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人21万 酒店搞婚宴 债主恫言上门讨债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欠人21万 酒店搞婚宴 债主恫言上门讨债

(新加坡13日讯)商人指破产男欠债7万多元(21万令吉)3年不还,不满对方今晚将于五星级酒店豪摆30桌婚宴,恫言要和另两名债主闹场追债;新娘虽经尽管亲友劝阻,坚持要嫁破产男。



商人沈先生(30岁,海务业者)说,他在2012年认识这名34岁男子,对方两年后三度以周转为由,跟他借了12万3000元(37万令吉),之后迟迟未还,直到他告知要结婚,对方才还了2万8000元(9万令吉)。

他称双方协议同意让男子以分期付款方式,每次偿还2000元(6000令吉),但对方越还越少,他一查之下才发现对方当时已经破产。


沈先生原本恫言要到破产男和妻子的婚宴闹场。

沈先生指破产男至今仍有7万3300元未还,最近得知对方要结婚,今晚还要在五星级酒店设30桌婚宴,更是气愤,恫言要跟另两名债主闹场讨债,岂料对方却说“要来就来”,似乎无意还钱。

沈先生透露,他已请合法讨债公司帮忙追讨债务,闹上了破产男住家,对方却直接打开钱包,说里面没钱。

“我听他说未婚妻在帮他清债,婚宴费用也是她包办,就找上了她,问她是否知道未婚夫在外面欠下一大笔债务。她非常淡定,但亲戚们听到我们的谈话后劝她取消婚礼。”

但据悉,她仍坚持要嫁破产男,破产男今早已上门迎娶她。

破产男和妻子爱情长跑多年,周六结婚。(受访者提供)

直言欠钱还钱天经地义,但破产男称商人是投资了他的公司,如今生意失败,不是欠钱不还。

记者联络上这名男子,他说:“投资有赢有输,生意失败我也没办法,他若是要讨回钱,就要走法律途径。”

记者对此询问沈先生,他表示知道有其他人投资了破产男的公司,但坚持破产男是向自己借钱。

“如果是投资,那就有风险,但我是借钱给他,他应该先还我。”

沈先生称追债公司多次上门讨债不果。(受访者提供)

破产仍结婚摆酒
连累妻子

被指因生意失败欠百万债务而破产,破产男问:“难道破产就不能结婚摆酒吗?”

破产男透露,他和妻子在中学就认识,原本早在几年前就打算摆酒席,却因为生意失败而耽误,爱情长跑20年才结婚。

他内疚表示拖累妻子,惹得债主找上她家讨债,骚扰她的家人,让他非常对不起她。

据他的员工告诉沈先生,他当初是因欠下百万债务而被银行宣告破产。记录显示,他在2015年宣告破产。

商人称曾借钱给破产男的员工,员工借公司户头转帐还钱,破产男却不问自取“借”了3万多元(9万令吉)去投资。

沈先生称,破产男的一名蒙古籍员工之前说要买房子,破产男没钱借,员工就跟他借了3万5000美元(14万5300令吉)。

他透露,这名员工分三次还了1万美元(4万1500令吉),回蒙古前以美元还清剩余的2万5000美元(10万3750令吉),但破产男受询时全盘否认,质疑商人怎么可能借钱给他的员工。

取消闹场

破产男前天报警,商人经警方问话,表示已经取消闹场计划。

沈先生也证实,今晚不会到婚宴现场,并将请讨债公司停止行动。

针对婚宴费用,他解释,妻子和父母只是先垫付5000元(1万5000令吉),其余的打算用红包偿还。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希盟政府执政至今,你觉得整体表现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