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车被撞成半头人 诉私巴司机索210万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骑车被撞成半头人 诉私巴司机索210万

(新加坡6日讯)男子酒后在行人道上骑脚车,摇摇晃晃失衡跌落马路,迎面来的私人巴士闪避不及撞上他,导致他头部重伤如今成“半头人”,失去部分记忆和自理能力,需要戴人造头骨住疗养院。他的姐弟以代理人身份起诉私巴司机疏忽,要索赔超过70万元(210万令吉)。



清洁工纳马波士案、案发时在路旁的行人道上骑脚车,突然跌到马路上被迎面而来的私巴撞上。(受访者提供)
清洁工纳马波士案、案发时在路旁的行人道上骑脚车,突然跌到马路上被迎面而来的私巴撞上。(受访者提供)

法官认为男子酒后骑脚车东歪西倒自行跌倒被撞,与私巴司机无关,裁定司机无须为这起意外负责,车险公司因此无须赔偿。

这起意外于2013年1月13日下午3时32分左右发生,地点是古鲁尼路(Cluny Road)往爱文士路(Evans Road)的路段,路旁是行人道。


起诉人是伤者纳马波士(59岁,清洁工)的姐姐伊利迦(62岁)和弟弟坍拉惹(49岁)。

根据两个起诉人,伤者已丧失部分记忆和自理能力,他们身为姐弟担起他代理人的责任,代为起诉私巴司机。

根据他们的索赔书,他们称私巴司机在案发时快速驾驶,没掌控好巴士,导致巴士撞上伤者,造成他的头部受到重创,须住进加护病房。

虽然最终保住性命,但伤者失去记忆,不认得家人,也失去部分自理能力,车祸后就无法工作,只能住进疗养院。

私巴司机在抗辩时表示他并没超速驾驶,看到伤者突然失衡从行人道上跌落马路,他立刻刹车也调转车头要闪避,但距离太近,他闪避不及才撞到伤者。

私巴司机的辩护律师杨金海在结案陈词中揭露,根据伤者的送院记录,他当时浑身酒味,显示他在案发前曾喝酒,另外,医院紧急部门的记录也显示医生在他体内发现酒精。

律师也找出他长期酗酒,因酗酒而酒精中毒被送院治疗的记录,这都显示他在案发前喝了酒,并在酒精影响下骑脚踏车,最终失衡跌落马路不幸遭遇车祸。

法官同意杨金海律师的陈词,认为伤者自己疏忽失衡跌落马路被撞,裁定私巴司机无须负责。

神经认知永久受损

男子车祸后头部严重受创,虽保住性命但神经认知永久受损,失去认知能力也无法完全自理。

根据黄廷方医院回复律师的询问,男子在车祸中除了多处骨折外,头部也严重受创,最初住进加护病房,也接受脑部手术,后来转入普通病房,在接受康复治疗后于2013年4月30日转到疗养院休养。

不过,他的神经认知永久受损康复无望,已无法再工作。他在脑部受创后,失去一些自理能力,如不会自己冲凉、上洗手间、购物、持家和理财等。此外,他也患有癫痫,最后他在2013年6月接受了头颅重造手术,戴上了人造头骨遮住他失去的半边头骨。

求助申请津贴

姐姐透露,弟弟认不出家人,情绪也不稳定,有时会乱发脾气。

伤者的姐姐伊利迦说,弟弟出事后在医院住了三个月,须接受头皮移植手术。当时她和孩子们看见弟弟切除头皮后的模样,相当难接受。

她每周都会去探望弟弟,但弟弟经常认不出她是谁,还会出现尿失禁,情绪也很不稳定,有时会崩溃哭泣或发脾气乱丢东西。

她说,车祸后弟弟获保险赔偿共12万元左右,用来偿还他早前住院的费用,以及目前疗养院每月700多元(2100令吉)账单。

“他之前没有什么积蓄,如今车险公司不会赔偿,如果这笔钱也用光,我就只好向社工求助申请津贴。”

弟弟坍拉惹也说,哥哥没有结婚,之前是和亲戚同住,他早知哥哥有喝酒的习惯,曾劝他注意健康,不料会发生意外。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酒店开放泳池,让学生学游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