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了吻戲再拍床戲 台灣視帝指劉子絢很珍貴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演了吻戲再拍床戲 台灣視帝指劉子絢很珍貴

庄凱勛(右)把劉子絢當成珍貴的對手。

(新加坡24日訊)台灣視帝庄凱勛攜手劉子絢演出新加坡劇《伺機》,為了更了解搭檔,庄凱勛查了劉子絢的“底細”,開拍後的他對劉子絢另眼相看說,“這樣的演員是很珍貴的。”



2015年憑電視劇《回家路上》首封台灣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主角的庄凱勛,目前在新加坡拍攝堂堂映畫的新劇《伺機》,他與劉子絢在劇中扮演一對情侶。

他接受《聯合早報》訪問時透露,早前已在日本拍了親密吻戲,回新加坡後將開拍床戲。


他說,為了更了解搭檔,他在劇集開拍前已查了劉子絢的“底細”,知曉對方的名氣;劇集開拍後,他驚訝彼此的默契。

他自言是位“調皮又叛逆”的演員,不喜歡按照劇本走。他說:“我綵排的時候會像‘殭屍’走着,我永遠不會讓現場的人,包括我的對手和導演知道我等下的情緒會去到哪裡、會做什麼等,這是因為很多東西在重現的時候不會有新鮮感。影像迷人的地方就是每一個鏡頭都希望有些許的不一樣,所以我常常把節奏打亂。”

但這都難不倒劉子絢,他笑說:“我發現子絢可以一下子就接到我的改變!然後再丟回來,不會因為我的改變她就突然不能演了。這樣的演員對我來講是很珍貴的。”

不過,這位調皮又叛逆的演員,也當過“劇本奴隸”。庄凱勛說:“20多歲時會百分之百去服務劇本要的東西,後來有資深導演跟我說,千萬不要中‘劇本的毒’,畢竟劇本寫的不是真理,當進入角色後,最了解角色的就是演員自己,反而要幫忙抓出角色里的bug,將角色做得更好。”

另外,經紀人爆料庄凱勛雖然是個“吃貨”,但沒在獅城大吃四方,只因開拍前得控制飲食,加強健身鍛煉。

庄凱勛解釋說:“戲裡有親熱戲,還有我畢竟是黑幫,是專業的格鬥者,不可能衣服脫下來肚子很大啊!脫下來像一個uncle像話嗎?哈哈哈。”所以他最常報到的去處就是游泳池和健身房。

庄凱勛為戲變身,每天要花3小時化妝

庄凱勛在劇中扮演在日本長大的華人,原是一名混黑幫的職業殺手,整形後來到新加坡。

化妝過程要先把庄凱勛的雙眼皮蓋掉,再把他的臉頰弄肥,整個妝要撐完一整天拍攝,要應付鏡頭的特寫,並且不穿幫真的很不容易,還得習慣眼睛變單眼皮之後視線範圍縮小,以及放飯時因為臉部緊繃,所以嘴巴不能張太大的,最大的開合度是一根半的手指寬。

不過化妝的好處,就是強迫庄凱勛改掉吃飯太快的習慣;拍完後讓他直呼,“謝天謝地,我們熬過去了。”

無違和感的劇組漸漸被同化

人到異鄉拍戲,與素未謀面的導演和團隊合作多少會感到陌生,但庄凱勛表示:“完全沒有!”

他與堂堂映畫負責人周偉堂、《伺》導演羅勝一拍即合,他說:“完全不需要經過任何的轉換就能進入工作模式,包括劇本、語言、綵排等都是熟悉的方式。他們信任我的表演,品味也很像,比如說,我們都討厭一直用台詞說故事,如果可以用演技取代,我們就會把對白拿掉。”

另外,庄凱勛在訪問中時不時會拋出Singlish,或加入幾個英文單詞,似乎有點被同化了。他憶起初來報到時,聽本地工作人員交談,感覺就像是看場趣味脫口秀;他與來新探班的老婆談話時,也下意識地摻雜幾句Singlish,令老婆當場傻眼。

庄凱勛(右起)有幸與蘆川誠對戲。

盼能像蘆川誠一樣 坐着不動就有戲

《伺機》上個月拉隊到北九州拍攝一周,庄凱勛也有幸與日本導演北野武的“御用演員”蘆川誠對戲。

他認為蘆川誠親切又謙卑,鏡頭外像是素人般,但一上場拍戲氣場就隨之而來。庄凱勛形容:“他只要坐在那裡,不用擠眉弄眼就很迷人,氣場很強,希望自己四五十歲的時候可以變成這樣的演員,坐在那裡靜靜的,但就像是一個有故事的人。這可能需要生命歷練吧。”

庄凱勛來新學會Singlish,讓老婆傻眼。(陳淵庄攝)

在本地過38歲生日 妻兒來新陪伴一周

庄凱勛農曆新年和38歲生日都在新加坡度過。今年生日許了什麼願望?他笑說:“以前許願許不完,現在想要小孩子健康長大。我們家只有我養家,希望自己事業可以好。早個五年,可能會希望大紅大紫,現在只想把眼前的事都做好,然後該來的它就會來。”

老婆廖逸安與10個月大的兒子Mars曾在2月來新陪伴,與家人分隔兩地時,他每天都跟妻兒Facetime視頻通話,一解相思苦。

戲份將在兩個月後殺青,庄凱勛6月回台後將投入新的舞台劇,7月想放小假,“因為這四五年,幾乎沒在休息,想要帶太太和小孩走走。”

《伺機》預計8月播出。

文/圖:聯合早報、8視界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政局諸多紛擾 國慶日你會掛國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