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6个月 新国3阿兵哥丢命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短短6个月 新国3阿兵哥丢命

(新加坡6日综合电)新加坡国民服役在短短6个月中,已有3人丢命;再次引起人们对于新加坡军队中“tekan”(欺负)文化的讨论。



这3名年纪轻轻的死者,分别是同为22岁的的刘凯和郭俨进,以及19岁的李函轩。

soldier-boy
李函轩中暑身亡。

上周六(3日)在新加坡国民服役中死亡的中国籍刘凯周二出殡;包括4月和5月的2宗死亡事件在内,新加坡国民服役在短短6个月中,已有3人丢命,其中一人是来自马六甲的郭俨进。


据报导,22岁的运输操作员刘凯,上周六在一场野外训练中,遭一辆战车撞上,陷入昏迷后死亡。事发当时,刘凯正在驾驶一辆路虎车。经过调查确认,刘凯是一名中国籍的新加坡永久居民(PR)。

soldier-boy-
中国籍男子刘凯上周六被战车撞后死亡。

根据新加坡法律,所有年满18岁的新加坡男性公民和第二代永久居民,如果体检合格,都必须服兵役。

第2个死者,是来自马六甲的郭俨进中士(22岁),他也是新加坡永久居民。他在庆祝即将结束全职国民服役时,不幸溺毙。而当时这个庆祝活动,正是军队里悄悄进行的违例活动。郭俨进的遗体在5月14日已运回马来西亚的马六甲老家。

soldier-boy
来自马六甲的郭俨进今年5月不幸溺毙。

郭俨进中士,5月13日晚上9时20分在大士景消防局庆祝退伍的整人活动中,坠入泵井不幸丢命。

郭俨进曾在出事前告知家人,该部会为队员退役而举行“跳井仪式”,因自己水性不好而感到担心,没想到,一言成谶。

死者在庆祝活动中掉进泵井,众人发现他没有浮出水面后跳进泵井里也找不死者,花了45分钟将泵井的水抽干,才在井底找到已昏迷不醒的死者。

死者的遗体于5月14日运回马六甲古鲁蒙时,父亲郭明桦(56岁,建筑工人)悲痛受访时说,儿子入伍前不会游泳,一个月前就担心退役时或进行的跳井仪式。

郭明桦说,儿子20岁入伍,一年半前被派到大士景消防局服务,一个月前向家人提过,队员在退伍前会举行“跳井仪式”(Kolam Ritual),因水性不好,非常担心。

郭明桦于5月14日与女儿及女婿到大士景消防局招魂时,看到泵井时,整个人震惊不已,相信爱儿掉进泵井时,脸部重重撞击到井墙,导致爱儿额头及脸颊有伤,两颗牙齿脱落。

中暑送院急救 2星期后不治

另外,新加坡19岁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李函轩,今年4月在军训中暑送院急救2星期,但是在4月30日宣告不治逝世。

李函轩不幸死亡之后,他的阿姨5月初在面子书上刊登了一则“黑函”,通过一名自称是外甥所属的第一精卫营的“小伙伴”所写的文字,爆出死者送院急救前在军营所发生的“内幕”,包括事发前一晚没有得到充分睡眠,还遭长官恶整;当天完成8公里快步行军后出现明显中暑症状,指挥官依然视而不见,也没有按正常程序进行救治;在场的医务兵也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负责安全措施的人员也不见踪影等。

李函轩是一名孝顺的儿子,与母亲逛街时还会牵手。李函轩的母亲透露,儿子在军中的生活是开心的,而且结交了很多好朋友。武装部队将为李函轩举行军事葬礼,并授予他一等中士军衔。针对记者询问国防部和武装部队事发后所做的是否足够,杨女士说:“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孩子都走了,什么是足够?”

“整人”活动是武装部队与民防部队广泛存在的“tekan(欺负)”文化的具体形式之一。郭俨进是受害者之一,李函轩亦是如此。李函轩的母亲甚至在儿子的军事葬礼上,公开呼吁:“(军中)过时的整人传统或处罚时段必须立刻停止……我若需要牺牲独子来传达这点信息,请确保这是能为看起来完美的训练制度带来实质改变的(意见)。”

文:綜合報導
圖:聯合早報、 互聯網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2019年财政预算案,你打几分?
2019年财政预算案,你打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