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务联熹近两个月 擅换组屋水錶引不满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水务联熹近两个月 擅换组屋水錶引不满

宾纳瓦(右2起)、钟少云、林国泰、莫哈末阿里宾、李琳琳和艾茵,对柔州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安装新的水錶感到不满。

★地点:乌鲁地南烈光镇★



(新山11日讯)柔州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SAJ Ranhill)近两个月来陆续在许多组屋区外安装新的水錶,引起一些组屋管理委员会的不满,因為从此必须自行承担水管破裂的维修费以及无效益水的费用。

乌鲁地南烈光镇胡姬组屋管理委员会顾问林国泰昨午召开记者会申诉,柔佛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未与该组屋管委会接洽下,两个月前便擅自安装新的水錶。


新水錶上的字轮数字对比组屋区每户单位的水錶字轮,便能够得知组屋管理委员会必须缴付多少无效益水费用。

他指出,新的水錶一经啟用,凡组屋区内有发生任何水管破裂,必须由组屋管委会自行承担维修费用。

“同时,因為水管破裂和居民偷水的额外无效益水的费用,一併须由管委会承担。”

他说,目前这一措施已经在烈光镇胡姬组屋、烈光镇阿卡西雅组屋、烈光镇私立胡姬组屋和避兰东雏菊组屋进行。

林国泰指出,这一举措对于组屋管委会非常不公平,原本组屋区居民每月所缴的管理费就不多,而且并非每户居民愿意缴交。

“现在就连无效益水和水管破裂的费用也要管委会承担,对管委会而言是不小的负担。”

乌鲁地南烈光镇胡姬组屋区每户单位也有各自的小水錶计算用水。

据他了解,一般上这样的新水錶,只会装在公寓区,因為柔佛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将水卖给公寓管委会,可是组屋区的情况不同。

他说,吉隆坡的组屋区曾经发生类似事件,最终组屋区管委会告上法庭,并且胜诉。

另外,林国泰指出,他们也不能将水管破裂和无效益水的额外收费转嫁至居民,否则会引起误解,被认為舞弊,一直徵收水费。

“这样下去,结果是没有人敢接下管委会的重担,因為收取的费用不够偿还水费。”

钟少云:先详查法令

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指出,他会彻底了解,是否有任何法令允许柔佛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在组屋区安装新的水錶,再决定是否採取进一步行动。

他说,虽然在吉隆坡有组屋管委会胜诉的案例,但是,也必须详查地方政府法令有没授权柔佛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在组屋区安装新的水錶,让组屋管委会自行承担维修费和无效益水的费用。

“我会继续跟进,并且向柔州国际贸易、投资及公共事业委员会主席潘伟斯了解。”

此外,他指出,政府非常了解组屋区居民的负担沉重,所以一直以来都不可能会授权给柔佛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来加重组屋居民的负担。

出席者包括烈光镇阿卡西雅组屋管委会主席宾纳瓦、烈光镇私立胡姬组屋管委会主席莫哈末阿里宾以及避兰东雏菊组屋管委会代表李琳琳和艾茵。

宾纳瓦

加剧负担

烈光镇阿卡西雅组屋管委会主席宾纳瓦

本组屋管委会目前面对最為严峻的问题,便是每月管理费的收取问题。根据我们统计,每个月定时缴交管理费的居民不足40%。

而我们收取的管理费,须要应付走廊上的电费、打扫费等等,已经所剩不多,一旦新的水錶啟用,更加剧我们的负担。

艾茵

水费太贵

避兰东雏菊组屋管委会代表艾茵

其实,我们的组屋区啟用新的水錶已经将近5年。每次无效益水的帐单高达2000令吉左右,甚至有一次的帐单高达8000令吉,令我们咋舌。

我们尝试询问柔佛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有关收费的问题,但是当局仅愿意做出回扣,不愿意豁免,甚至还有提供分期付款的偿还条件。

⬇⬇ 相关新闻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最喜欢Avengers哪个超级英雄?
你最喜欢Avengers哪个超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