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大耳窿越堤追債 水管督工狠斷父子情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獅城大耳窿越堤追債 水管督工狠斷父子情

羅國明(右起)向符文濠,講述住家被潑漆情況。

(新山14日訊)獅城大耳窿越堤潑漆追債,水管督工不滿在鄰國擔任輔警的兒子不斷“闖禍”,憤而與獨生子斷絕父子情!



據了解,欠債兒子為了避債,已與家人失聯,也通過短訊囑咐家人勿找他,當他已消失世間。

事主羅國明(47歲,水管督工,住在新山郊外嶺),昨日在公正黨地不佬區國會議員鍾少雲特別事務官符文濠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宣布與21歲兒子羅德興,斷絕父子情,要求阿窿“冤有頭;債有主”,兒子債務勿再找他。


羅德興不知所終。

兒子否認欠債

羅國明指出,其住家車房上周六(10日)清晨4時許,遭阿窿潑紅漆,阿窿也在門口張貼兩張寫着21歲兒子羅德興名字與身分證號碼的字條,要兒子欠債還錢,聲言此次是最後警告,否則將燒屋。

“深感事態嚴重,妻子馬上聯絡住在新加坡的兒子,惟兒子當時否認欠債,謊稱不見錢包,後來更到鄰國警局報假案。”

羅氏坦承,因不相信兒子所言,就設圈套要兒子從新加坡拿着鄰國的報案紙,到柔州至達城警局協助調查住家被潑漆案件。當兒子抵達警局,他要求警方嚴密盤問兒子,兒子才承認在鄰國借阿窿400新元(約1200令吉)。

他說,因覺得兒子犯下嚴重錯誤及擔心兒子安全,步出警局後,就決定讓兒子辭去輔警工作,到妻子菲律賓親戚家暫住。

“周六當晚,女兒和妻子先陪兒子到鄰國警局,針對阿窿越堤潑漆案投報,惟獅城警方拒絕處理,後來星期日(11日)凌晨2時,女兒與妻子就載著兒子到新加坡機場登機,惟兒子卻趁機逃跑。”

羅國明說,兒子逃跑後傳短訊給妻子,要求勿找他,便開始失聯。

大耳窿在事主家門口貼着字條,要求事主兒子還錢,否則就放火燒屋。
羅國明(右起)經由符文濠開記者會,要與兒子斷父子情。

全家生活全被打亂 

住家被潑漆後,羅家生活全被打亂,不僅女兒不敢回家住,羅國明為防阿窿再來,也每晚在車房抱狗入眠,為母者更因兒子失聯,終日以淚洗臉。

羅國明說,女兒擔心安全,目前都寄住朋友家,他每晚睡在車房監督可疑人士。

“我覺得兒子還有欠至少兩三組阿窿的錢,所以睡在車房監督情況。”

他說,兒子失聯後,妻子也很難過,至今未回到工作崗位,每天都在房間哭。

另外,羅國明相信新加坡警方應該也在尋找兒子,因兒子早前曾在鄰國報假案,謊稱錢包遺失。

他說,兒子失聯後,他還是聯絡上潑漆的阿窿,並與朋友借錢,分別於周日和周一,替兒子連本帶利還清該名阿窿的6000令吉債務。

獅城大耳窿越堤追債,上周六凌晨到事主家潑紅漆。
事主家的轎車也被紅漆潑中。

到隆求學後開始惹事 

羅國明指出,兒子從小成績不錯,不過,去年到吉隆坡求學後,就開始陸續“闖禍”,包括偷竊等,他不斷出面幫兒子收拾殘局。

“兒子先是在吉隆坡因偷別人的財物,後來我以6000令吉幫他賠償給對方,之後兒子就放棄求學,回到烏魯地南優景鎮打工賣手機,不料,兒子僱主發現兒子偷手機。”

為擺平此事,羅國明又出面幫兒子向對方道歉,幸該僱主拿回手機後,願意不再追究。

他指出,兒子後來決定到新加坡擔任輔警,並且於4個月前,正式遷入鄰國居住。

“我以為兒子改過自新,沒想到他會在鄰國借阿窿。”

羅國明不解,兒子每月輔警薪水約3000新元(約9000令吉),兒子為何還借阿窿,兒子由始至終不說借阿窿的原因。


(本報吳燕萍攝)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柔佛人民調】你比較常用哪一社交網站?
你比較常用哪一社交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