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头条】SPAD解散 霸王车没人管 德士佬忙抢客保饭碗 | 柔佛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柔佛人头条】SPAD解散 霸王车没人管 德士佬忙抢客保饭碗

位于新山拉庆巴士总站在德士的候客处停泊的德士,一般上等候数小时才有一趟车行驶。

报导:廖锦荣
摄影:张来星、廖锦荣



(新山21日讯)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宣布解散后,非法霸王车死灰复燃,重出现在新山拉庆巴士总站抢滩。

面对非法霸王车再次出现,当地德士司机只能合作,一起对抗外来竞争。


非法霸王车司机在新山拉庆巴士总站抢滩,严重影响德士司机的生计。

《中国报》记者走访拉庆巴士总站了解,据在场德士司机告知,自去年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解散之后,便缺少了有效的单位管制非法霸王车活动,而陆路交通局(JPJ)并没有对非法霸王车加强执法。

据悉,为了应对霸王车抢滩的情况,德士司机必须合作抢客,可以发现有的德士司机直接前往巴士停泊处,在第一时间与霸王车抢客。

虽有德士司机在定点等候,但有不少的乘客相信是选择私召车,所以坐在一旁等候。

与此同时,每位德士司机在德士停泊处轮流等候,依照秩序轮流载客,虽然每一趟需要等候2至3小时,但是能够确保每位司机都有客源,也不会再面对霸王车竞争的同时,德士同业间也面临竞争。

新山卡斯杜里德士司机合作社(Koperasi Pemandu Teksi Kasturi Johor Bahru Berhad)主席巴斯里指出,陆路交通局虽不允许德士司机在巴士停泊的范围内抢客,但是经过与拉庆巴士总站大厦的管理层洽谈后,通融让德士司机在临近巴士停泊的地方摆放桌椅,让德士司机当场拦截下巴士的乘客。

巴斯里展示致给新山区国会议员办公室的信函内容。

他透露,这批非法霸王车司机在拉庆巴士总站有两个据点,总共大约十名司机,基于执法不严,导致霸王车司机日益猖狂,严重影响德士司机的生计。

对于这起事件,巴斯里为首的柔佛卡斯杜里德士司机合作社已经向新山区国会议员办公室致函,要求当局开放在拉庆加鲁达2路的德士停泊通道,让德士司机于此处候客。

非法霸王车司机使用一般的轿车载客,活动范围较广,不受约束。

Grab 霸王车 威胁德士业

新山卡斯杜里德士司机合作社秘书拉曼吉里指出,德士司机除了面对电召车Grab的竞争,如今更面对非法霸王车抢滩,这对一直以来奉公守法的德士司机不公平。

他说,在电召车Grab入驻拉庆巴士总站后,德士司机的生意已经下滑至少50%,而又遇非法霸王车,这叫德士司机如何生存。

不少德士司机被迫在站点候客,德士司机只能合作一起对抗外来竞争。

“德士司机对于非法霸王车毫无应对方案,而有关当局也似乎束手无策。”

此外,拉曼吉里透露,纵使乘客们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但是非法霸王车能有议价空间,随时给予的价格比德士来的便宜。

“这相信是至今许多的乘客都会优先选择搭乘霸王车的原因之一。”

只有黄色的新柔德士能够往来新加坡及马来西亚两地,如今也受霸王车抢滩影响。

来往新柔德士也受影响

拉庆巴士总站德士司机遇霸王车抢滩,来往新加坡及马来西亚两地的新柔德士也受影响,一天仅剩100令吉的车资收入。

在拉庆巴士总站候客的新柔德士司机诺丁指出,他们如今每日从早上开始一直等到晚上10时,只有一趟车的顾客要到新加坡,对比以前每日都有3趟次的载客量,生意受挫。

他说,新柔德士接受政府管制,一次入境新加坡收取100令吉费用,如果凑足4人同行,每人仅须25令吉,但是必须在定点下站。

他透露,往来新柔的霸王车收费是每人100令吉,但是具有议价空间,而且也能够直接载送抵达家中。

“价钱虽然比较贵,但是能够直接送到家中,是一个很大的优势,相信也是乘客选择的原因。”

阿都拉:非法霸王车死灰复燃的情况已逾一年。

当局受促认真看待

德士司机阿都拉指出,欲打击来往新柔两地的霸王车,移民局官员仅需每日统计观察轿车离境和入境的次数,倘若该轿车离境入境次数频繁,极大可能便是霸王车司机。

他认为,当局是有办法打击霸王车司机,只是当局是否愿意认真看待霸王车抢滩的情况而已。

“而且在拉庆巴士总站,霸王车司机的活动范围自由,能够直接在巴士停泊处等候下车乘客,并拦截客人。”

他透露,他们拦截客人的方式和德士司机一样,在人流密集的地方高声呼喊“德士,德士”,一般的旅客不察以为是德士司机,便跟随他们去取车。

“如果到了取车地点,旅客发现并非传统的红蓝德士轿车,而选择不乘搭时,这些霸王车司机反而会生气并骂旅客。”

他说,霸王车重出现在拉庆巴士总站已逾一年,他们并非属于电召车司机,完全不受任何一家电召车公司的约束。

许多的非法霸王车司机在巴士停泊处直接拦截下车的乘客。

倾向搭乘电召车

黄柄权(26岁,乘客)

一般上在德士和私召车或霸王车之间做对比,我是比较倾向于搭乘电召车,这是因为许多时候德士的收费都是不固定,有时会很贵,而电召车方面,他们的价格都是固定。

至于安全方面,到是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我一个男生也无须太过担心。

德士价格不合理

覃伟强(29岁,工程师)

选搭什么公共交通工具,我一般上是依据目的地为准,如果是前往新加坡,我一般会选择搭乘公共巴士,如果是本地,我比较倾向电召车。

至于德士则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主要原因是因为过去搭乘时,司机的态度都不是很友善,价格有时也并不合理。

因为我也很久没有搭乘德士了,所以不知道是否有改善。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骂老师阿倌被打 女学生妈报警
这场风波你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