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人頭條】SPAD解散 霸王車沒人管 德士佬忙搶客保飯碗 | 柔佛人 - 中國報 Johor China Press

【柔佛人頭條】SPAD解散 霸王車沒人管 德士佬忙搶客保飯碗

位於新山拉慶巴士總站在德士的候客處停泊的德士,一般上等候數小時才有一趟車行駛。

報導:廖錦榮
攝影:張來星、廖錦榮



(新山21日訊)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SPAD)宣布解散後,非法霸王車死灰復燃,重出現在新山拉慶巴士總站搶灘。

面對非法霸王車再次出現,當地德士司機只能合作,一起對抗外來競爭。


非法霸王車司機在新山拉慶巴士總站搶灘,嚴重影響德士司機的生計。

《中國報》記者走訪拉慶巴士總站了解,據在場德士司機告知,自去年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解散之後,便缺少了有效的單位管制非法霸王車活動,而陸路交通局(JPJ)並沒有對非法霸王車加強執法。

據悉,為了應對霸王車搶灘的情況,德士司機必須合作搶客,可以發現有的德士司機直接前往巴士停泊處,在第一時間與霸王車搶客。

雖有德士司機在定點等候,但有不少的乘客相信是選擇私召車,所以坐在一旁等候。

與此同時,每位德士司機在德士停泊處輪流等候,依照秩序輪流載客,雖然每一趟需要等候2至3小時,但是能夠確保每位司機都有客源,也不會再面對霸王車競爭的同時,德士同業間也面臨競爭。

新山卡斯杜里德士司機合作社(Koperasi Pemandu Teksi Kasturi Johor Bahru Berhad)主席巴斯里指出,陸路交通局雖不允許德士司機在巴士停泊的範圍內搶客,但是經過與拉慶巴士總站大廈的管理層洽談後,通融讓德士司機在臨近巴士停泊的地方擺放桌椅,讓德士司機當場攔截下巴士的乘客。

巴斯里展示致給新山區國會議員辦公室的信函內容。

他透露,這批非法霸王車司機在拉慶巴士總站有兩個據點,總共大約十名司機,基於執法不嚴,導致霸王車司機日益猖狂,嚴重影響德士司機的生計。

對於這起事件,巴斯里為首的柔佛卡斯杜里德士司機合作社已經向新山區國會議員辦公室致函,要求當局開放在拉慶加魯達2路的德士停泊通道,讓德士司機於此處候客。

非法霸王車司機使用一般的轎車載客,活動範圍較廣,不受約束。

Grab 霸王車 威脅德士業

新山卡斯杜里德士司機合作社秘書拉曼吉里指出,德士司機除了面對電召車Grab的競爭,如今更面對非法霸王車搶灘,這對一直以來奉公守法的德士司機不公平。

他說,在電召車Grab入駐拉慶巴士總站後,德士司機的生意已經下滑至少50%,而又遇非法霸王車,這叫德士司機如何生存。

不少德士司機被迫在站點候客,德士司機只能合作一起對抗外來競爭。

“德士司機對於非法霸王車毫無應對方案,而有關當局也似乎束手無策。”

此外,拉曼吉里透露,縱使乘客們的安全無法得到保證,但是非法霸王車能有議價空間,隨時給予的價格比德士來的便宜。

“這相信是至今許多的乘客都會優先選擇搭乘霸王車的原因之一。”

只有黃色的新柔德士能夠往來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兩地,如今也受霸王車搶灘影響。

來往新柔德士也受影響

拉慶巴士總站德士司機遇霸王車搶灘,來往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兩地的新柔德士也受影響,一天僅剩100令吉的車資收入。

在拉慶巴士總站候客的新柔德士司機諾丁指出,他們如今每日從早上開始一直等到晚上10時,只有一趟車的顧客要到新加坡,對比以前每日都有3趟次的載客量,生意受挫。

他說,新柔德士接受政府管制,一次入境新加坡收取100令吉費用,如果湊足4人同行,每人僅須25令吉,但是必須在定點下站。

他透露,往來新柔的霸王車收費是每人100令吉,但是具有議價空間,而且也能夠直接載送抵達家中。

“價錢雖然比較貴,但是能夠直接送到家中,是一個很大的優勢,相信也是乘客選擇的原因。”

阿都拉:非法霸王車死灰復燃的情況已逾一年。

當局受促認真看待

德士司機阿都拉指出,欲打擊來往新柔兩地的霸王車,移民局官員僅需每日統計觀察轎車離境和入境的次數,倘若該轎車離境入境次數頻繁,極大可能便是霸王車司機。

他認為,當局是有辦法打擊霸王車司機,只是當局是否願意認真看待霸王車搶灘的情況而已。

“而且在拉慶巴士總站,霸王車司機的活動範圍自由,能夠直接在巴士停泊處等候下車乘客,並攔截客人。”

他透露,他們攔截客人的方式和德士司機一樣,在人流密集的地方高聲呼喊“德士,德士”,一般的旅客不察以為是德士司機,便跟隨他們去取車。

“如果到了取車地點,旅客發現並非傳統的紅藍德士轎車,而選擇不乘搭時,這些霸王車司機反而會生氣並罵旅客。”

他說,霸王車重出現在拉慶巴士總站已逾一年,他們並非屬於電召車司機,完全不受任何一家電召車公司的約束。

許多的非法霸王車司機在巴士停泊處直接攔截下車的乘客。

傾向搭乘電召車

黃柄權(26歲,乘客)

一般上在德士和私召車或霸王車之間做對比,我是比較傾向於搭乘電召車,這是因為許多時候德士的收費都是不固定,有時會很貴,而電召車方面,他們的價格都是固定。

至於安全方面,到是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畢竟我一個男生也無須太過擔心。

德士價格不合理

覃偉強(29歲,工程師)

選搭什麼公共交通工具,我一般上是依據目的地為準,如果是前往新加坡,我一般會選擇搭乘公共巴士,如果是本地,我比較傾向電召車。

至於德士則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主要原因是因為過去搭乘時,司機的態度都不是很友善,價格有時也並不合理。

因為我也很久沒有搭乘德士了,所以不知道是否有改善。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柔佛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罵老師阿倌被打 女學生媽報警
這場風波你挺誰?