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机撞死少妇求原谅 终获死者夫拥抱“和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巴士司机撞死少妇求原谅 终获死者夫拥抱“和解”

刘先生看着亡妻黄鹭阳的照片,内心仍感到十分难过。
肇祸车长陈儒宏与死者丈夫刘先生拥抱“ 和解 ”。(法庭文件)

(新加坡11日讯)少妇在上班途中遭巴士撞死,肇祸司机向死者丈夫道歉,并请求原谅,两人最终相拥“和解”。



《新明日报》曾报道,去年11月17日下午约2时40分,在盛港安谷路(Anchorvale Road)和盛港东路(Sengkang East Way)的交界处,38岁的收银员黄鹭阳在上班途中,过马路时遭巴士撞倒丧命。

肇祸司机是现年61岁的陈儒宏,他面对一项疏忽驾驶导致他人死亡的控状。控状指他案发时,没留意交通,撞上过马路的黄鹭阳,导致她死亡。


肇祸司机陈儒宏盼得到死者家人的原谅。(档案照)

根据案情,被告在交界处右转,两度停下让路给电单车及轿车,当时交通灯亮着绿色的右转箭头,行人的交通灯也闪着绿灯,少妇也在此时过马路。

被告称,虽然看到,但来不及刹车,之后继续往前行,急转向左后才停下。被告下车查看时,妇女卡在车后方,处于半昏迷状态,头部流血,过后丧命。

被告今年6月1日主动联系上死者丈夫,亲自到对方的教会道歉,请求原谅。

肇祸车长陈儒宏与死者丈夫刘先生拥抱“ 和解 ”。(法庭文件)

刘先生:心情五味杂陈

死者丈夫刘先生(48岁,项目经理)受访时指出,当被告来道歉时,他的心情五味杂陈,最后咬紧牙根,与对方拥抱“和解”。

他说,前天(10月9日)不敢上庭,深怕所有痛彻心扉的回忆涌上心头,情绪无法负荷。

“早在去年年尾,他(被告)就通过我的教会,希望当面道歉,但那时我的心情还没平复,之后才答应见面。”

刘先生说,当时两人在教会见面,过程大约20分钟,有牧师和教友在身边,而对方大部分时间都低着头,除了道歉的话语,也没多说什么。

至于拥抱和解,刘先生难掩一阵苦笑。“我是真的完全放下,原谅了吗?说实话,我很想,可是有些画面就是挥之不去。不过,那时整个氛围已是如此,教友牧师都在那里,我还是咬紧牙根尝试接受这一切。”

死者是38岁收银员黄鹭阳。(档案照)

夫:无数次躲着痛哭

死者丈夫身兼母职,面对孩子问起妈妈,只能强忍泪水,无数次躲着痛哭呐喊。

刘先生与亡妻育有两个儿子,一个2岁,另一个快5岁,当他外出工作时就让女佣照顾。

“太太去世时,小儿子都还没来得及学会叫她一声妈妈,现在才慢慢让他知道妈妈不在的事。大儿子有时也会问妈妈在哪里,我很想哭但我不可以,我就只能跟他说妈妈去天堂了,安慰他。”

尽管事隔快一年,刘先生仍会感到悲痛不已。

“我躲在房间墙角痛哭,不然就躲在车上呐喊发泄,那天(9日)早上,我不敢去法庭,一面开车还是会一面流眼泪。”

至于索偿部分,刘先生目前已交由律师和巴士公司的保险公司处理。

当车长25年 数次获奖

25年来从未发生过车祸,巴士司机数次获奖。

律师在替被告求情时称,被告当了25年的巴士司机,靠微薄收入养大4个女儿,还曾在2012及2014年获颁杰出服务奖,也曾获得行善运动奖项,多年来开车注意安全,从未发生过车祸,在2017年也获得交警发函表扬驾驶记录良好。

被告所属教会的牧师为他写求情书,指他不抽烟、不喝酒,薪水都花在家人身上。由于收入不高,被告最后一次旅行是20年前到马来西亚。他甚至自愿为同事代班,加班赚取额外收入养家。

车祸于去年11月,发生在盛港安谷路和盛港东路的交界处。(档案照)

死者身留轮胎纹

死者身上有至少7处伤势,右肩及背部有胎纹,相信是遭碾过的痕迹。

验尸报告显示,死者头部伤势严重,颈部、腰部及四肢都受伤,血液及尿液样本中发现治疗过敏、失眠及感冒的药物,但都与死因无关。

巴士前方右侧也撞损,可见撞击力之大。

判监8周 吊照5年

被告在妻子、4名女儿及孙子等亲属陪同下出庭,认罪后表示深感忏悔。在犯人栏中,他神情哀伤、低着头,口中念念有词,闻判后眼眶泛泪,回头看了家人一眼。

法官判他坐牢8周,吊销各级执照5年,旁听席上的女儿及妻子闻判落泪。

⬇⬇ 相关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同意大马废除死刑吗?
【柔佛人民调】你同意大马废除死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