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工厂排废水废料 多条河流高度污染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柔佛人头条】工厂排废水废料 多条河流高度污染

    报导:吴菊君



    (新山16日讯)士姑来河、地不佬河、金金河,以及巴西古当多条小河流,皆是柔州高度污染的河流。

    属士姑来河的美拉纳支流已呈一条黑河,河面有不少油渍及疑似化学物的成分,侵入泥土。
    地不佬河也是柔州高度受污染的河流,河流上满是塑料垃圾,河水也弥漫臭味。

    其他河流如百万镇河、吗哂河、乌鲁地南河、登加河(Sungai Danga)、莫拉纳河(Sungai Melana)、登哥拉河(Sungai Tengkorak)、日落洞河,也受到污染。

    马来西亚自然协会副会长兼柔州分会会长周国球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受污染河流的共同点,是河流沿途设有合法及非法工厂,导致河流污染严重。

    “河流受污染已是老问题,但就是没人管。”

    周国球:柔州多条河流严重受污染。

    斥环境局没做事

    周国球说,除了合法工厂,本地还有许多难以估计的非法工厂,非法工厂被执法当局勒令关闭后,又会寻找新地点继续经营。

    他说,这些工厂的废水都非法排入河流,日积月累下,河流遭受污染程度越来越严重。

    他也认为,即使是合法工厂也如此,为了节省运作成本,也可能把废水或废料排入河流内。

    他形容,这些工厂上午可能是奉公守法,但到了晚上就会把废水排入河流。

    周国球指出,士姑来河全长42公里,其中有12公里是浑浊的河水,而被发现污浊的河水地方,都设有工厂。

    士姑来河面上,可以清楚看到被丢弃的建筑废料。

    他也指出,柔佛港口的多条小河流,几乎没有一条清洁的,又臭又脏。

    他斥责环境局没有做到本分。

    针对受到有毒废料污染的金金河,他说,该条河流一带为红树林,原本有非常丰富的生物,包括鱼类及螃蟹,但现在可谓是一滩死水。

    他说,如果在当地没有寻获蚂蚁及蚱蜢,那么金金河一带的生物,看来已无法生存。

    士姑来河是柔州高度污染的河流之一。

    料外国废料丢入金金河

    周国球认为,清理人员在金金河挖掘出2.4吨的化学废料数量惊人,相信并非小工厂所为。

    他猜测是有人为了牟利,非法接受从外国运来的有毒废料,到本地倾倒。

    他认为,这个数量太惊人,若是小型工厂难以一次性囤积那么庞大的肥料。

    他透露,十年多前,有非法人士为了谋取庞大利益,私运废料丢弃到巴西古当丢弃,他接获消息马上向政府举报。

    “我当时收到来自台湾的消息,指一批废料会丢在巴西古当,当时的政府,也封锁了废料的现场,但之后政府如何处理就不得而知。”

    他担忧,若这几天下起大雨,沉入金金河的有毒物质,将随河流漂流,到时将会破坏沿河一带的生态系统,包括出现鱼群大量死亡。

    河流受严重污染,鱼获量大幅度减少,渔夫生计受打击。

    鱼获减 影响渔夫生计

    柔州有60%河流因受到污染,导致鱼获大量减少,渔夫生计受到威胁。

    周国球指出,柔州仅有少数的河流算清澈,如埔莱山小河流,但一旦河水流入有人居住的地方,河水就遭受污染。

    他说,一些受污染的河流,河流面上表明上看似没有什么垃圾,其实河流下囤满数以万计的塑料袋,只要进行打捞,便可打捞出数量可观的塑料袋。

    “除了塑料袋,还有家具、建筑废料、食物残渣,都通通丢入河内。”

    他指出,除了工厂污染,人民缺乏环保意识,无论任何垃圾,都倒入河内;但最毒的是,还是工厂排出的废水或废料,这些都含有有毒物质。

    登加河沿河不少塑料垃圾被冲上岸。

    周国球:仓促推动工业发展
    环保执法未达水平

    周国球指出,柔州是全国最多条河流严重受污染的州,这是因为急速推动工业发展导致。

    他认为,我国在环保及执法上还未到一个水平,就仓促推动工业发展。

    “柔州政府在未完整规划下,就吸纳许多工业,着重工业发展的城市。”

    他质疑,环境局是否有掌握区内的工厂数量,以及是否掌握每家工厂如何处理废料或废气的报告。

    他认为,当局执法不严,常以人手不足和没有足够经费清理,是导致污染恶化的原因之一。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