

曾偷钥匙图开保险箱

女佣坦承偷窃,理由多多,声称家中急需用钱,甚至表示父母、家翁相继过世,随后又说儿子结婚需要一笔钱。

“她后来还说,在菲律宾家人需要盖房子等等,理由很多。不过3日她被送走时,哭得稀里哗啦,不断道歉。”

陈女士表示,女佣因为一直得到原谅,过后得寸进尺,一个月内两次下手,甚至趁她洗澡的时候,偷钥匙企图开保险箱。

陈女士从此将家中整串钥匙贴身带着,她有一次晚上睡觉时将房门反锁,醒来找不到钥匙,隔日还得请人来开锁。

新闻来源:新明日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希盟政府执政至今,你觉得整体表现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